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美两国是世界和平与经济增长之关键

2017-03-08

特朗普政府上台仅一个半月,全世界就领教了美国外交政策的诸多意外。一些人因此担心中美关系可能恶化,而这一关系无疑是21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其利害攸关不仅影响两国的长期利益,也系乎世界和平与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

S1.jpg

尽管近来人们的预期颇为悲观,但在两国的交流与磋商当中也有强烈迹象表明一个良好的开端有望出现。

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演讲中所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中美关系亦如此,既面临着巨大的机遇,也面临严峻的挑战。

当然,最有意义的事件是2月10日习近平与美国总统进行电话交谈。两位领导人都重申,他们决心在“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基础上拓展两国合作,成为在双边及全球范围内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的良好合作伙伴。

特朗普总统强调,美国政府将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因为它是美中关系重要的政治基础。特朗普总统在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最近的会面中重申了上述积极表态。

我并不以为中美关系自此会一帆风顺。我想说明的是,两国都认识到了更好的双边关系对世界和平与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性。这确是一个坚实的开端。

诚然,与美国其他外交政策一样,特朗普总统的对华政策仍在变化之中,需要一定时间成型,但基本轮廓已然可见。这里有一些值得注意的方面:

首先,一个最基本的认识就是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当今世界强国需要合作而不是对抗。在许多领域,尤其是维护世界特别是亚洲地区和平,以及促进两国和全球经济的增长方面,两国的国家利益是趋同或者是相当接近的。

其次,经济合作与贸易摩擦可能会同时增加,因为美国新政府的重点是通过“买美国产品,雇美国人”,通过其雄心勃勃的基础设施改造计划,从贸易伙伴那里获取更多经济利益。这将给它的主要贸易伙伴中国带来挑战,同时也带来机遇。

第三,在双方交往当中,意识形态界限可能暂时模糊(最终还会重现),但美国新政府继续以自己的方式增强地区军力和实际部署,实施亚太“再平衡”,将使地缘政治纠葛变得突出。随着美国开始执行在韩国部署“萨德”的决定,并鼓励日本及其他盟国继续制造与中国之间的潜在冲突,地区安全形势将变得更加复杂、更加充满风险。

第四,两国在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方面必须作出调整,以应对全球化浪潮的变化和美国在气候变化等全球治理领域内的立场重塑。

总之,有了好的开端,有了双边关系朝正确方向发展的强烈迹象,两国应该做些什么才能见到成效呢?这里有几点建议:

1、必须加强对中方提出的按“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原则发展中美关系的战略理解。尊重彼此核心利益是这种理解的中心,为此中国反复强调,它的立场是“一中政策”不可谈判。同时,当此复杂动荡时期,双方在各领域的同期行动必须使双边关系保持平稳。双方达成什么样的战略共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两国能否避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它指的是现存大国与崛起大国为解决它们之间的冲突通常会诉诸战争。我们希望并相信,美国和中国有足够的政治智慧证明这一理论是错的。事实上,正如习近平主席的洞见,太平洋有足够空间让中国和美国繁荣并且和平共处。

2、几十年来,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与合作一直是中美关系的基础,它让两国受益。这一活生生的事实,在特朗普政府实践其“美国优先”政策,试图达成、修改包括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在内的美中贸易协定与安排时需要牢记。

与自由贸易投资的长期利益相比,短期好处(如果有的话)应该仔细权衡。

要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我们首先应当全面了解顺差的去向。美国在华企业是从中受益的,包括美国在内的为中国最终产品供应元件的诸多国家分享了大部分顺差。“就业流失”也一样。美国经济学家的研究显示,八成以上就业流失的直接原因是技术革命。简言之,是机器代替了工人。

美国还可以扩大和增加对华出口,包括决定向中国出售剩余页岩气和石油,取消对中国的军民两用产品销售禁令。

一些调整是必要的,但两国之间经济合作与双向自由贸易投资的大方向必须保持不变。

3、为从两国共同战略利益出发维护世界和平,美中两国责无旁贷地应共同努力,为亚太特别是东亚地区制定一个新的安全框架。过分依赖针对第三方的军事联盟并不能为所有人提供充分的安全保障,只有新的合作与集体安全安排才能实现这一目的。

对中国提出的、被众多国家接受的这一新安全观,应当给予更加严肃认真的考虑。

就这一点来说,如何化解朝鲜半岛核危机和日益紧张的局势对两国至关重要。任何对朝鲜的设施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的建议都无异于点燃战争导火索,我们不应允许有战争发生。中国不会接受一个拥核的朝鲜半岛,也不会容忍任何引起另一场战争的行为。按照同样逻辑,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是中国完全不能接受的。华盛顿和首尔应该重新考虑这种鲁莽的、破坏该地区脆弱的战略平衡的举动。我们必须密切合作,继续通过和平的政治谈判寻求适当的解决方案。

作为大国,美国和中国确实负有《联合国宪章》所阐明的特殊责任,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在当今全球化时代,这种责任也包括应对经济和其他方面的挑战,为此两国之间的合作关系必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