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傅莹 前外交部副部长,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人工智能给我们带来的挑战

2019-12-17
194.jpg

众所周知,人类距离实现超级人工智能还很遥远。然而,人工智能在一些具体领域和特定情况与约束之下,已经超越了人类,而且其范围在迅速扩大。人们对由此可能获得的好处寄予厚望,但同时,恐惧和担忧也随之而来。

亨利·基辛格博士谈到人工智能彻底改变人类意识的潜在可能性,担忧人工智能或将终结启蒙运动以来的理性时代。他是从历史、哲学和战略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的,他强有力的阐述令人深思。

美国在人工智能技术创新上处于领先地位,而中国随后,尤其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大规模和活跃应用方面成绩斐然。中美两国有更大的责任,去思考未来、思考应当怎么做。

但是,我们在谈论未来和如何面对技术进步之前,首先需要想明白,中美是要协调合作还是彼此对抗?当前两国之间日益恶化的紧张关系,必然会影响到我们如何应对未来的挑战。也就是说,未来我们是要共同努力,让技术与人类共生,让世界避免技术风险,并确保技术的进步能够促进文明的繁荣?还是要分道扬镳,各自挟持技术削弱甚至伤害对方?

我们的选择将影响到未来如何应对科技进步带来的挑战。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经历了大小多次危机,有的甚至威胁毁灭人类,才最终达成某些自我约束和共存的安排。当今世界更加复杂,得失的影响更大,难道还需要更大的危机才能找到正确的道路吗?中美能否在现有世界体系内解决分歧、和平共处?抑或要如同美国一股力量所推动的那样,彼此脱钩,进而分裂世界?后者也是许多亚洲领导人乃至联合国秘书长等多方呼吁、警告的情形。

中国30年多来一直处于高速工业化的进程中,采用的是两个世纪以来世界上陆续出现的所有基本规则。今天,中国第一次跻身新技术进步的第一梯队,除了尽己所能地向前迈进,中国人也逐渐意识到自身肩负的制定新规则的责任。

传统的立法方式是,要在社会形成共识的基础上,考虑如何制定规则。但是,现今的人工智能技术一旦投入应用,随即便会出现对恰当治理的需求。所以,对任何政府而言,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的监管都是一项新挑战。对此,中国政府的政策是,一方面鼓励相关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提供总体指导方针。

中国的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专业委员会于今年2月由科技部牵头组建,于6月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的八项原则,包括和谐友好、公平公正、包容共享、尊重隐私、安全可控、共担责任、开放协作、敏捷治理。为了推动这些原则落地,到2023年,政府将在全国布局建设20个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检验八项原则的实施和收集反馈。其他措施还包括提供开放平台,鼓励企业制定自己的标准,人工智能研发项目也需要遵守这八点原则。

今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其中针对收集、处理自然人个人信息做出明确规定,要求必须“征得该自然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等,而且把个人生物识别信息也纳入保护范围。另一项重要进展是国家网信办发布的《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自2019年10月1日起生效。

人工智能技术的成长依靠的是科研人员分享思想、相互借鉴,是全球协作的产物,跨国企业构建的人工智能平台也在快速扩展。要想规范这个进程,各国需要制定互通的道德规范和行业规则。因此,中国在这方面的努力,也需要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包括美国的努力,相互联通和协调。为此,中国对与各国探讨扩大共识、缩小差异,秉持开放态度。

不论中国还是美国都不可能垄断世界的技术进步。如果两国采取互补的态度,人工智能技术的前景会更加光明;但如果不再合作,双方都将遭受损失,人工智能的总体发展也会付出代价。尤其是,如果任由传统的地缘政治、零和竞争思维主导两国关系,结果将是自毁性质的。

在增进了解和减少误解方面,中方可以做的努力包括更加主动地与国际社会沟通。考虑到今日之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处在世界舞台的聚光灯下,当我们发布一些重要文件时,其贴切的译文的发布同等重要,对误解的及时澄清也是必要的。例如,美方认为中国的野心是主导人工智能的未来,这方面的恐惧心理是美国将科技视为与中国进行战略争夺平台的主要原因。而引发这种担忧的原因之一是误读了2017年7月在北京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

规划提出了政府希望争取实现的目标,第一步是到2020年中国的人工智能总体技术和应用与世界先进水平同步;第二步是到2025年基础理论实现重大突破,部分技术与应用达到世界领先水平;第三步是到2030年人工智能理论、技术与应用总体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需要提示的是,规划中提出的目标是成为世界创新中心之一,而不是唯一和排他性的“中心”。对这个目标的正确理解非常重要,中方的这些期望都是合理和正常的。

美国试图把高科技作为战略争夺的平台,而中方对此并不以为然。实际情况是,在这一领域存在着建设性和战略性的相互依存,当然,无可否认,在科学和产业界,竞争在所难免。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7年,中美两国国际合作论文数量增长最快,合作论文达4000多篇。当前,美国企业在技术上(尤其半导体)领先,美国的大学也在世界上居于前列。而中国拥有最大的用户市场,为算法更快的迭代升级提供了条件。中美如能相得益彰,彼此都能从中受益,但如果美方执意推动脱钩,则会迫使中方寻求其他合作伙伴,或者自己设法解决,这也会削弱美国企业的地位和影响。

中国希冀的未来世界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命运共同体,采取的政策是促进广泛国际对话,积极参与合作,鼓励制定共同规则,以实现安全、可靠、负责任的人工智能。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中国愿同国际社会一道,共创智能时代,共享智能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