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朝鲜问题 贸易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的选择困难症

2018-02-28
S7.jpg

美国在2018年作出的选择不仅将塑造其21世纪的战略走向,还将影响未来的世界和平与经济繁荣。

第一个挑战就是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美国在应对崛起的中国方面一直在丢分。它是应该像以往那样接受中国,还是应该把中国看成对美国霸权地位构成挑战的“修正主义大国”呢?

简言之,中国是成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对美国来说这是重要的历史性选择,这绝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对于中国,美国内部一直存在着不同声音,而当前的分歧比以往尤甚。一方面,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部的战略报告和特朗普的国情咨文中,特朗普政府都把中国列为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是美国国家利益、美国经济和价值体系的挑战者。另一方面,许多美国外交政策专家和媒体评论人士,他们代表着东海岸建制派“接触+遏制”的对华政策,这些人都在强烈批评特朗普对涉华问题的处理。

真正的危险在于,美国已经把中国当成了真正的敌人。这有可能把美国带入修昔底德陷阱,虽然,每个人都知道美国迄今为止对中国采取的行动不过是旧式习惯使然,也就是习惯性地阻挠中国成长为一个世界大国,而不是存在什么坚定的反华政策。

第二个挑战对美国来说既是国内的,也是全球的,其形式是美国一手创造的“自由的国际秩序”日益土崩瓦解。马丁·沃尔夫以典型英国式的轻描淡写评论道,“自由的国际秩序如今生病了”。出任总统已经一年的特朗普一再抨击体现自由国际秩序基本结构的全球治理、安全条约、贸易安排、开放市场和WTO、UNESCO等多边机构,这给二战结束后美国建立的治理体系带来严重破坏。

今天,有效的全球治理已经变成奢侈品,维持世界秩序所需的全球公域变得日益艰难,使“治理的缺陷和混乱”成为常态,进而导致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为颠覆自由秩序所做的一切始终得到美国蓝领工人及同样处在社会阶梯低端的其他人士的支持,虽然精英和民主共和两党的建制派人士对此表示激烈反对。最后结果是,重要的决定更多地被政党政治所劫持,社会分歧加剧,整个美国社会更加充满敌意。

“美国优先”对美国人的吸引力,正如英国脱欧之于英国人。这让许多人怀疑美国人是否能与持续的全球合作相协调,以维护当前国际体系,同时使之具有特朗普政府一直迫切寻找的国内合法性。

这一挑战对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有深远的影响。美国会像以往那样拥抱全球化和全球治理,还是抛弃一切为了自我满足而另起炉灶?遗憾的是,在这个时代,美国不能像在“美国世纪”的时候那样发号施令了。“美国时刻”已经一去不复返,虽然特朗普总统在国情咨文中希望它再度出现。

第三个挑战是关于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和华盛顿共识的日渐衰败,以及中国经济发展道路的吸引力与日俱增,后者创造了经济奇迹,表现为中国政治稳定、经济增长、社会充满凝聚力。中国并未“出口”这一模式,因为各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情况不同。但许多国家认为,中国的成功显然提供了另一种路径,去实现经济繁荣,同时保留自身政治和文化传统。这是毋庸质疑的。

还是让历史对此作出决定性评判吧。

美国正因为日益加剧的战略焦虑而深感不安,因为它的“自由和基于规则的经济体系”过去数十年来主宰着全球的经济管理,而如今这一体系受到了中国的成就的挑战。

在当今世界,重要的不仅仅是经济、军事力量等“硬实力”,同时还有构成文化亲和力和经济模式的软实力。事实上,每个国家都必须让国内条件适应不断变化的全球现实,进而确定自身的发展模式,这是常识。在现实世界中“一刀切”是行不通的。

对个人来说,一个人显然要终生学习,以适应他所生活的社会。对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如此,无论国家是大是小,是贫是富。美国会否适应这个力量均衡发生改变,并且存在着多种经济增长竞争模式的世界呢?这依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也是超级大国美国面临的两难选择。

为了建设更美好的未来,所有人都希望美国就这三个难题作出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