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子楠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海洋战略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美国购买格陵兰岛事件余波未平

2019-12-05
1205-2.jpg

2019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特称,考虑向丹麦购买格陵兰岛。此言一出,随即遭到丹麦和格陵兰政府拒绝,国际舆论哗然。丹麦首相费雷泽里克森直言相告此讨论“荒唐”,特朗普为此取消原计划对丹麦的国事访问,两国关系一波三折,最终以领导人通电话的方式尴尬收场。该事件本身虽暂告一段落,但其对北极地缘政治局势造成的影响远未平息,主要体现为以下三点:

第一,美国北极战略由纸面落实到行动。特朗普购岛提议“一石激起千层浪”,险些引发美国和丹麦两国外交危机。但也正是透过该事件,外界开始注意到美国政府对北极国家展开的密集外交攻势,即系统性强化对相关国家的外交影响力。8月1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丹麦外长科福德就特朗普推迟访丹通电话,并讨论强化两国北极合作。8月22日,蓬佩奥访问加拿大并与特鲁多总理商讨北极合作,强调加拿大对北极共同防御的重要性。9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访问冰岛并与约翰内松总统会晤,感谢冰方为美国提供安全和军事协助,提出强化两国在北约框架下的同盟关系。10月2日,芬兰总统尼尼斯托访问美国,并同特朗普总统商讨欧洲和北极安全合作。由此,美国在短短一个半月时间内开展一系列高层互访,无一例外聚焦北极安全问题。这种罕见迹象表明,购买格陵兰岛并非孤立事件,而是美国北极战略大框架的一部分。同时,美国北极战略也已由政策制定阶段进入具体实施阶段,目标是全面提升与北极国家外交和安全协作水平,进而遏制竞争对手的区域影响力。

其次,格陵兰岛内独立势力进一步抬头。格陵兰政府一直希望脱离丹麦实现完全独立,该岛5.6万人口中近70%支持这一目标,格陵兰议会七个政党中也有四个支持独立。特朗普购岛未成,却在一定程度上助涨了格陵兰岛内的独立倾向。来自格陵兰的丹麦议会议员拉森认为,丹麦对该岛相关问题不屑一顾的态度已引发不满。格陵兰议员布罗博格则要求当地政府根据2009年《格陵兰自治条例》第21条相关内容,与丹麦商讨独立问题。在各方压力下,丹麦首相数次表示将允许格陵兰对丹麦政府外交政策拥有更大话语权,但该岛不能采取单独的外交政策,意图守住格陵兰岛最终独立的“红线”。当前,美国正积极谋划增设驻格陵兰领事馆,数次绕过丹麦政府直接与格陵兰开展贸易、基础设施、教育和科研等领域合作。未来格陵兰岛政治走向及其在美国北极战略中将扮演的角色值得持续关注。

最后,北欧五国与美国北极战略裂痕加深。北极理事会中,挪威、瑞典、芬兰、冰岛和丹麦等北欧五国在北极问题上的利益趋同,立场相近,主张维持北极“低紧张”的地缘政治环境,对域内外国家务实合作的态度积极,但对域外国家参与北极治理尤其是涉足区域安全议题则较为警惕。此次事件发生后,上述五国的态度发生微妙变化。一方面,对大国主导北极事务反感上升。此前在美国宣传和鼓动下,五国倾向于将中俄视为区域“不稳定因素”,但美国索要格陵兰岛侵害丹麦主权的做法,让五国对单一大国主导北极事务的危害有清醒认识,它们“抱团取暖”、共同发声和相互策应以维持北极地缘政治均势的战略诉求急剧上升。冰岛总理雅各布斯多蒂尔拒见彭斯,瑞典外长瓦尔斯特伦公开批评美国北极政策等罕见之举,均意在表达对美国“倚强凌弱”行径的不满,展现北欧国家的团结。另一方面,与域外国家合作治理北极意愿增强。8月20日,北欧国家领导人邀请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商北极发展和气候变化问题,呼吁德国发挥更大作用。瑞典外长甚至提议中俄美在联合国框架下“为北极构建基于国际规则的秩序”。10月10日第七届北极圈论坛期间,冰岛和芬兰两国总理均明确提出,各方应考虑北极安全理事会是否可以涉及“硬安全”议题。上述情况表明,北欧五国在北极理事会改革、域外国家作用等一系列区域治理问题上的立场出现新一轮调整,希望以机制合作代替区域竞争、以域外参与平衡大国霸凌的政策导向将愈发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