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与习近平的协议不会持久

2018-11-22
b.jpg

你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一个现实主义者,还是一个历史偶然论的信徒?每个学派都为分析美中关系危机提供了不同的方法。

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正在打一场贸易战。如今在华盛顿和北京,一场新的冷战正被人们广泛谈及。两国刚在APEC会议上有过一次冷淡无果的相遇,而就在本月底,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在阿根廷的G20峰会上举行重要会谈,会谈有可能最终达成一项新的贸易协议,也有可能导致紧张局势的加剧。

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有可能预料商业利益会占上风,因此中美贸易战将很快休战。“现实主义”的国际关系理论追随者则会假设,一个美国这样的守成大国与中国这样的崛起大国会不可避免地走向冲突,因此经济和战略关系的紧张将不断升级。而认为历史是由偶发事件驱动的人会告诉你,没有哪种理论可以解释事情将如何发展,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决于不可预测的人类。

仍有可能出现几种结局的一个迹象,是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对立阵营之间爆发公开内讧,同时,北京方面也有不那么公开的紧张迹象,比如中国政府正想尽一切办法试图安抚特朗普先生。

华盛顿存在着一个强大的鹰派阵营,他们正积极推动与中国的长期对抗。经济方面,它包括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战略方面,包括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和副总统迈克·彭斯,彭斯最近在中国问题上发表了极其强硬的讲话。

与他们对立的是鸽派,领头者是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和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

鸽派希望见到当前的贸易紧张局势迅速得到解决,而鹰派知道特朗普是他们的最大希望,同时也可能是他们的最大软肋。他在对抗中国方面已经比任何美国总统都走得更远,他对近一半的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并加强了海军在太平洋有争议水域的巡航。

但特朗普先生也易变,且有与独裁者做交易的弱点。他的一些顾问对6月份他与朝鲜独裁者金正恩的新加坡峰会仍心有余悸。当时特朗普先生突然中止了一年来可怕的威胁,让自己致力于对话。从那以后,这位美国总统甚至还发推特,写他对金先生的“爱”。

让鹰派担忧的是,特朗普先生一直强调他对习先生怀有最高的敬意。他还表现出一种令人不安的倾向,声称取得了想象中的突破。例如这位总统最近声称中国已经放弃其“中国制造2025”产业政策,因为他本人发现该政策“很无礼”。但没有证据表明中国在这方面有任何改变。

纳瓦罗最近在华盛顿的演讲表达了鹰派的焦虑。他在演讲中指责“全球亿万富翁”充当中国的说客。几天后,他遭到白宫同僚库德洛先生的直接反驳,库德洛表示纳瓦罗先生的评论“错的离谱”。

随着贸易上的对立,战略紧张也在加剧。美国的军事战略家担心中国在南海建设军事基地的计划改变了地区力量平衡。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菲尔·戴维森最近告诉国会,“中国现在有能力在不与美国开战的一切情况下控制南海”。

为表明美国没有默许中国支配这些水域,美国加强了海军的巡航,而最近双方海军的舰艇险些相撞。华盛顿一些鹰派人士还希望美国说服其盟友,特别是日本和韩国,允许美国在该地区部署短程核导弹。理论上它可以威慑朝鲜,实际上这一信息是直接针对中国。

这些军事紧张使美中贸易争端远比特朗普政府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贸易争执更难解决。墨加两国并不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

正是这种地缘政治争端——而不是经济争端——使我认为,“现实主义者”对美中对抗的评估最有可能被证明是正确的。所以,就算特朗普先生在G20峰会上同意推迟他对中国加征关税的计划,在超级大国竞争加剧的背景下,贸易休战可能也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不过,这位美国总统的个性和冲动让一切可靠的预测都不可靠。如果曾经存在过一个历史“偶然论”的化身,那它就是特朗普先生了。

全文翻译自《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 Limited),原文标题“A Deal Between Donald Trump and Xi Jinping Will Not Last”(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