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郑羽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当前中美战略竞争关系和若干发展趋势

2019-03-14
32.jpg

2018年春季以来导致中美关系全面恶化的美国对华遏制政策,是在共和与民主两党具有高度的政策共识,甚至美国朝野智库具有高度的理论共识基础上实施的。因而,目前的美国对华政策基本面不会因两党执政地位的改变而出现重要改变,在可预见的将来也难以受到美国国内舆情的改变性影响。由于美国在把控当前中美关系态势中占有主导地位,上述一系列因素使得两国关系走势在中近期具有很大的可预测性。

其一,美国将中国作为头号战略竞争者的战略定位短期难以改变。尽管2017年末和2018年初美国的三个官方战略文件把中俄两国同时列为战略竞争者,和美国掌控的现存国际秩序的修正者,然而在美国战略分析界看来,中国是具有更大危险性的头号挑战者。这不仅因为中国人口是俄罗斯的近十倍,GDP是俄罗斯的约八倍,产业技术水平在诸多领域超过俄罗斯,而且更重要的是,与俄罗斯不同,中国有着被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视为另类和挑战的社会主义制度和价值体系,因而中国的挑战不仅更具实力和全局性,而且更具基本制度和价值理念的颠覆性,而不是简单的领导权之争。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著名的智库兰德公司2018年10月发表题为《俄罗斯是流氓国家,不是对手;中国是对手,不是流氓国家》的研究报告甚至认为,美中力量对比正出现有利于中国的倾斜。从发展趋势看,美国朝野中近期不可能改变中国日益疏离和排斥现有国际秩序和价值理念的观点,对华“超越遏制”的战略转轨在近期不可能出现。

其二,中美战略竞争的首要领域是两国间的地缘经济博弈。美国朝野一致认为,与俄罗斯用军事手段挑战现存国际秩序不同,中国主要是在世界经济领域迅速崛起。尽管近两年美国海军加大了南海“自由航行”频率和力度,与台湾的双边关系也有所加强,但中国在南海捍卫自己主权的行为一直注意避免与有关国家的军事冲突,中国大陆与台湾经济联系的日益加深,使中国政府用和平手段抑制台独的筹码在增多。美国方面在区域军事冲突中与中国发生战争的危险并未增长,特别是中国增加国际影响力的方式仍然是贸易、投资和发展援助。显然,美国政府正在逐步加强与中国展开地缘经济竞争的力度,其在2018年12月制定的新的对非洲战略,其目的就是应对中国在非洲投资产生的“令人不安的影响”(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语)。2019年2月1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会见波兰外长时表示,美国将与中俄在中东欧地区展开影响力竞争。有消息说,美国官方正在拟定新的对中亚战略。可以预见,在此轮中美经贸谈判告一段落后,无论结果如何,特朗普政府都会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双边合作与区域合作,并且将此作为一项基本国策。

其三,5G通讯技术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博弈,是中美高端产业技术竞争的前沿战场。这两个领域无疑是已经开始的新一代产业技术革命的发动机。美国目前用多种手段对中国华为公司打压,继中国2017年7月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后,2019年2月11日,特朗普签署命令正式启动“美国人工智能计划”。实际上两国在上述两个核心领域的战略竞争已经展开。

其四,美国已经开始将中国锁定为军备领域的主要打压对手。经济陷入停滞和衰退,使俄罗斯军事技术因投入不足正在逐渐失去优势,特朗普时代美国战略重心仍然停留亚太地区的现实,也使美国将中国视为军备领域战略竞争的主要对手。美国已经多次表示要求中国加入新中导条约的谈判。此外,2019年1月17日特朗普政府颁布的新版《导弹防御评估报告》明确表示,美国旨在用发展太空防御武器,来应对中俄正在推进开发的高超音速武器和新型巡航导弹。

总之,中美之间全面战略竞争的时代,已经不以中国意志为转移地提前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