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气候变化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沈联涛 香港大学亚洲国际经济研究院杰出研究员
  • 肖耿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

与中国分裂还是对话?

2020-12-02
5c0be4c97c8d6a1e148f827a9f780828.2-1-super.1.jpg

当今的美国人在很多事情上意见各异,但他们基本上一致认为,中国对他们的国家以及美国长期领导的国际秩序构成了生死存亡的挑战。这种国内的分裂与对他国的妖魔化结合在一起,使中美之间的对抗越来越难以避免,而且有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

近些年来,社交媒体加剧了美国国内的分歧,它们通过向用户提供量身定制的内容创造出“回声室”效应,使人们的信仰和价值观被强化,而不是经受挑战。不同的思想进入到这个“回声室”,往往被扭曲或污化。若是“室内”有人对大家共有的信仰提出质疑,他们可能会立即遭到排斥,或者用时下的说法,被“删除”。

这种对不同观点极尽敏感地加以妖魔化,不仅使言论趋于单调,而且让分歧更容易演变为冲突甚至暴力冲突。人们对在位者未能提供正义、安全和机会的广泛不满更加大了这些风险。

同样的趋势也见诸美国的对华政策。例如,美国国务院日前发表的报告《中国挑战要素》就给中国共产党安上恶名,称其“不受尊重个人自由和人权的约束”。

这份报告还唤起人们对所谓中国“专制意图”和“霸权野心”的担忧,暗示中国意欲将其社会政治模式灌输到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之中。报告建议美国组建反击中国的统一战线,以在必要时用军事力量确保世界的“自由”。

中国对这一切不会视而不见,它一直在对美国做它自己的评估,而且结论越来越不利。中国的领导层、民众和企业现在似乎清楚,美国远非充满自由与机会的地方,那是一个极度分裂的社会,受着系统性种族歧视、不平等加剧和缺乏共同目标的困扰。这些弊病长期以来不过是被虚幻的“美国梦”掩盖着。

而且美国远非民主的典范,其政治体制高度扭曲。它的选举团、参议院和最高法院等机构,它的不公正划分选区、策略性减少投票点和选民验证规则繁琐等做法,说明它也不总是多数人说了算。有钱的捐款人可能通过资助竞选活动,或者收买媒体,来买到影响力。

随着中国放弃了长期以来对美国的幻想,它对拥有建设性双边关系的希望已经淡然。可以肯定的是,当选总统乔·拜登不太可能延续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策划的过山车式突袭、反转、中断和险兆事件。但混乱减少并不一定意味着对抗也减少,拜登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为“恶棍”,并承诺要领导一场协调行动“施压、孤立和惩罚中国”。

为此,中国正在做最坏的打算。也许是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还会继续下去,也许是因新冠肺炎的传播而蒙受更多无端的指责,甚至可能是台湾、南海和中国西部边界出现军事紧张。

但这不意味着中国正滑向美国式的孤立主义和妖魔化。相反,尽管某些外交官使用愚蠢的“战狼”战术,但中国已经采取了重要措施在各国共同关心的关键领域推进国际合作。例如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习近平就在联合国承诺,中国将在2030年之前达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并计划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在贸易方面,中国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它的15个成员占到世界总人口的30%。令世界惊讶的是,中国还表示有可能会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该协定是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最初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诞生的。

美国正在为控制疫情而挣扎,同时似乎正走向双底衰退,因此它最好也采取类似中国的政策。贸易是美国摆脱当前经济困境的唯一途径,其中包括与中国进行贸易往来。在主要经济体中,中国是第一个从疫情冲击中复苏的,也是唯一在2020年里实现GDP正增长的。

但是,只要误解、对抗和相互猜疑主导中美双边关系,这些就不可能实现。正如前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所说的,美国拥有两种关键的实力:激励的实力和恐吓的实力。在与拥有14亿人口的经济强国中国打交道时,恐吓不起作用。中国是不会在香港、新疆和台湾等内政问题上屈服的。

不过,美国仍有时间利用激励的实力,来表明它与中国可以成为和平的平等伙伴,携手应对共同的挑战。这一当务之急亦包含道德层面。包括中国人在内的许多外国人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世界上科技最发达的国家会让26万多人因为一种病毒而死亡,而穷得多的国家用简单的措施就取得了更大的抗疫成功。为了让合作发挥作用,美国需要展现从“我们”而非“我”的角度考虑问题的能力。

正如英联邦首席拉比乔纳森·萨克斯所阐述的:“世界分成了与我们相似的人和与我们不同的人,失去的却是共同利益这个概念。”中国长期以来对多边主义的承诺表明它认识到了这一点。美国现在也该这么做,围绕需要进行建设性接触的问题进行直接和诚挚的对话。

拜登出任总统可以说是开启这一关键对话的绝好机会,但时间至关重要,如果拜登选择以分裂而非对话开始他的任期,很快,要想改变航向就会变得困难重重,甚至是不可能的了。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Division or Dialogue with China?”(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