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北京掠影:特朗普与习近平

2017-11-23
S3.jpg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访华首日同游故宫。

唐纳德·特朗普为习近平背书;习近平给特朗普面子。特朗普盛赞习近平是强大的领导者;习近平没有回赠其相应的赞誉。特朗普宣称美国要为自身的贸易逆差有所行动;习近平没有出言反驳。特朗普称,中国已经同意取消美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的壁垒;但习近平的承诺并非板上钉钉。特朗普悲叹,美国“远远落后”于中国;而习近平仅仅表示,太平洋大到足以容纳中美两个国家。特朗普对于中国的人权状况只字未提,令习近平相信人权问题已不再是美国外交的优先议题。特朗普第无数次呼吁中国收紧对朝鲜的制裁;习近平对此置若罔闻,而中国媒体则封杀了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的所有言论。特朗普返回美国,称此次亚洲之行获得了巨大成功;而习近平确信,主场优势的确奏效。

简而言之,特朗普令自身看起来好像一个乞讨者,而习近平表现得好像是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大国领袖。虽然大部分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传达了美国意图,避免了外交失态,这已属不易,但这短暂的正常状态并未在推动美国利益上取得重大成果。至少在公开场合,特朗普在南海争端、对俄关系、知识产权上未有任何强硬表态,更不用提公民自由议题。而在会见后召开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他也未能坚持明确表明美国政府的立场,正如美国首脑通常所做的那样。同时,鉴于特朗普带领美国退出了TPP和巴黎气候协定,在多边贸易或全球变暖问题上,他也无话可说,更不用提当下其他一些迫在眉睫的全球议题,如核武器、消除贫困、军费开支、移民和可替代能源等。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上总结道,习近平可以将布鲁克林大桥卖给特朗普(笔者正是来自布鲁克林,因此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这是一座老旧破败的大桥)。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对于那些可能令中国分神、影响其一心一意完成跻身世界经济政治强国大业的事情,习近平一概不予承诺。被大肆报道的、中美新近签署的2500亿美元贸易和投资协议充满了不确定性,这些协议全都是毫无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而非合约。而我们知道,特朗普一直鼓吹的“交易艺术”,与其说是艺术,不如说是花哨的包装。眼下,我们并不清楚美国是否能够顺利进入中国金融和保险市场,也不清楚中国是否会大幅降低针对美国产品的关税。事实上,通过指责以前各届政府应对庞大的对华贸易逆差负责,特朗普让习近平免于责难,甚至“称赞”中国“扼杀”了美国贸易(中国听众对于特朗普的这番话给予了热烈欢迎)。习近平本来或许可以让美国在几个关键经济发展项目上分得一杯羹,如“一带一路”倡议和亚投行,但他并未这么做。相反,深知特朗普极易受奉承左右——中国人无疑从沙特5月份盛情款待特朗普上学到了不少——习近平特意为这位美国总统安排了一场令其惊呼连连的文化盛宴。

中国人常说,一国外交政策的实力取决于其国内政治。在这一点上,中美之间的差异显而易见,而这为我们理解这两个大国眼下的真实关系提供了关键背景。当习近平为自身未来五年的统治巩固权力的同时——一些观察人士相信2022年之后他可能会继续执政——特朗普的统治正当性却遭到了质疑。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正在加紧调查对特朗普圈子在2016年大选中与俄罗斯勾连的指控,而这边“习近平思想”则被写入了中国共产党党章,且全中国上下目前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挑战习近平权威的人。无论走到哪里,特朗普都背负着沉重的政治包袱,他的自信和权力不仅被可能迫使其下台的“通俄门”调查大幅削弱,更被立法失败、共和党内斗及针对总统个人道德底线、心理稳定和治理经验的严厉批评所拖累。不难想象,习近平早已深谙如何利用特朗普的诸多弱点,比如在政策上绝不妥协。

特朗普结束了他的中国之行,对北京给予他的盛情款待感觉良好。但他却忘了,全亚洲都在期盼美国能够重申对地区盟友的承诺。对于这些亚洲国家来说,关键问题是能够利用积极的中美关系,而非如冷战时代那样,不得不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选边站队。特朗普将商业和环保领域领导权拱手相让于北京,令亚洲领导人们失望至极。至此,习近平可以理所当然地宣称,中国是亚洲最重要的经济大国,在应对迫在眉睫的全球议题上,中国也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正如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最近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称,习近平应该戴上那顶红帽子,上面写上“让中国恢复伟大荣光”。

既然政客和媒体都喜欢讨论赢家与输家,那么现在对于2017年北京习特会上,谁是赢家谁是输家,还会有任何疑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