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朝鲜问题 贸易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朝鲜为何改变对和谈的态度

2018-04-25
b.jpg

美国前政治家威廉•克莱曾经机智地观察道:“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然而,在地缘政治瞬息万变的世界上,有时甚至利益本身也是暂时的,会随时间的推移出现辩证演进。从许多方面讲,这正是我本月早些时候访问朝鲜时注意到的。

在印度尼西亚资深外交官迪诺•贾拉尔的组织下,我作为东南亚学者代表团的一员,在4月3日到7日访朝期间与朝鲜高级官员进行了探讨。与我们对话的包括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副委员长金英大、外务省副相李吉成,以及国家重要部门的其他高级官员。

对许多观察人士来说,他们的主要疑问在于朝鲜是否真心地想争取和平?到底是什么让它重新回到谈判桌前?我认为,朝鲜政权重返谈判桌是偶然因素的综合作用使然,其中包括它掌握了核循环技术而更加自信,以及制裁破坏了国家经济活力使它变得脆弱。鉴于朝鲜当局已经拥有核武器,因此特朗普总统的强硬言论,包括威胁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似乎并不是其中的关键因素。

处在强势地位

在几个小时的交谈中,与我们对话的朝鲜人坚持认为,和平进程的重启即使不完全是、也主要是由于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为谋求朝鲜半岛的持久和平而做出了“大无畏”的决定。他们还坚称,国际制裁(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严厉的)并没有伤及朝鲜政权。在他们看来,他们是作为处在强势地位的“成熟的战略国家”来谈判的。

朝鲜还没有完全掌握武器运载系统,也就是说,它不能确保其洲际弹道导弹从外层空间重新返回大气层后能精确地瞄准目标。但从技术上说,它已经是核大国专署俱乐部羽翼丰满的一员,成功测试了先进的弹道导弹,并发展了核弹。金正恩回到谈判桌前的部分原因是更加自信:现在他能与世界大国特别是美国平起平坐谈判,而不再低人一等。按照朝鲜主要官员的解读,计划中的“特金会“是对朝鲜政权在国际体系中拥有新的更高地位的直接肯定。这样,华盛顿实际上是在证实一个长期存在的观点,即拥有核武器不仅是修正主义国家政权的生存券,也是让大国承认其即成事实的平等地位(虽然勉强)的一种手段。

然而,虽然我对这个国家的访问远远不够全面,但对当地实际情况更仔细的观察说明,制裁对重启和谈还是有帮助的。

制裁如何让金正恩的社会主义强国期望受挫

针对流氓国家的国际制裁有可能出现三种结果。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制裁可能带来严重破坏,以至于让政权最终垮台。实行种族隔离的南非可以算是这种情况,外部压力迫使南非政权转变为同意实行民主的、后种族隔离的政治体制。

另外的情况是,制裁未能损害被制裁政权的根基,但足以改变被制裁国家的国家安全取向。这在2000年代中期的利比亚十分明显,当时卡扎菲政权决定放弃谋求核武和与西方对抗的政策,以换取恢复同欧洲的经济关系。

还有一种情况是,制裁既无法导致政权更迭,也不能改变被制裁国家的方略。但是,这些惩罚措施足以挫败一个野心国家发展经济、提高区域地位并实现现代化的努力。伊朗就是这种情况。为换取制裁的取消,伊朗接受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核协议,这项协议对伊朗的核计划实行限制。改革派人物哈桑•鲁哈尼的政府赢得大选,就是因为他承诺让国家经济恢复健康,减少伊朗在地区和国际上的孤立。

粗看平壤令人印象深刻的城市景观,有很多新的商场,有宽阔的柏油马路,有现代化摩天大楼和餐馆。这表明朝鲜的精英人士大体上没有受到制裁的影响。虽然对普通市民特别是身在享有更多特权的首都以外的人来说,车辆、燃料和食品供应仍然是他们主要担心的事情,但这个首都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干净、最有序的城市之一。不过只要离开首都,那些普通老百姓,特别是贫瘠的农村地区的老百姓,他们严酷的生活现实就会变得愈加明显。

可朝鲜当局依然坚持奉行自给自足的“主体”思想,沉迷于相对先进的军事能力。不过,国际制裁的严厉程度足以挫败它近年为实现国家现代化、稳定经济、缩小与韩国的巨大差距所付出的努力。朝鲜官员在与我们交谈的时候明确表示,他们希望成为“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既具备军事能力,经济上又充满活力。但这已经不太可能了。

几乎朝鲜所有主要贸易伙伴,其中多数在东南亚,都要么完全中断,要么大大减少了与平壤的贸易和投资联系。就连朝鲜当局最后的经济命脉中国,也已经开始收紧它与朝鲜传统上进行大量跨境贸易的绞索。

现实的出路

因此过去三年来,朝鲜当局获得燃料、食品、国际市场和资本货物的机会大大减少。就连主要援助机构也由于金融制裁而减少了在朝鲜的活动。

过去十年间,金正恩曾试图逐步让国家走向现代化。他在农村地区推行初期版的家庭责任制,允许建立半私营企业,像餐馆、商场等,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改变了平壤的样貌。其结果是产生出一个并行的半私人经济,它给这个孤立的国家创造了短暂的经济繁荣。所以,逐步取消制裁将是朝鲜与世界大国谈判的一个重要目的。

虽然朝鲜领导人提出“无核化”前景,但在没有实质性解除制裁,更关键的是没有获得世界大国尤其是美国的安全保证之前,朝鲜当局不太可能放弃核武器。

而终极目标,应该是达成一份把所有关键各方的合法权利都包括在内的最终和平协议。但在目前,外交官和谈判代表们也许只能把注意力放在容易实现的目标上,如恢复南北离散家属的团聚,重建朝韩合资企业。这也有可能文在寅总统和金正日4月底会晤的中心内容。

一个循序渐进的一揽子解决方案还可能包括以“冻结换冻结”的安排,这一直是中国政府的长期目标。按照这种安排,朝鲜停止一切挑衅行为,包括核和导弹试验,以换取额外制裁的冻结。它还可以扩展为逐步减少制裁,以换取朝鲜核计划更大的透明度。恢复互信是朝鲜半岛达成全面无核化协议的关键,而这只有通过朝鲜与主要大国特别是与美中两国进行系统、耐心和多层次的谈判才能实现。

但问题是大国之间的期望并不对称。对特朗普政府来说,当务之急是消除朝鲜的核武器,封住其弹道导弹能力。不久以后,朝鲜也许就有能力针对美国本土的任何预定目标精确部署核武器,而华盛顿对这种可能性的容忍度是有限的。特朗普政府内部的重要人物,包括新上任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都一再呼吁更换朝鲜政权。意识形态冲突仍将是紧张关系的一个关键领域。

不过,正如一位高级官员告诉我的,中国所寻求的是一个能考虑有关各方合法权利的“长久和平的政权”。所以与韩国现领导人一样,中国对朝鲜核和弹道导弹的容忍度比美国要高得多,认为其发展虽然添乱,但主要是防御性的。北京所推崇的是渐进而持续地解决危机,美国则希望立刻有所斩获。弥合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利益差距对确保和平进程的成功恢复至关重要,而韩国政府在这方面似乎与中方持同样的观点。

最终,对我们更有帮助的不是期待金正恩将来与文在寅、特朗普和习近平的对话在一夜之间取得突破,而是要做好准备进行一系列旷日持久但富有成效的谈判,让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冲突之一彻底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