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通过对华合作建立全新国家安全空间战略

2016-06-28

随着美国新政府将在2017年就位,所有政策赌注都已经摆上台面。虽然人们日渐认识到,“太空”属于美国重要的国家利益,但对于体现国家目标的太空政策(目标),或者现实这些目标的适用策略(手段)的思考,却局限于防务圈子里的少数核心成员。我们最近在大西洋理事会的一份战略文件中提到,这一状况可以并且已经导致战略目标与手段的错位,故此,我们敦促新政府在外交和军事上重新使手段达到平衡。特别是,如果美国的长期空间目标是稳定、太空环境可持续和进入太空(我们认为是这样),那么,外交手腕和拒止威慑就必须成为攫取成功手段的一部分,与传统军事手段和惩罚威慑无分上下。至于中国,“相互牵连”看来是一种未被充分利用,但对两国都有好处的拒止威慑方法,它旨在制造一种局面,让采取对抗性或恶劣行为的真实或预知代价,大于可以从中获得的好处。

space-624x430.jpg

近年,中国的太空计划突飞猛进,这从它的神舟载人航天计划、嫦娥机器人月球探测计划和越来越先进的全谱段两用卫星和运载火箭(意味着可以军民两用,并兼具进攻和防御能力)可见一斑。在美国军事和情报界看来,中国2013年自主完成的接近地球同步轨道的太空科学任务,对同步轨道这处“圣所”构成潜在威胁。中国庞大而“精巧”的卫星,让美国近乎恐慌地进行了战略空间组合复审,并用更加军事化的政策和方案,来应对外太空面临的挑战。然而,并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水来土掩。太空是公共空间,没有哪个国家拥有它,但一个国家对它的利用却可以影响到所有国家。所以,对全体涉足太空的国家来说,最大的利益就是维护太空可以被使用。我们认为,相互牵连让各国更有可能朝这一目标努力。

这里的相互牵连,是指让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彼此深度介入。美国和俄罗斯的国际空间站合作为此提供了一个有益的范例。

自从2014年俄罗斯对乌克兰进行干预,特别是2015年俄罗斯军事入侵叙利亚,美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好战的俄罗斯民族主义和反美主义见诸外交政策各领域,包括外太空。欧盟2015年初试图就外层空间活动建立国际行为准则,而俄罗斯成为搅局者。尽管如此,美俄在国际空间站的合作依然牢固。国际空间站合作中的技术交织状态,会使双方的分手演变成一场混乱不堪的离异。所以,虽然出现了大的地缘政治麻烦,国际空间站的合作仍在继续,而且它要求美俄官员不断从战略到战术层面进行有价值的对话,而这正是美中关系中最缺乏的。无论在哪个层面,都应该争取有扩大沟通的机会。

随着中国对太空资产的依赖增加,它已经天然地肩负着一个航天国家的责任,在控制和减少太空碎片方面也有越来越多的利益牵扯。中国2007年进行的反卫星武器试验,极不负责地导致了太空碎片问题,使轨道上的碎片成倍增加。虽然随后美国空军通过国务院不止一次对中国提出警告,称一枚中国卫星可能与碎片相撞,但中国对相关预警从未承认。但在2014年,中国前所未有地提出要与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就碰撞预警进行直接联系。显然,中国已经意识到碎片会危及所有航天国家,包括它自己,而与别国合作共同防止和减少碎片,对中国来说是有利的。中国已是机构间空间碎片协调委员会(IADC)成员,该委员会制定了预防碎片的指导方针。实施双边(或多边)的主动拆除计划,也许是两国解决空间资产威胁的可取步骤。而且,合作使美中之间保持沟通成为必要,无论外部发生什么情况。

多层面的沟通可以让沟通的好处最大化。在高层,战略沟通为决策者提供了理想机会,去讲清楚他们的重点。正如我们在大西洋理事会战略文件中所指出的,如果中国不知道什么是和平或战争时期美国的空间负面行为重点,那么事态意外升级的风险就会加大。例如,国防部2016年向国会提交的中国军力状况报告声称,中国可能考虑利用其太空对抗能力,锁定美国的早期预警和导航卫星。如果属实,那么它表明,中国对美国早期预警卫星在核杀伤链中的重要性有重大误解。甚至前苏联都明白这个问题,所以,美苏双边核军备控制协议里写入了相互禁止攻击此类资产的内容。

较低层次的交流可以让双方了解同行的操作和决策界限。尤其对美国来说这向来是难题,因为中国的文化与政治不透明。由于空间技术很大程度上是军民两用,美国通常会对中国的动机和意图产生怀疑,并常常假设最坏情况,也就是陷入无人取胜的军备竞赛这一安全困境。如果双方不只是嘴上说说,而是为实现共同目标一起努力,那么学习过程会通过工作层面的交流而加快,就像美俄国际空间站的情况。由于空间站运行需要莫斯科和休斯敦双方参与,沟通与合作便必不可少。

相互牵连还可以让参与国成为利益攸关方。目前,主要由于美国法律禁止美中双边的空间合作,中国太空或防务圈子里很少或几乎没人支持谨慎的空间政策或行为,因为为了本国利益采取无节制行为,并不会让他们蒙受什么损失。有效的威慑必须胡萝卜和大棒并举,而NASA和美国民用空间计划可以提供各式各样的胡萝卜。

最后,美国和中国的防务圈子都应承认,合作对两国有益。在美国,与中国的空间合作被过多解读为“只对中国有利”。而中国多数情况又几乎表现得像一个不负责任的空间参与者,比如2007年那次。两国似乎都强化了对对方威胁性举动的军事反应。但是,维护太空环境才符合两国最大利益。所以,美国和中国必须积极寻找达成这一目标的方法,在太空系统、深思熟虑地展开合作,可以为此发挥重要作用。

在外太空的合作与相互牵连不可能根本改变一个国家内部的意识形态或地缘战略目标。美国提供或不提供空间合作机会,都没有给苏共的统治带来积极或消极影响,对中国也同样,但它有可能促使中国用更平和的手段实现其太空目标。这是值得的,因为空间环境的稳定与可持续,是美国实现一切太空目标的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