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冲绳美军新基地危机凸显奥巴马“再平衡”战略缺陷

2015-11-30

任何希望美中保持友好和建设性关系的人,一定会关注日本冲绳人民正在进行的一场苦斗。东京的安倍政府充当奥巴马政府和五角大楼的代理人,因为兴建一个大型美军新基地,正在给当地带来痛苦的分裂。

US-base.jpg
正在设计中的一个让美国海陆空部队自由使用的新基地。新基地将填用大浦湾的大片水域,并与现有的位于边野古的施瓦布军营合并。奥巴马政府的目标是在东亚保持不可挑战的军事优势,而作为目标一部分的该基地建设已经加剧了整个地区的紧张。

新基地将填用大浦湾的大片水域,并与现有的位于边野古的施瓦布军营合并。表面上,它是把位于宜野湾市的美军普天间海军陆战队空军基地迁移。但这是一个更庞大的综合性基地,美国任何空中、海上和地面部队对它的使用都将不受限制。

11月19日,奥巴马总统在马尼拉APEC会议外与安倍首相会晤时,“专供媒体”的五个拟好的话题之一,就是美国在边野古的基地(另一个是美国在南海的“航行自由”巡航)。

新基地将是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日本兴建的首个大型基地。它是美国在东亚军事力量的一次重大“改变现状“的扩充与强化,是奥巴马政府为保持美国在东亚不可挑战的军事优势而进行“再平衡”的一部分。

客观的分析人士越来越认识到,奥巴马政府的“再平衡”(也即“重返亚洲”)政策是美中建立建设性、友好、“双赢”关系的严重障碍。对许多不仅仅是冲绳的日本人而言,二战战败70多年后,基地项目是外国对其国家永久军事占领的象征和实现。

基于上述原因,必须承认,新的边野古美国基地项目是重大战略失误,应该取消以纠正。尽管来自日本的反对越来越多,独立研究也表明它并非必须且不明智,这个项目近20年来仍被列入五角大楼的行动日程。这清楚地表明政治力量和亚洲政策的制定,已经被华盛顿和东京的带有既定利益的国家安全官僚机构和游说者所掌控。越来越明显的是,在日本亦如此。

尽管当地出现了激烈抗议,冲绳县知事撤消了必要的项目建设许可证,而且还存在据一些法律学者认为有可能也应该终止所有工程的早期法律挑战,在11月19日的会晤中,奥巴马还是想从安倍处得到一个继续修建基地的明确承诺。而安倍忠诚地表达了他“继续推进的坚定决心”。

冲绳县勇敢的知事翁长雄志在去年选举中取得巨大胜利,他誓言要停止新基地项目。尽管有来自日本政府的巨大压力和劝诱,冲绳人民仍不断推选出反对兴建新美军基地的议员。

对日本和美国政府拒不让步感到沮丧的翁长知事前往华盛顿,期望见到国会领导人。随后他去了瑞士日内瓦,把这件案子提交给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他在9月22日对媒体表示:“冲绳是个小地方,当我们的自决权不受尊重时,很难同日本和美国政府理论。”

冲绳的情况正在得到关注。11月5日《纽约时报》国际版一篇题为《违背冲绳人的意愿》的评论说:

“身着防暴装备的日本警察拖走老人,抗议者手挽手躺在军车前,当地一位市长指责中央政府无视法律,一位知事则痛斥东京的'铁腕统治'。”

“这就是冲绳紧张且不堪的形势,针对日本与战略伙伴美国不顾冲绳人的长期强烈反对图谋扩充美军基地的计划,一场古老的抗争正在不断加剧。”

《纽约时报》国际版总结道:

“日本和美国将自己当成致力于和平、人权和民主的国家。这种说法已因边野古僵局的无法解决而受到质疑。”

从奥巴马与安倍在马尼拉的会晤看,边野古危机还将继续。

但即便能找到某种解决办法,甚至即便这个项目如它应该的那样被取消,最根本的问题仍然存在是:这是一种以美日同盟为核心的美式基地与同盟的战后/冷战结构,旨在保持美国在东亚不可挑战的军事(及地缘政治)优势。

为什么该结构需要进行基本的重整甚至拆除?为什么必须打造一个使中国自然、合法的安全利益得到保护的新结构?为什么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地区大国角色被承认?对这些问题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休·怀特在2012年所著的《中国选择:为什么美国应该分享权力》中都有精辟论述。

怀特教授解释说,19世纪和20世纪的同盟体系在21世纪已经过时。美国在亚洲的体系具有反作用,有可能引发了无谓和灾难性的冲突。

备受尊敬的的基辛格博士正在劝告世界的领导人,理智和负责任地看,现代先进国家之间的战争,无法想象,只有对有关各方来说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能够理智和负责任的加以考虑。他呼吁摈弃“强权政治”的旧模式,寻找地缘政治秩序的新模式。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理念,回避对抗式联盟的提法,与基辛格的看法不谋而合。

我相信,唯有一个由独立主权国家构成的体系,秉持不对抗、不冲突、尊重他国核心利益的原则,方可确保东亚的和平、稳定和发展。

打造这一结构,需要美国从摒弃“再平衡”开始,在战略和政策上进行深层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