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傅莹 前外交部副部长,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我们能从COVID-19危机中学到什么?

2020-05-01

农历清明是中国人为追思逝去亲人而扫墓的日子,2020年的这一天落在4月4日,也被定为全国哀悼日,以纪念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罹难者。人们沉浸在哀伤中,缅怀没能等来这个春天的人,思考能从灾难中学到什么。

现在复盘,我们多希望在疫情发生的初期,能让信息报送得更早更快些,也多么希望人类对这个病毒的认知能更清晰、更全面,若此是不是就可以避免少造成一些损失?所幸在随后的日子里,中国举国做出坚决、快速的反应,包括全国动员人力、物力和财力,制造业转向医疗物资的大规模需求,人们配合要求严格宅家,社区等基层机构提供管理服务,等等。正是在这些措施的综合作用下,疫情得到全面控制。同时,关闭的店铺、失去的就业机会和经济下行的压力,让政府毫不松懈地投入促进复产复工的努力中。

尽管对许多家庭乃至整个社会而言,痛楚将长久存在,但我们也要向前看,希望经历考验后的国家治理得到进一步完善,面对新挑战有更好的准备。

这场疫情是进入21世纪以来,人类经历的第三场改变世界议程的重大危机。前两次-- 2001年的9·11事件和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均以美国为“震中”,也都在美国的呼吁之下,各国鼎力支持,让世界走出危机。然而这一次,新冠疫情更加危险,威胁到的不仅是全球经济和金融的安全,更是人的安全,已经吞噬了数以万计的生命。然而这次,素以世界领导者自冠的美国没有释放团结合作的信号,也完全没有体现出发挥全球领导作用的意愿和能力,不仅不出面组织全球防线,还与其他国家争抢资源,攻击世卫组织,向中国甩锅,令世人惊诧和遗憾。

尤其令中国人寒心和愤懑的是,美国媒体和政客,喋喋不休地污蔑中国,试图将自身的反应迟钝和陷入困境归咎于诸如从中国得到的数据和信息不完全、不可靠等托词。这让我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近年美方试图让中国成为自身所有问题替罪羊的做法,是多么地阻碍当今世界迫切需要的大国理解与合作。

记得2月7日,正值武汉抗疫最艰难的时刻,我与几位学者抵达慕尼黑出席安全会议,还临时邀请公共卫生专家参团与会,介绍中国抗疫情况。世界卫生组织罕见地派专家团与会,呼吁关注疫情和警示全球流行病的危险。会上有来自美国的上百人,包括高官和政客,他们只顾就华为等问题指责中国,未对疫情表达丝毫关注,更谈不上了解中国的抗疫信息。现在看到同是这些人,包括国务卿和参议员,在电视上满嘴跑火车地批评中国掩盖数据,真想问他们,难道真的不知道中国卫生部门早在1月3日便向美方通报新发传染病的信息?难道不知道中方最早公布、美国专家高度重视的病毒基因序列情况?

中国人用生命的惨痛代价给世界多国后续抗疫争取了时间、提供了经验,包括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尽收尽治,乃至在缺乏药物的情况下如何为轻症和重症提供辅助。即便如此,观察各国的应对,大多出现行动滞后带来的手忙脚乱以及随之而来的疫情加剧扩散。从中难道不能认识到,现代人类社会在应对公共安全威胁上普遍存在多么严重的短板,是否各国政府都需要高度重视和加强呢?

然而,这些专业和科学上的事对美国一些政客似乎并不重要,即便当世界面临生死抉择的紧要关头,他们关心的也只是,中美关系下滑的趋势不要被两国在疫情中合作的需求所改变,美国能否抓住中国不得不集中精力抗疫的时机扩大遏制中国的成果。

如果中美两国无法在这场严重的全球灾难面前携手,甚至,如果两国将来无法在现行全球体系内解决彼此分歧,终局会是怎样的?是否就要遂了美国这些强硬势力的心愿:中美彻底脱钩、全面对抗?而我们能否认识到,这会进而使世界走向分裂,迫使其他国家选边站队,终结人类在20世纪后期形成的和平发展大势?

不管外界怎么看、怎么想,中国首先要做好自己的事,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尽快恢复正常的经济和社会生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要单打独斗。中国已开始助力他国抗疫:向100多国提供援助,派出勇敢的医疗人员,中国工厂的机器为供应包括美国在内各国防疫需求日夜转动。中外国情不同,具体防疫模各国自有高招,中国不能也不想强加于人,更无意搞模式输出和政治扩张,只是向有困难和有需求的国家伸出援手。当中国的努力遭遇阻碍和误解,甚至被指要取代美国领导地位时,我们不应该被这些不公平的妄想狂式指责扰乱心智。大疫当前,同舟共济,做好自身防控就是帮别人,帮别人也是帮自己。

这场全球危机远没有看到曙光,前景充满风险。显然世界将永远地改变,疫后将会怎样,取决于今天的选择和作为。新冠疫情爆发后的种种说明,霸权正在退场,面对无形和非传统的强大敌人,从大国战略竞争历史中形成的霸权稳定模式既不能很好地保护自己的公民,也无力承担全球化之下的新型国际责任。

世界多极化加速发展,人类将不再需要新的霸权。世界需要超越旧秩序和传统思维,走出一条和平发展、均衡稳定、互利共赢的新路来。届时起主导作用的很可能不再是哪个国家或国家集团,而是合作的力量,所有国家都是合作的一分子,大家共同制定合作的规则与范式,一国的成功是大家的成功,一国的失败是大家的失败。

中国是在和平发展中成长起来的新型大国,既不是前苏联,也不想成为下个美国。当前,开展真正意义的全球合作是中国对抗击疫情的核心诉求,而中美两个大国的协调是不可或缺的基础。3月27日,G20特别峰会次日,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通了电话,确认流行性疾病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国际社会只有共同应对才能战胜。

相信包括欧洲在内的其他国家,也不希望看到中美对抗,因此也有责任支持合作、反对分裂。对世界各国而言,当务之急是停止相互猜疑,诚心开展合作,一是本着互信开展信息交流,积累控制疫情的经验和手段;二是在疫苗和特效药研发、生产和分销上合作,实现技术的开源和成果的全球共享;三是尽快着手关注和帮助医疗条件较弱的发展中国家防疫抗疫,放在世界更大规模的疫病爆发;四是协调政策维护供应链稳定与安全,防止在经济和金融领域发生严重的次生灾害。上述任何一个做不到,都将带来我们更难预料的影响。

痛定思痛,我们正在步入一个比以前更加相互需要的时代。

(文章来自清华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