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郑羽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中俄区域合作新态势对中美俄三角关系的影响

2017-10-26
S2.jpg
美联社

如果说中俄之间的战略协作包括全球层面、地区层面和双边层面三个领域,那么,两国在地区层面的合作不仅落实了双方一系列全球战略共识,而且也加强了中俄两国的相互信任,助推了两国的一系列双边合作。

上一世纪90年代中期直至金融危机爆发前,中俄之间不仅有国家安全和主权问题上投桃报李式的相互支持,如反对车臣和台湾独立,两国在周边安全问题上也进行了较为紧密的战略协作,如“911”事件后的中亚地区和第二次朝核危机后的六方会谈。

与上世纪90年代比较,近几年来,中俄在一系列地区安全问题上进行战略协作的领域明显减少,在一些敏感问题上的相互支持有所弱化。例如,俄罗斯没有参加2016年初启动的阿巴中美(阿富汗、巴基斯坦、中国和美国)四国关于阿富汗和平进程的磋商机制,也没有参加同年8月启动的中巴阿塔(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四国军队反恐磋商机制。在六方会谈机制终止后的朝核问题上,中俄的外交协作也有所松弛,例如,2017年4月,俄罗斯否决了中国支持的谴责朝鲜试射导弹的安理会声明,2017年9月3日,朝鲜进行氢弹试验,朝鲜半岛危机进一步加剧。尽管中俄联合制定了解决危机的“路线图”,表达了反对半岛生战生乱的共同立场,但俄罗斯不赞同对朝鲜施加制裁压力,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2017年9月7日表态说,经济制裁是半把钥匙,承认制裁的必要性和有效性。

在涉及到领土和主权的问题上,双方的交叉支持也开始面临着更加复杂的局面。例如,2008年8月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后,俄罗斯支持和承认原属格鲁吉亚的阿布哈兹和南奥赛梯地区独立,中方没有承认。2012年10月俄罗斯安全议会秘书帕特鲁舍夫在访问日本时表示,俄罗斯对中日之间进行激烈外交博弈的钓鱼岛之争“不持立场”,俄罗斯著名的国际问题杂志《全球事务中的俄罗斯》主编卢基扬诺夫对此评论说,这一立场与中国没有承认俄罗斯支持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有关。2014年3月俄罗斯将克里米亚归并到俄罗斯后,中国没有给予承认。2016年7月14日,也即关于中国南海问题的国际仲裁案结果刚刚公布不久,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宣称,俄罗斯不支持南海争端的任何一方,俄罗斯不想卷入该地区的纠纷之中。这应该既与中国对克里米亚问题的立场有关,也与中国始终避免介入叙利亚危机,回避在舆论上支持卷入冲突的任何一方有关。

上述事态在很大程度上诱发了中美俄三角关系出现了不同以往的新局面。在21世纪的中美俄三角关系中,有两大事态清楚地显现了这种三角关系的运行轨迹。

其一,2001年3月,俄罗斯安全会议秘书伊万诺夫访问华盛顿,显然他肩负着普京政府与美国新一届政府发展关系的钦差使命,结果是小布什拒绝接见。而访问刚刚结束,美国政府即宣布驱逐42名俄罗斯外交官。但形势在4月1日中美撞机事件后发生了急剧变化,小布什的谋士们向总统提出了另一种“尼克松方案”,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将主要的遏制矛头指向中国。同年6、7月间美俄关系迅速出现了大幅度改善,这种美中外交对峙的三角关系格局因几个月后出现的“911”事件而瓦解。

其二,2010年美国开始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转轨,开始重新布局美俄关系。美国一方面暂停北约东扩,一方面默认俄罗斯在独联体地区的特殊利益,不介入2010年的乌克兰大选和吉尔吉斯斯坦同年5月的政权更迭,这种关系格局因2013年乌克兰危机的出现而结束。

从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始直至特朗普执政后的美国政府,将俄罗斯因素作为美中关系运筹砝码的政策思路越来越不受重视。在美国朝野进一步认识到中国日益成为美国的首要战略竞争者,美中矛盾频仍,战略博弈激烈进行之时,美国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和外交制裁仍然联袂而至,层层加码,连特朗普本人都认为美俄关系恶化到了历史最低点。同时,中俄战略协作越来越难以对美国对俄和对华政策形成有实质意义的影响。

究其原因,一方面,由于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起恒常作用的非军事实力要素日渐衰落,美国执政集团在美中俄三角关系的战略运筹中大幅度地降低了对俄罗斯的重视程度。另一方面,中俄在地区安全合作问题上的新态势,也使得美国对中俄联手共同抵制美国政策的担忧大为减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