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云 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

G20大阪峰会与“异质”国家合作的未来

2019-07-17
d.jpg

G20大阪峰会是在中美贸易战呈现极大不确定性、国际经济形势日趋复杂、全球治理体系面临改革升级挑战形势下召开的。尽管峰会的最后文件没有对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提出直接批评,但仍反映了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诉求,达成比较客观、公正、平衡的共识,为新时代背景下如何探索实现“异质”国家间的有效合作开了一个好头。

首先,峰会发表的大阪宣言继承了杭州峰会对世界经济趋势的基本判断,为增强世界对未来的信心发出重要政治信号。2016年,世界经济正处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挑战最集中的阶段,比如英国脱欧,以及美国大选。习近平主席在G20杭州峰会上明确指出,问题的根源在于民粹主义抬头,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进入换挡期,世界经济在深度调整中曲折复苏。此次大阪宣言同样指出,世界经济存在下行风险,但经济增长的基础稳定,2019年下半年到2020年将出现缓慢复苏趋势。

第二,大阪峰会对全球经济失衡做出客观判断,反映了新兴经济体的声音。大阪宣言指出,全球贸易不平衡仍然处于高位,但需要把服务贸易等其他部分一同考虑。6月在福冈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不仅聚焦于贸易逆差上的失衡,更着眼于包括服务业以及金融领域在内的整体评估。

第三,大阪峰会明确了基础设施是经济增长和繁荣的原动力,这实际上肯定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也同中国对自身经济高质量增长的新要求相吻合。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发表了《携手共进,合力打造高质量世界经济》的重要讲话。6月福冈的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核准的“G20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原则”,反映了中国一贯倡导的共商共建共享、互联互通等重要理念。

第四,大阪峰会扩展了G20框架的新议程,为新兴经济体和发达国家找到更多相同的关切和政策议程提供了新思路。大阪峰会的议题除了传统经济议题外,还增加了健康保健、女性、老龄化、残疾人以及海洋垃圾等包容性社会建设的新议程。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发展,它们所面临的社会经济转型问题出现与发达国家趋同的趋势,这意味着共同话题的增加。

第五,大阪峰会对WTO改革发出了明确的声音。大阪宣言重申了之前G20贸易部长联合声明的共识,包括建设良好的贸易投资环境,推动WTO改革,加强数字经济联动,促进可持续和包容性增长等。

从战后到70年代为止,国际经济治理主要是美国霸权下的西方经济体之间的合作,70年代形成了G7,国际经济治理开始出现更加多元的规则制定者,然而G7国家基本上都是美国的军事盟友,国内治理结构相近,经济发展水平差距不大,比较容易达成共识,属于同质国家之间的合作。随着新兴经济体的迅速崛起,以及2008年西方国家经济危机凸显G7已不能解决世界经济治理的问题,G20应运而生。G20成员的政治体制各异,经济结构不同,发展模式多样,因此,核心问题在于如何看待和实现非同质国家之间的合作。习近平主席在大阪峰会上的讲话,明确给出了中国答案。他表示,G20成员处在不同发展阶段,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利益差异和观点分歧很正常,关键是要弘扬伙伴精神,求同存异,管控分歧,扩大共识。

从长远来看,G20的有效性就在于能否促进“异质”国家之间的合作,通过展示多边主义的好处,推动新一轮全球化朝正确方向前进。上一轮全球化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但全球化红利的分配并不均衡。对新兴经济体来说,要从原来追求量的增长转向质的提高,包括在空气质量、食品安全、交通便利、养老医疗等方面缩小与发达经济体的差距。而对发达经济体来说,需要减少社会内部的收入不平衡,实现经济可持续和包容性发展。在这个过程中,G20既是一个政策协调平台,也应该成为各方互学互鉴的舞台。G20框架越能展示多边主义带来的国内国际红利,G20就越有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