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肖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政治学博士

塔利班对中亚安全的负面影响有限

2021-07-29

阿富汗塔利班7月9日宣称,它已经控制阿富汗85%的国土,并攻占了与伊朗泰巴德口岸接壤的伊斯兰卡拉及与塔吉斯坦接壤的、位于阿富汗境内的希尔·汗·班达尔口岸。随着阿富汗塔利班攻势加剧,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海拉顿口岸靠近阿富汗的一侧也有阿政府军事人员试图越境,但被乌方边防军阻止。在横扫东北部的巴达赫尚省后,阿富汗塔利班势力范围逐步扩大到与中国新疆接壤的山区。尽管阿富汗塔利班军事行动取得显著胜利,但其对中亚地区安全的负面影响有限,原因如下:

首先, 随着阿富汗塔利班控制区的扩大,其攻击势头将会有所减弱。根据美国民主守卫基金会长期战争杂志网公布的数据看,至2021年7月,阿富汗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399个地区中的212个,争夺中的有111个地区,阿富汗加尼政府仍控制76个地区。从阿富汗塔利班控制地区的数量来看,优势明显,但是若把控制地区的人口数量考虑进去,阿富汗塔利班控制区内每个地区平均有6.2万人,而加尼政府控制区内每个地区平均人口为14.6万,后者明显多于前者。在不断扩大控制区后,仅有7万人的阿富汗塔利班也面临着对新控制区的管理问题,这势必削弱它的势力。可以说,越接近政府控制的核心地区,阿富汗塔利班取得军事行动的胜利就越困难,特别是在政府还有制空权的前提下,阿富汗塔利班迅猛的军事进攻势头会减缓。

其次,成立“临时过渡政府”的窗口没有关闭。自2020年9月12日开始,阿富汗加尼政府就与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在卡塔尔多哈举行了第一次直接的和平谈判,美国希望通过双方谈判达成一项解决方案。受多种因素影响,加尼政府与阿富汗塔利班和谈并不顺利,甚至停滞不前。作为关键调解人,美国起草了一份启动谈判的和平协议草案,其中就包括建立“临时过渡政府”,但是加尼政府拒绝了这一方案。今年7月9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沙欣表示,塔利班正在与喀布尔讨论阿富汗停火问题。虽然加尼政府没有松动立场,但建立“临时过渡政府”可能是国际社会推动阿富汗和平的较佳方案。然而除了美国外,阿富汗近邻国家都没有能力启动这个方案,因此美国需要履行阿富汗和平重建的责任。

再次,中亚国家对阿富汗塔利班立场有差异,但都加强了边境防卫。对于阿富汗政府军和地方官员越境行为,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政策不同。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将阿富汗政府军和地方官员越境行为描述为非法行为,违反者将受到“严厉惩罚”。而负责边境服务的塔吉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在人道主义和善意原则的指导下,允许阿富汗军人和地方政府官员撤到塔吉克斯坦境内。乌兹别克斯坦已在边境一侧增加了地面部队和空军部队,塔吉克斯坦则动员了2万预备役军事人员,来加强塔阿边境防控。

最后,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阿富汗最大的邻国、上海合作组织创始成员国,中国在阿富汗和平进程中发挥作用是无法回避的。7月15日,中国外交部长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表示,中方将继续在充分尊重阿国家主权基础上,本着“阿人主导、阿人所有”原则,在各利益攸关方之间牵线搭桥,调解斡旋,提供协助,贡献智慧,为推动政治解决阿问题发挥建设性作用。为此,在符合国家利益的基础上,中国要利用好多边、小多边和双边合作机制,需要与美国就阿富汗问题展开交流与合作。

此外,中国公众无需担心阿富汗武装恐怖分子从瓦罕走廊突入中国。这一区域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武装人员需要专门训练,武器装备需要专门设计并能保障300公里无人区的后勤补给,否则根本无法利用该通道发起攻击或渗入中国境内。但瓦罕走廊对中国维护地区稳定和发展具有较高的战略价值,在阿富汗各政治势力达成“和平方案”后,中国可考虑打通瓦罕走廊,建设中国新疆喀什至阿富汗喀布尔公路,用经济方式巩固阿富汗和平,推动中亚地区的稳定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