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永龙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世界大变革中的中美关系

2018-07-17
1.jpg

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革,这已成为全球的共识。然而,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学派有着不同的认知和解读。总体看,战后确立的世界秩序已经很难甚至不能应对频频出现的各种世界性、时代性新挑战。这些挑战主要表现为:大国地缘政治強势回归,围饶权力中心较量空前激烈,敌友、伙伴、对手关系定位更趋复杂;经济问题强烈政治化,保护主义、孤立主义、为所欲为的霸权主义横行,严重冲击有利于经济增长的基于规则的既有秩序;西方发达国家联手对其他国家进行技术封锁,占领和牢牢掌握第四次产业革命的核心技术,紧握未来发展权。

在世界大变革的背景下,中美关系同步发生着新的具有相当深度的变化和相应的政策调整。

一是美国的对华战略定位发生明显的重大变化,从“不确定”转变为“战略竞争者",党派、政府、军界、智库等形成共识,认为中国有能力有意愿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美国应该丢掉幻想,采取多种方式制衡中国。在调整对华政策的方向上,政治精英们扮演着先锋作用,强硬派渐成主流,温和派噤若寒蝉。他们认为,只要敲打中国,美国必胜。“秀才群”、“商业圈”和“武夫帮群”的汇聚支撑起了特朗普例外政策的独特风景线。

二是经贸碰撞将成中美关系紧张的新常态,更成为特朗普政府对华强硬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样的形势下,“贸易战”和“变脸戏法”成了中美关系中的关键词。当中美第二轮贸易磋商达成“停止”贸易战共识后,美国内部支持和反对贸易战的声音均批评特朗普“输了”,姆努钦财长更公开声称,总统根据中国的履约情况“可以随时决定恢复关税”。贸易战的大棒时刻高悬,从双边到多边,从贸易到投资,领域与范畴扩大。美方或声称要重谈中国入世条件和市场经济地位,或以“国家安全”为由,审查中国赴美投资,阻遏、削弱经贸在中美关系中的压舱石作用。不难看出,贸易战只是中美关系紧张的前戏,“中国制造2025”才是美国的重要目标。

三是美方坚持“一中”政策没有变,这是美方在各种中美关系对话中说得很顺口的一句话,然而一个时期以来,美国更多强调中国大陆一方首先破坏了台海现状,以此掩盖它更积极主动全面强化美台关系的言行,以增强台湾牵制和抵抗大陆的能力。《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具有分水岭意义,它不仅涉及美台军舰互访内容,还要求国防部在收到台湾方面军售请求半年之内向国会提交答复建议报告。这无异于把对台军售作为一项强制性法规固化,预示美国的对台政策朝着官方化方向向前迈出了一步。紧随其后的《台湾旅行法》出台,更为美国官方赴台出席各类活动埋下伏笔。美国还在国际舞台上为台湾撑腰,拉拢日本、澳大利亚等盟友支持台湾,甚至炒作商签美台自贸协定,把台湾列入其印太战略的一枚棋子。美国激活“不沉航母”制约中国的动向令人深思,它不仅在南海借航行自由侵犯中国主权,还叫嚷要穿越台湾海峡,挑战中国核心利益。这说明美国在以更具进攻性的方式与中国进行战略博弈。

中美力量对比达到关键节点,这是美国对华政策调整的深层原因。一般情况下,崛起国GDP达到霸权国的60%,是后者的容忍极限,两国容易发生冲突。上世纪70年代的苏联、80年代的日本均是在这个节点上遭到美国的打击,现在轮到中国了。美国精英阶层等不少人对中国的认知和心理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公开认为对华“接触”政策失败,怀疑中国“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意在取代美国成为新的世界领袖。焦虑也好,忧患意识也罢,美国对华示强渐成跨党派共识。看来,美国政治精英普遍认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让美国再伟大”的两国战略目标之间存在根本冲突,矛盾难以调和。中美关系的结构性和制度性差异,会不时地置中美关系于如履薄冰的境地。

不过,美国对华政策尚未最后确定,中美关系挑战中仍蕴藏着无限机遇,机遇大于挑战,合作多于分歧。特朗普喜欢搅乱天下而让美国获利,但他仍有某种限度,美方似乎还未最终做与华对决的准备。中国8万亿美元的巨大市场,美国内部的理性温和声音,使利益集团不会放弃合作的主张。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在信息高度自由流动的今天,不致被假新闻、伪與论所蒙骗,他们对中国的好感度超过50%,他们才是中美关系的未来。中美关系经过40多年的接触、碰撞、管控、合作,形成了相当程度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和局面,使中美关系产生了一定程度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内生聚力,打破这种自然规律必将两败俱伤。两国领导人的引领作用成为中美关系发展的稳定之锚,这在当今时代难能可贵。

在这个大变革的时代,中美关系更显得是一对不可或缺的伙伴关系,对两国对全球都是如此。管控分歧是漫漫旅途中的家常便饭,合作共赢是双方的不二选择。世界秩序的积极演化将由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引导。新型国际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或将成为中美关系新时代的历史性贡献。要达到这一最高目标,中美两国需要相互适应,需要提高境界,需要创新发展思维和路径。

对手乎?伙伴乎?今天的紧张未必是明天的战争。双方均处在对方战略棋谱上的首要位置,这应该是中美关系最大的新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