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的绝望影响2020年大选

2020-10-12
微信图片_20201012173538.jpg

特朗普迫切需要赢得连任,这在本周变得更为明显,甚至在他感染新冠肺炎的消息传出之前就已经如此了。许多专家把他在第一场总统大选辩论中肉眼可见的焦虑归因于自恋性格。然而,《纽约时报》对他税务文件的大量披露表明,他紧紧抓住总统宝座不放,可能更多是受严重的个人财务问题的驱使。

特朗普在个人财务上的绝望,有可能转变成他在外交政策上的鲁莽行动,包括在中美关系上,因为他越来越竭尽全力地把责任从自己身上转嫁给外国人。他在辩论中强调,正如他之前一遍又一遍说的,应当为美国20.8万人死于新冠肺炎负责的是中国,而不是他自己应对失败。随着大选日益临近,以及利用在任机会扭转个人财务败况的最后机会渐渐消失,特朗普可能会尝试其他策略,让公众的注意力转向中国。不过时至今日,大多数公众对特朗普的谎话好像已经免疫,这让他很难挑起坐收渔利的冲突。

特朗普和他的民主党对手乔·拜登都指责对方“对中国太软弱”。两人都呼吁采取强硬措施,在多个领域抗击中国的政策。但拜登明确表示,他认为特朗普发起的大规模关税战会适得其反。他更倾向于对特定的违规者进行范围更窄、更有针对性的制裁。

结合以往特朗普商业交易的所有记录对其税务文件进行全面分析,也许得花上数周时间。然而,三个爆点是很明显的:第一,特朗普几十年来基本上逃避了联邦所得税;第二,无数危险信号表明,他的逃税可能含有系统性税务欺诈;第三,他的财产和收入比他一直宣称的要少得多,实际上他已再次濒临破产。保住总统职位,也许是他短期内避免毁灭的唯一机会,否则就是真的坐牢了。

现在已经非常清楚(正如我一直以来的怀疑),特朗普为什么要在法庭上如此积极地争斗,避免做他承诺了五年的事情——公布自己的纳税申报记录。长期以来,他一直以国税局正在审计为借口,逃避公开他的个人纳税记录,而根据《纽约时报》披露的审计结果,国税局的一项指控是他曾收到7200万美元的不合理退税。如果美国国税局是对的,那么加上罚金和利息,特朗普欠税超过了1亿美元。另一方面,假如他的税务申报文件不全是假的,那么这些文件就表明,要是不出售他的大部分(甚至全部)现有财产权益的话,他无法偿还这笔债务和他声称欠其他债权人的至少4.21亿美元。

税务文件显示,特朗普的大部分核心产业和生意年复一年地亏损。如果不是因为主持热门电视真人秀《学徒》赚了4.27亿美元,他可能早已破产。根据特朗普的税务申报,这笔钱基本上也已经损失或者花掉了。

许多专家都忽视了一个重要的税务会计原则。就算特朗普的多数房地产业务看上去在亏损,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只是账面损失,被计为折旧。会计法被大多数房地产投资者用来钻空子,它假设,建筑物的价值会随时间的推移而降至零,但实际上它们通常是升值的。不过,在出售理论上贬值的建筑物时,应税利润会被放大,导致当年的资本利得税负担沉重。因此,靠出售建筑物来还债,也会有极大的纳税负担,可能会抵消掉之前因年度折旧扣除而获得的纳税优惠。特朗普也许不愿意出售房地产资产和承受进一步的纳税负担,也就是所谓的“折旧冲回(depreciation recapture)”。当他的债务到期时,清算也许能让他免于彻底破产,但也会让他实际财富的深度缩水大白于天下,并迫使他面对一笔巨额的递延税款负担。

到目前为止,在文件中没有找到的一件重要事情,就是他的巨额债务究竟是欠谁的。人们认为他的大多数债权人是外国人,因为众所周知,自从他多次破产后,美国的银行大多不愿贷款给他。从公开记录得到的大量证据表明,那些愿意借钱给特朗普这类高风险客户的,很可能包括利用特朗普的房地产资产进行洗钱、逃税和招权纳贿的外国利益。

特朗普竭力隐瞒自己的纳税记录,还表现为他在多个法庭苦苦挣扎(大部分没有成功),好让国会和多个司法管辖区得不到他的纳税记录。这些司法管辖区曾发出传票索要相关文件,包括他前律师迈克尔·科恩在国会宣誓作证的证词,以调查他潜在的商业欺诈和利益冲突。

特朗普的税务记录显示,他在土耳其、菲律宾和印度有收入和纳税。他一直称赞这三个国家的领导人,并给予他们很大帮助。他这么做是为了他欠下的债务,还是为了他从这些国家获得的收入呢?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究竟是履行代表美国利益的职责,还是倾向于为自己谋取海外经济利益,后续调查也许能更加充分地揭示其中的利益冲突。

特朗普本人,以及他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等一众亲密盟友,在中东、中国和俄罗斯也有有据可查的外国商业利益,这些都可能与其外交政策职责产生利益冲突。美国人民有权了解这些关系的细节。代表他们的领导人不应有个人财务关系上的腐败,因为这些关系可能与他们的就职誓词相抵触。

特朗普在第一场总统大选辩论中咄咄逼人的犯规行为表明,他感觉到自己商业欺诈和失败的金字塔正在逼近。维护权力对他来说不仅仅是自我满足,也许还是维持他自己、家庭和家族企业的偿债能力,免遭即将出现的法律后果的必要条件。

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一直坚称自己不会输也不能输的原因。他并没有考虑美国选民的意愿,而是考虑他自己正在倒塌的纸牌屋。他已经变得如此恣意妄为,以至于敦促他的支持者投两次票(亲身投票和通过邮件投票)。当然,这是非法的。他曾多次拒绝承诺,如果自己输了将会尊重选举结果。他不断呼吁暴力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待命”,就连辩论中也是如此,仿佛一旦他输掉大选,就要做好准备采取暴力行动。他在集会上告诉支持者,自己不会输,除非另一方使诈。大多数人以为,正是出于对失败的恐惧,才迫使他提前否认人民有任何与之不同的意愿。然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不仅仅是他脆弱的自负受到威胁,他的偿债能力也会因为权力的失去而陷入危境。但民意调查一直稳定地显示,他将在选举中输给拜登。特朗普似乎也明白这一点,这令他随着围墙的逼近更加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