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软实力

2019-05-09
d.jpg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政府对公共外交没有多大兴趣。然而,公共外交作为政府与他国公众进行直接沟通的一种努力,是政策制定者创造软实力的关键工具之一。当前的信息革命让此类工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民意调查和波特兰软实力30强指数显示,特朗普任期开始以来,美国的软实力已经下降。推文可以帮助确立全球议程,但是,如果对别人没有吸引力,它是不会创造软实力的。

替特朗普辩护的人回应说,软实力无关紧要,那只是别人内心的想法,军事和经济手段这样的硬实力才是重要的。2017年3月,特朗普的预算局局长米克·马尔瓦尼公布了一个“硬实力预算”,把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的资金削减了将近30%。

所幸,军方负责人更明事理。就在马尔瓦尼公布这一预算的一个月前,时任国防部长的詹姆斯·马蒂斯将军就警告国会:“如果你们不给国务院提供足够的资金,到头来我就得购买更多的武器弹药。”正如亨利·基辛格曾经指出的,国际秩序不仅取决于硬实力的平衡,还取决于人们对合法性的看法,关键是取决于软实力。

信息革命总会带来深刻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结果,15、16世纪古登堡印刷机对欧洲的显著影响就证明了这一点。当前的信息革命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及“摩尔定律”的出现,也就是说,计算机芯片上的晶体管数量大约每两年就增加一倍。结果,计算能力大幅度提高,而且到本世纪初其成本只是上世纪70年代初的0.1%。

1993年全世界约有50家网站,到2000年已超过500万家。今天有40亿多人上网,到2020年这一数字预计将增加到50亿至60亿人,同时“物联网”将连接数百亿台设备。现在脸书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中国和美国人口的总和。

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吸引和说服的力量变得日益重要。但是,主要靠广播和电视进行公共外交的日子早已成为过去。技术进步使处理和传递信息的成本大为降低,结果是信息大爆炸,并产生“充足悖论”,即信息的丰富导致注意力的匮乏。

当面对海量信息的时候,人们很难知道关注什么。社交媒体算法被设计用来争夺注意力。声誉变得比以往更重要,政治斗争往往围绕建立和破坏可信度进行,成为社会和意识形态亲和力之争。社交媒体可以让虚假信息看上去更可信,如果这种信息是来自“朋友”。正如美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有关俄罗斯干预2016年总统大选的报告所显示,这种情况使俄罗斯得以令美国的社交媒体武器化。

在世界政治中,声誉始终是重要的,但可信度已经变成一种更重要的实力资源。带有宣传意味的信息不仅会被嘲笑,如果它破坏了国家可信度的声誉,那么还会适得其反削弱这个国家的软实力。最有效的宣传并不是宣传,而是民众之间的双向对话。

俄罗斯和中国好像并不理解这一点,有时候美国也未能达标。例如伊拉克战争期间,以不符合美国价值观的方式对待阿布格莱布的囚犯,让人们感觉到了虚伪,而这是无法靠播放穆斯林在美国过着好日子的照片来扭转的。今天,显然是假话连篇的总统“推文”已经破坏了美国的信誉,削弱了美国的软实力。公共外交的有效性是通过思想的转变来衡量的(就像采访或民调反映出来的),而不是看花了多少钱或者发了多少条信息。

国内政策或外交政策表现得虚伪、傲慢、漠视他人观点,或是建立在狭隘的国家利益观之上,是会破坏软实力的。例如,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之后进行的民意调查中,美国的吸引力急剧下降。上世纪70年代,世界各地的许多人都反对美国在越南进行的战争,美国的全球地位反映了这一政策不受欢迎的程度。

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这种循环表明软实力并不重要,各国的合作是出于自身的利益。但这种论点漏掉一个关键所在:合作是一个程度的问题,而这种程度受吸引力或厌恶感的影响。

幸运的是,一个国家的软实力不仅取决于官方政策,还取决于其公民社会的吸引力。当海外抗议者上街游行反对越战时,他们常常唱着美国民权运动歌曲《We Shall Overcome》。鉴于以往经验,我们有充分理由期待,特朗普之后美国将恢复软实力。而加大公共外交投入肯定对此有所帮助。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American Soft Power in the Age of Trump”(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