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拜登政府外交战略前瞻

2020-12-31
微信图片_20201231180533.gif

当地时间12月14日,美国选举人团正式投票确认拜登的当选总统身份,“拜登时代”即将开启。回溯历史可知,拜登政府面临的国际挑战前所未有。它既没有克林顿政府时期所享有的冷战红利,也没有奥巴马政府时期主要大国间的战略共识,取而代之的是特朗普政府所造成的大国战略竞争的加剧、同盟与伙伴关系的裂痕、全球治理体系的裂化与弱化。

美国受到国际社会更多质疑与不信任,其大国权威和战略信誉因为实力相对下降而不断走弱,特朗普政府不负责任、不可预期的政策更加速了这一趋势。因而,拜登政府对外战略首要问题是如何收拾前任政府给美国国家形象造成的创伤,修复关系与重塑信誉将是执政初期外交事务的两大任务。

展望拜登政府的国际战略,总的判断是它将继承与完善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可暂称其为“奥巴马2.0版”,主要体现在目标与方式两大方面。

从目标上来说,拜登政府将继续寻求保持与强化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领导世界”将成为美国新国际战略的主题词。从手段上来说,美国将重塑道德权威,重定外交原则,重振同盟关系,重回多边主义,同时继续完善印太地区布局。

第一,重振美国领导地位。通过榜样的力量重塑美国国际形象,恢复其道义领导力,突出民主价值观意义,寻求组建所谓的“民主国家同盟”,巩固美国在民主国家的领导地位,同时借此加强美国在全球事务中的影响力。

第二,明确外交为内政服务的原则。这与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政策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拜登政府会更注重方式的温和性与协调性,以便在实现“美国优先”的同时与国际社会保持合适关系,避免出现“美国优先”导致“美国独行”的状况。拜登表示要实行所谓“有利于中产阶级的外交政策”,强调将把美国工人阶级利益放在首位。可见,拜登政府外交战略主旨首先是服务于内政。从民主党政府外交传统看,他们是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拥护者与践行者。拜登执政会继续这一传统,但将更大程度地寻求一种有利于美国利益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第三,修复与盟友关系,并强化伙伴关系建设。美国一直强调盟友与伙伴关系建设,即便特朗普政府也不例外,但因其“美国优先”的执政理念导致与盟友和伙伴之间矛盾显化与激化,再加上处理方式简单粗暴,因而在盟友与伙伴关系建设上进展缓慢。拜登政府会更大程度地推进合作,并在分歧问题上展开对话与妥协,在强化盟友与伙伴关系建设方面会有较大进展,尤其是在印太地区网络化机制构建方面。

第四,推进多边主义,掌握规则制定权与全球治理领导权。拜登强调,有规则的国际秩序是重要且必要的,“退群”不能维护美国利益,只有深度参与并牢牢掌握规则制定权才能维护并拓展利益。因此,拜登政府将重拾多边主义,并力保主导地位。拜登强调其“外交政策议程将使美国重新回到谈判桌的主位,让美国能与其盟友和伙伴合作,动员集体行动应对全球威胁”。被提名为国务卿的布林肯也表示,拜登政府外交战略是“领导、合作与民主”三大要素的结合体。

第五,促进美国外交战略重心“东移”,完善印太地区布局。自奥巴马政府开始,美国外交战略重心“东移”持续进行,并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具体表现为“亚太再平衡”战略与“印太战略”。拜登政府将延续这一进程,对于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将以继承为主,修正为辅。拜登政府将改变特朗普时期强压盟友的政策,改为“安抚”与“再保证”,并在贸易、安全、军事等领域强化合作。

特朗普政府与拜登政府在外交战略目标与方式上具有较大差异。如果说特朗普政府的国际战略主要是通过单边主义重构美国与世界的关系,以建立起所谓“公平对等”的新关系,那么拜登政府将回归多边主义,以再塑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前者方式上较为激进,但目标上却相对保守,后者在方式上虽可预期,但目标上却更富进攻性。前者因为目标有限而在武力使用上表现克制,后者则可能为实现宏大目标而使用武力。拜登撰文直言:“在保护国民问题上,我绝不会犹豫,包括在必要情况下使用武力。”从这个角度来看,拜登政府治下的美国或许会给世界和平带来更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