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 肖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政治学博士

促进地区和平与发展之旅

2022-09-19

中国领导人自COVID-19大流行开始以来的首次出访选择了中亚地区的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出访哈萨克斯坦是为了深化中哈两国永久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感谢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出席冬奥会。而出访乌兹别克斯坦则是参加上海合作组织撒马尔罕峰会(元首理事会),并与成员国、观察员国、对话伙伴国领导人进行协商交流,探讨上海合作组织的未来发展。

发展与中亚国家关系是中国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中亚地处欧亚大陆腹地,是古代和现代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自“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启动以来,中国是中亚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积极推动者。通过改善基础设施,中亚国家提高了物流效率、吸引了大量的外国投资、出口价值指数都有了大幅度增长。此外,中国开发性与政策性金融机构在中亚国家实施了小额信贷计划,已启动了数十万个小额信贷项目,有利地促进了中亚国家小型私人企业的发展,让更多的中亚国家居民实现了自己的富裕之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地区的两个关键大国,对中国中亚外交的重点。仅已能源合作而言,中哈石油管道已累计向中国输送原油近1.9亿吨,正在建设中的哈萨克斯坦南线天然气管道将解决哈国西南部四州居民用气问题。而过境乌兹别克斯坦的中亚天然气管道已让中国5亿多人口从中受惠。此外,在一些中亚国家的炼油厂、水电站等项目上,中国能源企业提供的技术占90%以上。正是因为中国长期秉持互利共赢的合作态度,中亚国家积极与中国对接深化战略伙伴关系。2022年1月25日,中国同中亚五国领导人发布了《关于建交30周年的联合声明》。声明宣布,中国同中亚五国关系进入新时代。六国决心在兼顾彼此利益的基础上继续合力构建内涵丰富、成果丰硕、友谊持久的战略伙伴关系,打造中国-中亚命运共同体。

与中亚国家相比,上海合作组织对中国外交更具挑战性。比较突出的结构性问题是,扩员后的上海合作组织在处理好内外关系上都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其中就包括新老成员国之间的关系,新老成员与外部世界的关系,这些问题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上海合作组织多边合作的效力。在本届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伊朗和中俄关系是两个焦点,这两个焦点都与美国及西方国家关系有关。伊朗与上海合作组织的关系可以追溯到2005年,在上海合作组织第五次峰会上决定给予巴基斯坦、伊朗、印度观察员地位。17年后,巴基斯坦和印度已是正式成员国,伊朗才正式签署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备忘录》。主要原因是伊朗核问题阻碍了其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进程。但是,美国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5月单方面宣布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又称“伊核协议”),并通过经济制裁手段限制伊朗石油出口,迫使伊朗按照美国的要求恢复伊核协议谈判。于是,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在一定程度上是伊朗规避美国制裁负面影响的工具之一。乌克兰战争发生后,因对中国在乌克兰战争中所持的立场不满,美国及其北约盟友把中国列入“系统性挑战”,并把中俄关系描绘成北约的威胁,甚至把一个长期“对外奉行不结盟、不针对其它国家和地区及开放原则”的上海合作组织描述成“反西方联盟”。然而,这种认识上的偏见不会让世界更和平,而是更撕裂。

任何国家加入上海合作组织是有和平门槛的,要求成员国要致力于使本组织所在地区成为和平、合作、繁荣、和谐地区的宗旨和原则。在2022年9月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撒马尔罕峰会上,与会成员国元首将签署诸多与地区和平发展相关文件。因此,中国领导人的中亚之行是促进地区和平与发展之旅,是维护地区战略稳定之旅。当然,对于中国而言,国际环境总是处于不断变化之中的,变化则带来不确定性,也为国家间关系带来了问题。特别是在全球力量此消彼长时,中国及其它世界性强国都要学习和适应新角色,从而更好地与其它强国竞争和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