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华盛顿应该协商而不是下命令

2017-11-03
S1.jpg
盖蒂图片社

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期望很高。海湖庄园峰会今年早些时候举行之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吝赞美之辞,不过自那时以来,美国政府对北京的表现并不满意。

10月中旬,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声称:“我认为重要的是中方明白……好吧,我们已经进行了大概六个月的讨论。我们期待见到一些行动,不论是对朝鲜,或南海,还是贸易。”

华盛顿似乎也是这种态度。参议员约翰·麦凯恩曾惊呼,说他不明白为什么北京在朝鲜问题上不按美国官员的希望行事。前参议员凯利·阿尤特则表示:“我们必须更清楚地让中国知道我们的期望是什么。”

总统没这么说,但他的推特既有对习近平政府的大大称赞,也有深深的不满。对中国,特朗普总统显然有自己的期待。他和国务卿蒂勒森一样希望看到“某些变化”,不过这些变化并未出现。

这是纯粹的傲慢,但对美国官员来说并不鲜见,让人瞩目的只是,华盛顿这回颐指气使的对象是中国。命令一个靠美国金钱和军队支撑的傀儡国家是另一回事,即使是今天经济繁荣、人口众多的亚洲和欧洲国家,它们在防务上依赖美国,华盛顿也很少对它们平等相待。

可中国并不吃这一套。它曾经软弱,但即便在当年也拒绝屈服。共产党建立政权一年后,中国就出手阻止美国战胜朝鲜。毛泽东对美国核威胁的回应是坚持认为他的国家会有足够多人口在核战争中存活下来。

况且中国已经不再是软弱和不堪一击的了。它面临严峻的政治和经济挑战,它的军队还不是美国的对手,然而中国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经济作用,地缘政治立场也日益强硬。

北京的行为很值得批评,但期望中国改弦更张是愚蠢的。中国政府做的是它认为符合自己利益的事。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说,“中国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合法权利和利益”。

新兴大国往往咄咄逼人。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为了西北边境对英国进行战争威胁,为了确立南部边境入侵墨西哥,其间攫取了墨西哥一半国土。

至于对台湾独立进行威胁,美国中央政府为防止分裂曾经牺牲75万人的性命。中国对朝鲜的姑息让华盛顿耿耿于怀,但美国自己也有爱动粗的、破坏稳定的朋友。如果北京坚持要求美国采取危及墨西哥稳定的政策,或把墨西哥变成中国的军事基地,华盛顿肯定会有巨大反应。

贸易上,北京所追求的正是特朗普政府想要的经济优势。北京比华盛顿更不可能单方面提供好处。

中共最近召开的十九大结束后,中国的立场可能变得更加强硬,习近平主席巩固了他的统治地位,其更强硬的外交政策与更威权式的国内立场是相辅相成的。在向十九大代表发表的冗长讲话中,他提出了愈发充满自信的国家与政府愿景。他不大可能优先满足蒂勒森国务卿“有所行动”的愿望。

如果特朗普政府不另辟蹊径,它就可能发现与中国的关系越来越充满争执,越来越没有收获。华盛顿应当在重要问题上直面中国,但要用最有可能取得成效的方式。这就要求美国明白,自己是没有资格对北京发号施令的。

政府必须作好交易准备。实际上,总统已经在运用他所谓的交易手腕。如果他想从中国得到什么,他就必须给北京提供一些回报。

蒂勒森国务卿听上去是明白这一点的,至少理论上如此。谈到与中国打交道,他说,“我们可以用合作与协作的方式去做,也可以采取行动,逼你做出反应”。不过,合作和协作必须有来有往。

并不是所有争端都可以解决,但人们可以设想一下妥协。中国收敛其领土野心,其他声索国则同意就岛礁地位展开讨论;北京对朝鲜施加更多压力,华盛顿则同意美国军队撤出统一的朝鲜半岛;中国同意保持台湾的模糊现状,反过来华盛顿承诺不以台湾为军事基地,美方保证不进行任何军事介入。

当然,北京有所行动更好,因为这是“正确”的事。不行的话,中国也应该为满足美国的期望而作出应承。然而,这是现实世界,双方都不可能如此。

这并不意味着期望完全不恰当。华盛顿应该想到,习近平政府所做的是它认为符合自身利益的事。如果美国想改变这些做法,它就必须对中国的利益采取不同政策。美国的措施可以包括威胁,但也应该包括好处。

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抨击希拉里·克林顿是战争贩子,主张使用外交手段。但总统特朗普迄今为止更喜欢对抗和发出战争威胁。这种做法对朝鲜不会奏效,对中国也根本不可能奏效。如果特朗普政府打算玩预期游戏,就不能耽于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