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相向而行,重建中美关系

2020-11-19
449.jpg

民主党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终于在总统竞选中胜出,美国政府换届给了中美关系一次新的机遇,使双方有可能聚焦合作,管控分歧,遏制近几年关系不断恶化的势头,重建被本届美国政府严重破坏的中美关系。拜登是民主党温和派,民主党与共和党在一系列问题上有不同的理念,温和派与保守派在政策实施上也会有不同的风格和做法。

中美关系需要一个新框架

之所以提出重建中美关系,是因为过去四年中本届美国政府对中美关系进行了灾难性破坏。美国认定中国是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对美国的主要威胁,实施了对中国的全面打压和遏制,几十年双方努力建立起来的两国间各种交流机制全面停摆,除了贸易谈判几乎就没有别的交流渠道。对两国间40多年来从未中断的人文交流,本届政府也处心积虑设置障碍,给双方的交流合作制造各种各样的困难。大规模接收中国留学生是中美正式建交之前卡特总统亲自答应邓小平的,在整个改革开放期间形成了新的留学大潮,如今这却变成了“高难度”问题,据美国官方数据,今年4月至9月美国向中国内地申请者发放的F-1学生签证数量较去年同期下降99%。更有甚者,今年以来美国本届政府高官,包括司法部长、联邦调查局局长,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尤其是国务卿动员起来“逢中必反”,戴着意识形态有色眼镜连篇累牍地发表讲话,肆无忌惮地攻击、妖魔化中国。这不是一般的分歧和竞争,而是彻头彻尾的打压、遏制。这种攻击的频率和烈度甚至超过冷战高峰时期美苏之间的唇枪舌剑,要不是有经贸往来维系着两国关系,中美关系的大船早已让美方倾覆了。中美关系被本届政府摧残得七零八落,拜登新政府面临的一个任务是与中国一起重建中美关系。

重建中美关系,双方需要坐下来,认认真真地进行全面深入的对话,把各自战略意图说清楚,让相互之间有深层次的了解,并建立初步的互信。1971年时为打开中美关系时,基辛格来华访问,与周恩来总理进行深谈,双方互相交底。现在我们再次需要这样的精神和这样的行动。

可能合作的主要领域

这并不是说,要等到两国谈出一个框架之后才采取行动。双方应以务实态度,聚焦合作,把能做的事情立即着手做起来。笔者认为,下列五个领域的合作可以先做。第一,应对新冠疫情。这对美国是最紧迫的问题。过去中美两国有过共同应对SARS、埃博拉等疫情的成功经验,但本届政府拒绝国际合作,包括与中国进行合作,结果疫情在美国失控,美国人口不到世界的5%,新冠死亡者却占了20%多。新政府应鼓励两国在有关新冠病毒的科学研究、疫苗开发等方面进行合作,以此作为国际合作的一部分。

其次,经贸合作。这本来是两国互利共赢的一个主要领域。本届政府对华发动贸易战,对中国商品加征高关税,最后负担却落到美国消费者和企业身上,最近3500多家企业联合发起诉讼,要求政府返还它们部分已经缴纳的税款。贸易战证明了两个道理:一是中国先前所说的贸易战是“斩敌一千,自损八百”,没有赢家;二是打压中国不能解决美国的问题,它并没有解决美国的就业问题,返回美国的企业寥寥无几。在新政府任内,两国的经贸关系应该有新的局面。

第三,应对气候变化。这是民主党人基因里的东西。奥巴马时期中美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成功合作有效引领了全球合作,促成了《巴黎协定》,拜登也积极参与其中。最近中国作出新的承诺,要在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拜登在竞选中已经表示,他任总统后美国将返回《巴黎协定》,两国在这方面的合作是理所当然的。

第四,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中美在伊核问题和朝核问题上,都有良好的合作先例。

第五,人文交流。人文交流是两个社会之间的密切接触,在奥巴马时期得到了大发展,如互发十年签证。在本届美国政府任内两国的人文交流成了重灾区,为恢复交流,中美双方应就此作出新的规划。当然,中美合作的领域远不止这五个。

对拜登新政府保持客观冷静态度

自然,中方对拜登新政府也要有现实的期望值。此次大选选情如此胶着,伴随着双方支持者的街头抗议示威,这表明美国政治上的两极分化是多么严重,美国的分裂是多么深刻。这不仅是民主和共和两党的分裂,而且是精英与草根的分裂,是白人与少数族裔的分裂,这种分裂集中表现在美国国会,新一届国会仍将是一个分裂的国会。特朗普是借着民粹主义上台的,他当政后继续煽动助长民粹,鼓吹“美国优先”,对国际事务和中美关系都释放了许多负能量,搞乱了两国关系,这些都对新政府的政策形成制约。拜登新政府不是奥巴马第三任期,中美关系也回不到拜登任副总统时的样子。对此我们应当有所准备。

拜登任内的两国关系将是合作与分歧共存的关系。中美之间会有竞争,但竞争并不排斥合作,并不意味着敌对,并不表示双方必定走向对抗。过去40多年我们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管控分歧与竞争的经验,相信在新政府任内双方也可以管控好分歧。笔者坚信,不管主观和客观因素发生多大变化,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这个道理没有改变。中美只有合作,才能走向更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