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菲新总统重启双边关系

2017-02-08

过去6个月,菲美双边关系降到有史以来最低点。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总统上台后,实现了他当初奉行“独立”外交政策的承诺。对他来说,这意味着减少对这个东南亚国家最长久同时也是唯一的条约盟友——美国的依赖。

双方第一个分歧点是,杜特尔特决定搁置对菲律宾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针对中国的南海仲裁案。菲律宾新总统更愿意与北京进行建设性合作,主要是为了避免在公海发生军事冲突。这也让他为自己的国家带回大规模的中国投资。但奥巴马政府更希望菲律宾保持强硬立场,利用仲裁结果团结全世界对抗中国。这个仲裁使得北京在其邻近海域的大量扩张性主权要求无效。

经过广泛商议,华盛顿开始表示支持菲律宾缓和同中国的关系,但同时警告不要搁置仲裁案,为的是维护国际水域的法律规则。不过,当由美国那时的驻马尼拉大使菲利普·古德伯格带头,奥巴马政府开始公开批评杜特尔特打击非法毒品的焦土运动时,双方的分歧达到了顶点。双方计划中的东盟峰会场外会晤举行之前,奥巴马和杜特尔特发现自己已陷入前所未有的外交喧闹。

由于美国总统亲自出来批评菲律宾总统签署的国内政策,杜特尔特把奥巴马给骂了。这是前所未有的外交上的冒犯。不久后,他们的第二次会晤被取消。愤怒不已的杜特尔特认为,外国在干预自己国家的内部事务,他开始威胁要断绝菲律宾与美国长达一个世纪的军事同盟关系。在就职4个月后,去年10月,这位菲律宾总统出访了北京,在那里他宣布要与美国“分道扬镳”,并加入中国和俄罗斯的“意识形态队伍”。

随后几个月,杜特尔特政府与中俄两国谈判达成了军事协议,两国都提供先进武器,让弱小的菲律宾军队实现现代化。双方修辞上的突出点最后翻译出来就是:美菲关系实际上降级了。奥巴马任期快结束的时候,其政府以人权问题为理由,拒绝向菲律宾警方出售枪支,同时威胁取消4亿美元的千禧挑战合作(MCC)援助计划。

与此同时,杜特尔特政府缩减了一些与美军的高调联合军演,即海上联合战备训练演习(CARAT)和美菲联合抢滩登陆演习(PHIBLEX)。一年一度的“Balikatan(肩并肩)”大规模联合军演也悬而未定,有可能从南海转移到不那么敏感的地点,参与的人数和演习类别也会有很大变化。

然而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点燃了重启两国关系的希望。到目前为止,大部分迹象表明,杜特尔特政府期待与新的美国政府有更多诚恳务实的合作。综合个人因素、意识形态和战略考虑,菲美关系很可能出现积极的转变。

更改调门

上任的头几个月里,杜特尔特很少正面评价候选人特朗普,后者在某些时候被人们斥为“偏执狂”。但当这位著名亿万富翁出人意料地赢得大选,菲律宾总统的调门开始转变:“我现在不想打架,因为特朗普在那儿。我想对特朗普总统表示祝贺。”杜特尔特的讲话夹杂着幽默与善意。“万岁,特朗普先生!我们都为了一点小事就会骂人,我们很像。”

被一些人称为“东方特朗普”的杜特尔特多次明确表示,他感受到美国新领导人的个人亲和力。他形容对方与自己志趣相投,是位强者和反建制的平民主义者。但马尼拉对重启双边关系感到乐观,是基于美国可能出现政策转变,以及奥巴马时期越来越不灵的沟通渠道有所改善。

首先,杜特尔特政府希望拥有“交易艺术”的特朗普有别于他的前任,在人权和民主问题上采取更加务实的立场。去年12月与特朗普进行短暂交谈后,杜特尔特令人吃惊地宣布,奥巴马的继任者实际上支持他备受国际社会抨击的有争议的反毒战(特朗普过渡团队及其政府也从没出面否认这一点)。

让杜特尔特更加受到鼓舞的是,在一场激烈的参议院听证会上,面对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的不断质疑,国务卿提名人雷克斯·蒂勒森坚持不肯把菲律宾政府归类为侵犯人权的政府。继续让他受到鼓舞的,还有特朗普总统的就职演讲,特朗普宣布他的政府“不寻求把我们(美国)的生活方式强加给任何人”。这显然表明,在他领导下,促进人权和民主的任务将退居次席。这有可能改变菲美关系局面,因为几个月来人权问题之争一直是分歧的焦点。

趋势转变

杜特尔特政府还暗自期待特朗普或可在南海更有力地压制北京。杜特尔特多次重申,他与中国的缓和不是无条件的。最近他更明确表示,假如中国继续对菲律宾在南海的利益进行侵犯,他的政府会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不过到目前为止,杜特尔特还没有多大兴趣与中国较量,因为他希望与中国建立紧密的经济关系,同时他担心没有美国给予菲律宾全面的军事支持,与中国对抗得不到好处。

但如果特朗普对南海的态度更强硬,那就意味着杜特尔特很大程度上可以把抑制中国外包给其条约盟友,否则就要面临与中国对抗的风险。马尼拉也明确表示,如果特朗普不负责任地在南海发动战争,它希望能在全面的中美冲突中置身事外。简言之,杜特尔特既希望吃到与中国改善关系的蛋糕,也希望捞取菲美军事结盟的好处。

最后,杜特尔特政府还希望利用好它的策略性选择:任命特朗普以前的商业伙伴、马尼拉特朗普大厦的主人何塞·安东尼奥为对美特使。这么做的目的,是要利用这位菲律宾特使与特朗普家族之前的关系,与白宫搭建更加直接友好的沟通渠道。当然,万一杜特尔特与特朗普这种善变且个性鲜明的人物之间起冲突,事情就会螺旋式失控,对这种可能性人们抱有合理的担忧。但目前看,马尼拉对重启与美国这个头号老友的外交关系是感到乐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