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汤姆·哈珀 英国萨里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生

危险的先入之见

2018-11-26
b.jpg

在萨尔瓦多和台湾断交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后,中国和发展中国家的交往故事进入了新篇章。与此前北京和台北围绕国际地位竞争不同的是,美国这次的反应异常激烈。对那些转向与北京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美国常常无动于衷,但美国国务院这次却表示“极度失望”,一改以往漠不关心的态度。虽然这一反应可以归结于特朗普政府的人事变动,尤其是与台北关系密切的约翰·博尔顿的入局,但也存在更深远的原因,即门罗主义影响。美国总统詹姆斯·门罗倡导的这一政策寻求在美国影响力范围内排除任何外部干涉。从这一视角出发,中国积极参与拉美事务,正好符合门罗主义定义的对美国利益的威胁。

中国扩大在这一地区的参与是为了自身的一系列目的。起初,这是中国寻求更广泛国际认可努力的一部分,因为很多承认台湾独立的国家都在拉丁美洲。但近期,北京将这一地区视为快速发展的中国商品市场,并且在北京改变其供应链(尤其是大豆和肉类)的努力中也至关重要。尤其是巴西产品被视为此前主导中国市场的美国农产品的重要替代品。

萨尔瓦多的外交转变,也是北京和华盛顿日趋对抗关系的新阶段。一些人将中美关系的这些变化视为“修昔底德陷阱”的一部分。虽然这构成一种有说服力的长期叙事,但它建立在对中国外交政策有缺陷的先入之见之上。大国对抗的历史模板无法套用于中国崛起,而这又创造了对中国外交政策的误读,这意味着任何基于这一形象的回应难免也是有缺陷的。通过驳斥这些不准确的先入之见,探究中国接触拉丁美洲的方法论,还可以解释习近平的未来大战略。

对中国外交政策的先入之见

两种主要的成见主导了对中国外交政策的探讨。其一,唯一“没有争议”的策略就是中国所采取的寻求建交政策,它包括向腐败国家大量提供中国资本。这就导致了一种感受:中国缺乏进行非金钱外交的技巧,更愿意提供无条件援助。虽然中国的财富的确是其拓展影响力的重要外交政策工具,但这种观点忽视了中国在其国际关系中所采用的日趋多元化的机制。中国的战略基于目标国的内部情况,例如在更加民主的国家,中国的外交政策通常依赖软实力等方法,如在欧洲建立的孔子学院。这些更加柔性的战略在这些国家为中国项目凝聚共识,在没有大量捐助资本的情况下为经济获益铺平道路。虽然这些方法可能不是最快捷的,但它们彰显出中国外交政策超越简单化形象的多元性。

第二种先入之见认为中国是一个修正主义大国,这一观点建立在20世纪大国对抗的逻辑之上,并强烈聚焦于中国的军事发展。虽然这一概念适用于遵循苏联模板的对手,但中国大体上遵循了一条不同的道路,这条道路植根于其特殊的历史和史无前例的发展,以及对权力和战略的不同解释。这种解释对战略和战争的非军事方面给予同等重视,其来源是孙子理论和毛泽东对游击战的描述,这是与强调硬实力的苏联完全不同的战略文化。因此,将中美对抗视为第二次冷战的观念,造成了一种关于中国政策的长期错误形象,而这一形象又导致了错误的回应。为了进一步反击这些错误的先入之见,研究中国如何能从拉美获益是一个完美的案例研究。

在全球塑造影响力

要理解中国在拉美的影响力培育,首先有必要研究中国是如何在非洲做的。中国进入这一大陆得益于冷战后美国和俄罗斯的漠不关心所留下的真空,这种真空又被欧洲对其原殖民地的自满所放大。此外,中国对这一大陆上反殖民运动的意识形态支援,令中国和后殖民时代的非洲政府建立起长期关系。而且,经常被忽视的中国软实力倡议是这一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在非洲媒体的报道,及其作为说英语的非洲国家学生的热门留学目的地,进一步放大了中国的国际声音。中国的发展模式在非洲大陆也找了忠实听众,并挑战着“华盛顿共识”所代表的关于资本主义和发展的传统观念。

中国在拉美的政策遵循共同的模式,通过仿照其非洲战略,中国在拉丁美洲同样取得了成功。重要的是,中国在拉美没有困扰美国的争议性包袱,这种包袱的恐惧在讨论委内瑞拉的疑似政变时被提起,它涉及美国在冷战时期支持右翼军事统治,这令很多拉美民众痛恨美国,而中国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为自己服务。

中国还愿意在这一地区实施一些其他国家不愿实施的倡议,例如在萨尔瓦多和多米尼加共和国进行基础设施投资。多米尼加今年早些时候同样选择和中国建交,中国对其31亿美元的投资是促成这一转变的重要原因。这些专门投资是促成这些国家在外交上承认北京的重要原因,因为台湾出于高昂成本的考虑不愿投资。北京相较于其竞争对手更愿意承担风险,这有助于其推进目标。

虽然与在非洲和亚洲的先例相比,中国在拉美的软实力倡议依然处于初期阶段,但拉美学者们很可能会把中国视为一个重要的学习目的地,从而使中国的影响力从经济和政治拓展到文化领域。

拉美长期游戏

中国在拉美的获益得益于其在发展中世界磨砺出来的政策,而这经常被主流探讨所忽视,中国的庞大军事力量建设往往占据大多数媒体头条。由于遵循这些政策,中国在非洲国家中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外部力量,中国将开始在拉丁美洲复制这一成功。因此,其他国家很难与中国展开竞争,这种现实反映了中国挑战美国的症结所在。

美国如想回应这些政策,其战略就必须放弃对中国外交政策的有缺陷的先入之见,转而基于中国在发展中世界的实际作为。最终,人们需要向中国学习。而不是将其排除在外,因为不断增加的错误信息只会导致对不准确先入之见的依赖,而中国正是借此进入拉丁美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