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防长解析美国应对中国战略挑战

2015-11-13

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结束最近对亚洲多国的访问之后放了一炮。11月7日,在有美国军方高官和两党显赫政治领袖参加的里根防务论坛上,卡特作主旨演讲,他在战略语境下解释了过去一周自己在亚洲的言论与行动。用他的话说,五角大楼的一个首要任务是“威慑,如有必要的话,起而应对来自高端对手(如中国和俄罗斯)的地缘战略挑战”。

美国防长在南海登上核航母-1.jpg

据美国海军网报道,2015115日,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搭乘MV-22B鱼鹰战机抵达正在中国南海海域航行的CVN-71“西奥多·罗斯福”号航母进行视察。

 尽管卡特声称,比起俄罗斯中国对美国还不构成直接威胁,但中俄两国都潜在地挑战着国际秩序规则,这种秩序“几十年来服务于美国、我们的诸多友邦和盟国,是的,如果你们好好想一想,还有俄罗斯、中国和其他许多国家”。这些规则包括“和平解决争端、免除胁迫的自由、尊重国家主权、航行和飞越自由”,以及其他数十年来促进了亚洲和平与安全的行为标准。

最本质的挑战是,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中国自然而然“在其目标和能力上变得更加雄心勃勃”。此前一周卡特访问了数个国家,参加双边和多边会晤,他还巡视美军设施,登上正在有争议岛屿的南部巡航的美国航母。他(在里根防务论坛的主旨演讲)回到了此次访问主导其言行的主题,他强调说,美国“在亚洲海上安全,包括南海的动态方面有根本的利益”。全球近三分之一的海上贸易要经过那片水域,每年前往美国的船运贸易额超过1万亿美元。“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对那里的填海工程感到担心,”卡特解释说,“中国填海比有史以来该地区其他任何国家都多。”

为回应中国在南海进行的大规模陆域吹填,避免出现这些建造物被军事化的可能,美国海军在该地区采取了另一次常规的航行自由行动。10月27日,美国海军驱逐舰拉森号驶进中国过去一年在南沙群岛一带兴建的人工建造物的6至7海里以内。

这一行动符合国际法,也符合美国的盟国及其他有关各方的意愿。之前几年,美国和其他国家公开、私下里都呼吁北京收敛其新的自大姿态。据美国不是缔约方但仍然遵守的联合国海洋法,各国不得对通过人工建设而升到海平面以上的水下地物周围声索标准的12海里领海权。

中国政府官员和分析人士抨击这些行为具有挑衅性。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写道:“美国公然的军事挑衅不仅会伤害中美关系,如果继续下去,也会导致那片海域有发生冲突的危险。”中国国际战略研究基金会学术委员会主任、高级研究员张沱生称这一行为“对中美关系非常消极而有害”。《人民日报》高级评论员马世琨称, 可想而知美国的举动冒犯了中国人民,他们认为这是“蛮横无理的流氓霸道行径”。在马来西亚与卡特会面时,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警告说,对于美国在被中国当作领海的海域从事航行自由活动,北京的容忍是有“底线”的。

但卡特对常万全表示,美方将继续进行航行自由的行动。在里根论坛上,他强调美国“将继续在国际法允许的地方飞行、航行和行动”,因为“所有东南亚国家都强烈要求我们支持”航行自由,这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是被普遍接受的原则。卡特强调说,“是中国的陆域吹填,这种新行为”威胁了航行自由。

除了为美国的航行自由行动辩护,卡特还重申了五角大楼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政策所作的其他贡献:在该地区部署了更多更好的美军资源,进一步提高了美国反潜和电子战、网络和导弹防御,以及其他方面的能力。与此同时,五角大楼对其计划作了升级,以便更好地抵御入侵者、保护盟国,“并为应对该地区比以往我们见过的更广泛的意外冲突作准备”。

作为努力的一部分,美国还建立了更强大的地区安全架构,借助多边军事演习等措施提高当地军事力量。例如,新的海上安全倡议就旨在通过美国的援助,增加美国盟友和合作伙伴通过交换数据识别和克服共同面对的问题的能力。

虽然如此,卡克在他的里根论坛演讲中重申,所谓的美国亚洲再平衡政策和美国支持的全球架构“从来不以抑制或压倒任何国家为目标……其中包括中国”。五角大楼在积极寻求“与中国增进理解、减少风险的机会”,例如通过信心与安全建设措施,以及“为应对海盗、人道主义灾难和气候变化等共同挑战”而进行合作。

卡特帮助确立美国航行自由语境的表态在网络上备受诟病。北京不可能愿意威胁亚洲的海上运输,因为中国是最大的获益方。但中国最近通过建设人工岛屿加强在该地区的主权声索,提高军事能力,挑战地区现有的海上秩序,这些有可能增加主权声索国之间蓄意对抗的风险,更严重的是,它会大大增加因为误判而导致发生意外冲突的危险。因此,中国在领土问题上新的、过分自信的立场可能不以其意志为转移地威胁到整个世界的安全与繁荣。

美国的目的是通过强调这些危险,抑制中国的过分自信,同时让美国的盟国确信,它们需要有应对恐慌的反制手段,如加快推进自己的陆域吹填建设或使当地军事化。美国政府选择了它所能做出的最温和的反应,要求舰船避免有挑衅行为,例如在有争议地区进行军事演练。“我们希望在国际法下维护我们的权利,”一位匿名官员告诉媒体。“但还不到戳中国的眼睛,或让事态没有必要地升级的时候”。

批评人士认为这种做法太温和,担心软弱会鼓励而不是阻止中国的挑衅。他们抱怨说,9月份习奥华盛顿会晤以来,中国在领土甚至在网络争端上的行为并没有根本的改善。媒体报道指出,美国军方的一些人希望做出更强硬的回应。一些西方专家主张,美国应该利用中国当前的经济疲软,让北京呆在它该呆的地方。

目前尚不清楚中国经济放缓是周期性的,还是一种长期趋势,即像发达经济体,包括美国和近年的日本,转向较慢的经济增长。即使经济增长较慢,中国的军事潜力看起来仍在增加。在上周的会议上,东盟十国的国防部长拒绝公开批评中国在海上的所做所为,虽然其政府私下里敦促五角大楼采取一些紧急的高调震慑行动。这也有可以促使华盛顿采取低姿态。

就现在而言,美方政策是审慎地把目标集中于保持对北京强硬的领土立场的关注,并以促进而不是破坏地区稳定的方式,努力对中国日益强大的国力加以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