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洪农 华盛顿中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彭斯演讲是转折点还是为中期选举做秀?

2018-10-18
b.jpg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2018年10月4日在位于华盛顿的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讲,标志着美国的对华立场更趋强硬。彭斯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和国内政治提出各种指责,尽管他说的大部分内容都是重复特朗普政府之前有关中国的言论。特朗普政府此时此刻采取这种公开对立的立场,其背后的动机值得深思。彭斯明确表示美国反对中国的国内政治,他提到了人权、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他对中国的外交政策更是多有抱怨,其范围从政治和安全问题,如中国在南海的行动、军事扩张和对台施压,到经济问题,如“债务外交”,再到教育和文化问题,如所谓强迫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为中国政府提供情报。

彭斯的讲话一开始就解释了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形成路径。他试图举出特朗普决定采取新的对华“强硬路线”的理由,并把这一政策选择与对中国的指责相联系,声称中国“采用全方位政府手段,利用政治、经济、军事和宣传工具提高影响力,并从美国谋取利益”。在历数1945年至今的两国关系史后,他指责中国辜负了美国长期以来对“重建中国”的支持,比如美国曾支持中国获得WTO等国际机构的成员资格。彭斯讲话所传达的信息,正如他所说,是“特朗普总统的领导力正在发挥作用,而中国却希望有一个与之不同的美国总统”。

显然,彭斯的讲话是出于政治考虑,是为了临近的11月中期选举和2020年总统大选。鉴于当前两国关系的气氛并不友好,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普遍悲观,而将选民注意力从特朗普在国内的困境转移到“中国问题”上,这种做法的政治成本较低。特朗普政府竭力把中国推向前台,包括特朗普最近的联合国大会讲话和这次彭斯的演讲,都发生在勾结俄罗斯使2016年选情对特朗普有利一事受到调查期间,也发生在特朗普涉嫌参与不正当税收安排的敏感时刻。

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在美国总统选举中,政客们很少有人不打“中国牌”。奥巴马和罗姆尼都利用他们的第二次竞选辩论发表对中国的强硬言论。1992年竞选总统时,克林顿指责时任总统的竞争对手布什袒护中国独裁者。布什则说克林顿“错误地称中国为战略伙伴”,以及向北京发出美国对台政策的“不良信号”。彭斯声称,俄罗斯对美国选举的干涉与中国的干涉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中国的目的是让唐纳德·特朗普下台。然而,除了公开游说的例子,特朗普政府还没有拿出任何能够支持其说法的证据。美国网络安全专家表示,中国更多的是进行工业间谍活动和知识产权盗窃,而不是攻击美国的选举系统。

虽然彭斯讲话的明确动机是即将来临的选举,但他提供的信息,即美国将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政策,不应该被忽视。上任第一年,唐纳德·特朗普已经证明他是“闯入瓷器店的公牛”。曾经有若干迹象显示,美中关系有可能朝着积极方向发展,这其中包括特朗普努力建立与习近平主席的私人关系、海湖庄园会晤、特朗普的“国事访问+”、内阁级外交与安全对话、朝鲜安全问题合作等。这一切也都让中国官员对美中关系在过去几个月里急剧恶化倍感困惑。从2017年12月开始,政治和安全领域的双边关系轨迹一直是负面的。在《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报告中,中国被认定为“修正主义大国”和“经济侵略者”。两国关系中迄今免受争议的领域,如签证政策、所谓中国的“影响力行动”、中国干预美国国内政治进程,这些如今都变成了新的紧张焦点。

彭斯的指责让中国难以接受,但也不是所有方面都跨越了红线。南海争端已持续数十年,对航行自由行动的争论仍将继续,但同时也会得到妥善管控。两国目前的危机管控机制,如《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谅解备忘录和《行为准则》,在处理突发事件和防止海空意外事件导致紧张局势升级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美中贸易与投资关系已经达到上世纪70年代末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的最坏程度,但谈判的大门并未关闭。用斯里兰卡和委内瑞拉的例子来指控中国的所谓“债务外交”可谓相当严厉,但中国会以不干涉内政原则为自己辩护。

不过在中国看来,某些问题绝对是红线,其中之一就是台湾。在讲话中,彭斯提到最近与台北断绝关系转而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三个拉美国家,称这些行动“威胁台湾海峡的稳定”。正如他所说,“美国始终相信,台湾拥抱民主为全体中国人民展示了一条更好的道路”。特朗普的台湾政策令中国非常担忧,尤其是他试图利用台湾来左右中国。2016年赢得总统大选不久后,特朗普于12月2日与蔡英文女士通了电话。这是1979年以来美国总统或当选总统第一次与中华民国总统直接对话。

从那以后,特朗普政府批准了14亿美元的对台军售。今年2月,美国国会通过《台湾旅行法》,允许美台高级官员互访。该法案于3月16日由特朗普签署成为法律。法案为总统提供了政治庇护,使他得以用激怒中国的方式显著改变美国的对台政策。今年6月,“美国在台协会”(事实上的美国大使馆)所在的造价2.5亿美元新办公大楼正式揭幕,华盛顿和台北均把此举视为美国对台承诺的象征。最近上任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是华盛顿最亲台的人物之一。所有这些进展都说明,尽管彭斯声称特朗普政府“将如三个联合公报和《台湾关系法》所表明的,继续尊重一个中国政策”,但美国的台海政策正在发生变化。

彭斯的讲话等于美国点名羞辱中国,但他几乎没有谈及美国准备如何在实践中回击北京,虽然他声称美国将“继续维护在印太地区的利益”。中美双边关系的负面轨迹会延续到2019年和2020年吗?回想起来,《国家安全战略》是否会被视为关键的转折点,预示未来三年特朗普政府将采取强硬的对华政策呢?这场冲突会不会扩展到其他有争议的政治领域,比如“一个中国政策”,或者美国政府的“印太战略”?

彭斯的强硬讲话一方面有助于在11月的中期选举之前将选民注意力从俄罗斯和特朗普在国内的困境转移到“中国问题”上来,另一方面,它也代表着美国对中国的更加强硬的立场,这倒符合中美关系是一种新兴的对抗关系的主流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