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对华政策一团糟

2017-03-31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入主白宫时,誓言要结束他所认为的中国在贸易和安全问题上搭美国顺风车、迫使美国前所未有地大秀肌肉。但他将在海湖庄园(Mar-a-Lago)款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没有迹象表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到目前为止与其前任巴拉克·奥巴马有什么不同。奥巴马当政期间,北京在南海和东海采取强硬行动都未受到惩罚。

S1.jpg

受竞选团队被指控与俄罗斯暗通款曲的困扰,特朗普没有多少余地去改变前任的对华政策与做法。这倒让北京松了一口气。

与总统竞选期间的强硬言论相反(当时他的名言是“不允许中国强暴我们的国家,他们正这么做呢”),如今特朗普正寻求在绝对互惠基础上的对华合作关系。他放弃了竞选时承诺的对中国产品征收45%惩罚性关税,以及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事实上,为了摆明美国仍然希望平衡它与亚洲主要国家的双边关系,特朗普正邀请习近平前往他在佛罗里达棕榈滩的私邸、他称为“南部白宫”的海湖庄园。他打算像款待亚洲最老民主国家、中国主要竞争对手日本的首相那样,向这个世界最大专制国家的领导人尽同样的地主之谊。今年2月,特朗普用“空军一号”把安倍晋三首相带到海湖庄园,过了一个有工作午餐和高尔夫球的周末。

足智多谋的习近平在即将对海湖庄园进行的两天访问中,会利用特朗普的嗜好来达成协议。实际上,作为《交易的艺术》这本书的作者,特朗普似乎急于与习近平就贸易和安全问题做交易,而幕后交易有可能把美国的亚洲盟友晾在一边。

例如,为对付小恶霸朝鲜,特朗普(和奥巴马一样)寻求大恶霸中国的协助。为取悦华盛顿,中国已经禁止今年继续从朝鲜进口煤炭。

就像白宫3月20日声称的,它希望中国在朝鲜问题上“介入并发挥更大作用”。特朗普政府一位官员夸张地称朝鲜问题为“最直接的威胁。”不过,前两届美国政府也依赖过制裁,并期待北京降服朝鲜,但结果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闭关自守的国家快速提高了它的核和导弹能力。

美国更多地依赖中国不可能挽救华盛顿对朝政策的失败,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它将导致北京向特朗普政府提出苛刻要价,包括在南海问题上。

北京已经打掉特朗普改变美国长期奉行的“一中”政策的努力,在首轮意志考验中尝到胜利的滋味。

事实上,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最近对北京的访问表明,美国是愿意屈尊讨好中国的。蒂勒森在北京不是传达明确的信息,而是变成中国人的鹦鹉,学舌中国的标语,如“相互尊重”、“不对抗”、“合作共羸”。这意味着美国承认中国的核心利益,接受新型双边关系,即由这两个强国平起平坐地决定亚洲的未来,使日本和印度等美国盟友降到次要地位。

蒂勒森重复中国在美中关系上的一些套话,包括“合作共羸”,这正是中国爱听的。中国问题分析家戏称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让中国双赢。对北京来说,“相互尊重”标签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它意味着美国与中国应该联手(以G2形式)管理国际问题,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反过来,这也意味着美国应避免在台湾、西藏以及南海这一北京新“核心利益”领域挑战中国。

其实,蒂勒森加重了奥巴马政府2013年犯的错误,即接受习近平的建立美中“新型大国关系”的观点,这距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创造出美国安抚中国的表述方式已有四年多,希拉里的知名表态是华盛顿不会让人权干扰它与北京在其他问题上合作。

更糟的是,蒂勒森复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话,是明明白白地念标语。像是习近平2014年11月在北京与奥巴马共同会见记者时说的,“中方愿同美方一道,承前启后、开创未来,把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落到实处”。

在北京,蒂勒森重复了两遍这个四项原则:3月18日与中国外长王毅举行新闻记者会时的开场白,以及随后当天与王毅开始会谈时。蒂勒森的话让整个中国官方媒体雀跃。

当然,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随后发出不同声音,他在参议院拨款委员会听证会上说,中国把其他国家当“朝贡国”对待,并渴望对它们的主权决定行使“否决权”。看来,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取向仍然比任何时候都不确定。

这也让人怀疑,美国能否立场更鲜明地反对中国修改亚洲的领土版图。华盛顿精英认为,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对美国利益不可或缺。实际上华盛顿有人说,除了承认中国在南海获得的领土已经不可逆,特朗普政府别无选择。

但这种心照不宣的承认也许给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和防务伙伴带来安全隐患,因为它将让中国放胆在从东海到喜马拉雅山的其他地区改变领土,同时巩固在南海的渗透和影响。在南海所有七个人工岛部署防空和其他短程武器系统后,北京正在其中的三个岛上兴建设施,以部署射程更远的地空导弹。

在奥巴马时期,通过加强与美国亚洲盟友的军事关系,培养与印度等新友好国家的安全关系,美国已使多数亚洲国家留心中国日益强硬的政策。然而,对中国改变现状违反国际法,或利用具有广泛地缘政治影响的“一带一路”倡议建立中国势力范围的战略,美国都没能作出有效反击。

在国会确认对他的提名期间,蒂勒森曾含蓄地批评奥巴马对中国畏首畏尾,称中国在南海的扩张“类似于俄罗斯从乌克兰抢走克里米亚”。他说,美国应该通过阻止中国接近它所建的人工岛,“向中国发出明确的信号”。但后来他退缩了,称美国应当具备的是在发生意外情况下阻止中国接近岛礁的“能力”。

特朗普上位对北京来说是坏消息,尤其因为他的“让美国再次伟大”愿景与习近平缔造“中国世纪”的“中国梦”相抵触。然而至今,中国不仅未在贸易和安全事务上遭到美国的惩罚性反制,而且即将举行的海湖庄园“习特会”有可能告诉人们,形势越是多变,美国的外交政策就越是依然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