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俞邃 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

特朗普的演说令人困惑

2018-10-18
e.jpg

创新发展是时代潮流,但也往往会出现反潮流的“创新”尴尬。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庄严讲台上令人费解的演讲,便是一例。

特朗普这次演讲给人印象最深也令人最困惑的,莫过于对全球主义的否定和攻击。

据悉,美国共和党内部曾就什么是全球主义及其与民族主义的关系展开热烈讨论,看法不一。随后国际上出现了一种关于新全球主义的论断,认为新全球主义是一种更具战略性的、面向未来的全球化,具体说就是用新概念、新标准、新秩序来约束和完善现有的全球化,从而实现一个健康有序、可持续的全新的全球化。

我想,这里不值得就全球主义的纸上定义喋喋不休,重要的是弄清特朗普否定全球主义的实质所在。

理论上,特朗普总统将全球主义作为爱国主义的对立面,爱国主义的前提是“美国优先”。实际上,特朗普政府针对全球采取的诸多挑衅性行动(如退出国际协议、挑起贸易战),无不以奉行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为特征。不难看出,他竭力反对全球主义,是为了维护单边主义。

那么,在当今世界,单边主义究竟有没有生命力?

人类跨进21世纪以来,伴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同时也伴随着各种自然和社会的危机威胁增多,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依存性大大加深,任何国家都难以脱离地球村而在孤岛上独善其身。这样,全球主义作为多边主义的同义语,成为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产物。全球主义是一种蕴含政治因素的理念,可以从不同角度加以解读,但不应该人为地赋予贬义,更不应该任意对其加以鞭挞。

特朗普总统在演说中提到朝鲜半岛局势、伊朗核协议、叙利亚动乱等国际事件,加上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防止核扩散等等,哪样不是全球性的问题?历史和现实都一再证明,这些问题必须也只能依靠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力量来帮助处理,而不可能由某个陶醉于单边主义的国家说了算。

特朗普总统强调爱国主义,诚然无可非议,但爱国主义并非某个国家的专利。总不能说自己讲爱国主义,却容不得其他国家也有爱国主义。大众平等的爱国主义汇合在一起,也就意味着全球主义。特朗普一再强调“美国优先”,这也不难理解,但这决不等同于歧视、损害他国的利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接受合作共赢这个多边主义原则,恰恰是出于各自的非排他性爱国主义。可以说,全球主义是多边主义的最大化。作为多边主义载体的联合国,正是适应全球化的需要发挥无可替代的特殊重要作用。

对于特朗普总统的这次演讲,包括美国在内全世界那么多耳朵在听着,自有公论。

英国《金融时报》9月24日以《在联合国,“美国优先”变成了美国孤立》为题发表社论。《今日美国报》网站9月25日报道称,特朗普一边痛斥联合国的根基,一边宣扬他单打独斗的“美国优先”政策。他撕毁国际协议的能力远远超过用更好的协议取而代之的能力。同日,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报道,特朗普对自己在任期前20个月内搅动全球秩序的努力不吝溢美之词。同日,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抨击了民族主义势力的抬头,称其使国际合作机制陷入危机。他警告称,我们今天看到的某些民族主义,是把主权当成攻击他人的方式”。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曾严正指出:“正是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多边主义受到抨击。”“面对人类和地球所面临的巨大的、关乎人类存亡的威胁,我们只能为了共同利益而采取共同行动。”

德国总理默克尔更是认为,攻击联合国、反对多边主义是一种危险。9月30日她在巴伐利亚州梅明根附近的奥托博伊伦欧洲政治研究会上警告特朗普不要继续攻击联合国。她指出,特朗普并不认为多边主义是解决方案,不了解任何双赢的局面,“为了摧毁一些东西,而没有拿出新的东西,我认为这是高度危险的”。

中国方面关于多边主义的主张早已公诸于世,而且在全力践行。这包括呼吁各国人民同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中国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坚持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一律平等,支持联合国发挥积极作用,支持扩大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

人们不禁要问,面对显而易见的全球化趋势,特朗普总统寻求各种借口反对多边主义,是否旨在蓄意展示他的桀骜不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