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混乱的”七国峰会与“和谐的”上合组织

2018-06-19
1.jpg

七国集团(G7)和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分别于上周末举行,两个峰会展现出一个充满反差的表象。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就贸易问题发生公开争吵后,提前从七国峰会离场,这让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西方世界秩序或许开始走向终结。与此同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合组织峰会上发出了不同声音,称支持一个“开放的全球经济”与国际合作。这不禁很容易让人得出一个过于简单的结论,那就是西方世界正在分崩离析,而一个由中国、俄罗斯和印度这样大国领导的日益充满凝聚力的替代秩序正在形成。虽然这种观点存在一定的合理性,但重要的是我们不应忽视西方集团内部持久的合作动力,以及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存在的合作障碍。

七国集团由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意大利和加拿大组成。最近的这次峰会凸显出集团内部主要是美国和其他六个成员国之间围绕国际贸易和与俄罗斯关系的矛盾。峰会召开前,特朗普提议应接受2014年因吞并克里米亚而被暂停资格的俄罗斯重新加入。但显而易见的是,其他成员国并不同意这个提案。试图说服美国取消向其他国家征收钢铁和铝制品高额进口关税的努力也遭遇了阻碍。特鲁多重申,如果美国的关税计划如期执行,加拿大将考虑出台报复性关税措施。特朗普随即在推特发推文抨击特鲁多,并指示美国代表拒绝在峰会会后发布的共同宣言经济议题部分上签字。此外,美国也未参与峰会威胁对俄罗斯采取更严厉制裁措施的共同声明。

印度和巴基斯坦与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一道,参加了上周末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峰会顺利召开(这种会议一般都会如期顺利召开),期间并未出现任何明显的公开不和。中国和俄罗斯重申致力于维护伊朗核协议,美国眼下正在寻求对该协议进行重新谈判。习近平重申支持WTO规则和一个“开放的”多边贸易体系。作为推动建立和平中印关系的一部分,中国同意向印度大米出口开放市场。印度和巴基斯坦也采取了主动,朝着缓和相互敌意迈出了一步,而俄罗斯和中国似乎对此表示热切欢迎。最后,上合组织成员国同意开展合作,“稳定”阿富汗并帮助其重建。

两个峰会之间的这种反差不免会让人进行强烈对比。一方面,西方领导人在公开场合彼此攻讦,未能在贸易和对俄关系上取得共识。另一方面,上合组织扩充了成员规模,吸收了都拥有高度战略价值的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同时在几个领域均取得了象征性的进展。表象很重要,七国集团峰会过后,那些流传开来的照片与言语将必然强化公众和专家的认知,即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不适合领导西方世界。中国媒体大肆强化这一对比,着力强调七国集团峰会上的不合与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相对和谐。所有这些似乎都在暗示着西方世界在根本议题上内部冲突不断,而新兴大国则巧妙地化解了自身分歧。

但那种宣称“西方世界秩序终结”的言论依然为时尚早。虽然眼下存在各种矛盾,美国及其盟友依然在美国领导世界秩序的重要支柱等关键问题上拥有共识。美国虽然计划对钢铁和铝制品进口征收高额关税,但这并未引发重大贸易保护主义回潮或大规模的贸易战。此外,虽然特朗普威胁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但他的威胁并未转化成美国在盟友关系上的大幅政策转向。美国针对俄罗斯的政策一直处于分裂状态,一方面特朗普似乎一直在向俄罗斯示好,但另一方面美国行政部门对俄罗斯企业和个人就黑客攻击指控进行了制裁。美国和其他西方主要国家的政府一直在关键一点上拥有共识,那就是它们领导的是在对外贸易、投资以及军事遏制俄罗斯和中国上拥有广泛近似利益的发达国家。特朗普对美国盟友征收关税的决定来自美国国内政治和帮他上位的选举政治。从长远发展来看,美国盟友很可能预期2021年会有一位更具协商精神的美国总统上台,这位总统将更具可预判性,也会更多考虑盟友的利益。

上合组织峰会也并非毫无反对意见,虽然这些反对之声并未以公开形式发出。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令一些重要问题悬而未决,比如中国在中亚和南亚的相对影响力。印度并未在支持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声明上签字,这一雄心勃勃的基础设施投资倡议旨在加深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之间的经济纽带。此外,上合组织还弱化了支持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的官方语言,因为印度和巴基斯坦并不是该条约的签约国。虽然这些问题都不是重大的公开矛盾,但它们依然预示着在上合组织内部存在巨大分歧,而这种分歧或许会妨碍该组织进化为更具凝聚力的集团。虽然过去一年,俄罗斯与中国、中国与印度、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双边关系都得到了发展,但根本的地缘政治紧张态势依然在这些国家之间存在。除非这些国家达成一个效仿北约针对假想外部威胁、更具雄心、支配一切的安全协议,这种态势不太可能发生转变。

峰会的表象或许更多的是向我们展示一个可能的未来,而非任何现行国际秩序的即时终结。英国、德国、法国、日本和加拿大依然由中间派政治家掌控,他们似乎在大部分的重大议题上愿意达成共识。但未来五到十年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来自左右两派的挑战者会持续向发达世界的政权中心前进。而随着发展中国家实力和影响力的提升,它们或许最终也会创立一个与西方竞争的、符合其自身利益而非美国及其盟友利益的治理架构。就眼下而言,激烈的评论需靠理性分析来缓和,因为西方集团内部依然存在持久的利益统一,而上合组织内部也依然存在合作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