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送给欧洲的礼物

2017-07-11
S2.jpg

最近在法国举行的一个会议上,不少欧洲人提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许对欧洲是有益的。这让美国人感到惊讶。随着特朗普重回欧洲参加汉堡G20峰会,这些欧洲人的看法到底是对是错,值得一探。

在多数人看来,特朗普上台对欧洲不利。他似乎鄙视欧洲联盟,与他和土耳其独裁总统埃尔多安的友谊,或者他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仰慕相比,他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关系相当冷淡。

而且,据说在与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举行首次会晤时,特朗普表示了对英国退欧的欢迎,同时还起劲地追问“接下来会是哪个国家”。直到最后,他才姗姗来迟地重申(有关共同防御的)北约宪章第五条。特朗普还让美国退出了欧洲普遍认可的巴黎气候协定,对于备受欧洲支持的联合国,他削减了美国为它提供的资金。

不足为奇,特朗普本人在整个欧洲都不受欢迎。最近的皮尤民调显示,只有22%的英国人、14%的法国人和11%的德国人对他有信心。不过,像这样极度不得人心——主要是反特朗普而不是反美——却有助于欧洲价值观的加强。

今年早些时候人们还在担心,把特朗普送进白宫和导致英国退欧的民粹主义浪潮会席卷欧洲,甚至让极右的玛丽娜·勒庞当上法国总统。不过,民粹主义似乎随着特朗普的当选走到峰顶,从那以后,它在奥地利和荷兰遭到失败,法国则选出中间派新秀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支持英国“硬退欧”的特蕾莎·梅也在上月提前举行的大选中失去议会多数席位。

目前,欧洲仍面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困扰它近十年的经济增长缓慢、高失业率和政治不统一。但无论谁赢得今年9月的德国大选,他都会是一个温和而非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会明白与马克龙合作重启欧洲发展的“法国-德国引擎”的重要性。

英国退欧谈判注定复杂而充满争议。对希望仍然保留让英国进入欧洲单一市场的“软退欧”人士来说,问题在于,退欧公投主要反映出的是对移民的担忧,而不是对单一市场规则细枝末节的担忧。但是,欧洲是不允许商品和服务在没有人员自由流动的情况下自由流动的。目前,约有300万其他欧洲国家的人住在英国,约100万英国人住在欧洲其他国家。

通过创建新的欧洲-英国实体,可以找到可能的妥协方案,它将保证双方公民的权利,同时允许对移民和某些商品设限。该实体可以被想成一个同心圆,内圆的特点是自由运动,而外圆受到限制。

这种妥协是否有可能实现,则取决于欧洲的灵活性。以往,欧洲曾经谈及允许以“不同速度”朝“更紧密联盟”这一不言而喻的目标前进。但这个联邦目标不得不被取代,所谓“不同速度”也不得不代之以隐喻性的“不同层次”。

许多欧洲精英早已更加灵活地看待欧洲的未来,并把联邦主义者的目标变为设想一个自成一格的欧洲实体。他们指出,目前欧洲存在着三种不同程度的参与:关税同盟、欧元货币,以及取消内部边界的申根协定。防御也许会成为第四种。

过去,欧洲在防务合作上的进展不仅受困于主权,也因为有美国提供安全保障而受到抑制。但由于特朗普让人们对美国的可靠性产生疑问,安全问题被摆上台面。

建立欧洲共同防御体系的努力已经起步,只是进展缓慢。除了英国,只有法国具备向海外派兵的能力,而德国因为历史原因无法有更多作为。英国一向不愿做任何可能与北约竞争的事。不过,所有这些倾向都在发生变化。

在这里,同心圆的形式同样有帮助。一些人认为,本世纪初伊拉克战争爆发前夕,美国人和欧洲人在安全问题上是“夫唱妇随”。但世界已经改变,如今欧洲面临一系列外部威胁。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进攻提醒欧洲人,其庞大的邻居给他们带来威胁,遏制俄罗斯仍然需要有一个强大的北约。

另外一股威胁可能来自巴尔干地区的暴力行为。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马其顿近来险些发生内战,而一支欧洲维和部队可以为稳定该地区作出重大贡献。

第三股威胁来自北非和中东地区。利比亚一片混乱,导致绝望的移民踏上危险的地中海航程。而且可以想象,该地区的公民需要保护,人质需要解救。在这方面,法国(也许加上英国)的远征能力可以提供安全保障,即使英国不参与,其他欧洲国家也会施予援手,就像德国如今在马里帮助对付恐怖主义那样。

欧洲离共同防御体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它的必要性日渐增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事实可能证明遭到嫌弃的特朗普非但不是障碍,反而会为此提供助力。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Trump's Gift to Europe》(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