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达沃斯如何谈论习近平和特朗普

2017-02-03
S3.jpg

一个幽灵正在达沃斯徘徊,他的名字是唐纳德·特朗普。

我已经多年未去达沃斯了,但去年秋天,在那个更令人愉快的时候,世界经济论坛给了我一份写作工作,就像我以前常做的那样。我自然愉快接受。对像我这样既没有足够钱来支付自己旅费,也不具有专业学识因而可被邀请发言的人来说,作为官方写手工作是参加达沃斯论坛的完美方式。

回到这里,物是人非。所有人都在谈论特朗普。去年,论坛主题是“掌控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是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先进机器人崛起引发的革命。今年,诸多围绕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讨论关乎的是后特朗普时代更令人担忧的前景:如何减轻工人即将面临的冲击,因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不可避免地夺走他们的工作。

在年会开始后,对话基调显得颇为低调甚至充满悔意。今年的主题是“积极回应和勇于担当的领导力”,如果不是默认领导人们不够回应现实,主题中怎会加入“积极回应”这一说法。

因此毫不意外的是,习近平主席的讲话受到了高度期待。这是中国国家领导人第一次参加达沃斯论坛。时机堪称完美。习到来之际,满身伤痕、士气低落的全球主义者都渴望听到他说他将举起经济全球化的破旧大旗——被英国脱欧、特朗普和民粹暴民践踏在脚下的大旗。

习的讲话反响热烈,当然他的讲话也很难反响不热烈。他义不容辞地对全球化成果的不平等分配发出警告,同时他的信号也足够明确。“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一个一个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他说。“不能一遇到风浪就退回到港湾中去,那是永远不能到达彼岸的。”各种河流和海洋的比喻可能恰到好处,而我也当然不会用《双城记》开场那样的陈词滥调(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来开篇。这是对贸易带来益处的合理称颂,也是困厄中的全球主义者想听到的。

当然,显著的讽刺在于,一个位居技术官僚主导的集权国家(其资本主义试验仅仅肇始于37年前)之首的专权者,如今竟然成了为数不多支持自由贸易的声音之一。并且,虽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可能相对开放,但和发达国家相比显然还不够:很多领域仍然受到高度保护。但正如习近平合理指出的,中国既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也是受害者,尤其是巨大的贫富差距以及噩梦般的环境问题。

习近平还很直白地批评了特朗普:“遇到了困难,不要埋怨自己,不要指责他人,不要放弃信心,不要逃避责任。”他还重申了对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承诺:“《巴黎协定》……成果来之不易,应该共同坚守,不能轻言放弃。”他并没有直接去否认特朗普所说的气候变化是一个中国骗局的说法。

没有神志清醒的人相信习近平会成为整个伟大自由传统的继承人。他掌权以来,中国的不自由状况趋于恶化。但显而易见,特朗普对自由贸易体制的敌意给了中国机会。如果特朗普真的拆散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那么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自由贸易区可能(正如在一个我报道的讨论环节中鲁里埃尔·鲁比尼所说)将墨西哥纳入其中。

周五,达沃斯论坛的最后一天,当大家在下午晚些时候写完最后的总结时,大西洋彼岸特朗普的就职仪式正在进行之中。我们中的一些人听到了特朗普对美国“大屠杀”的暗黑描述(我实在无法观看就职仪式,但你可以听到人们用怀疑的态度在重复他的只言片语)。

正如特朗普的顾问史蒂夫·班农在演讲后对《华盛顿邮报》所说,这是“对他民粹主义和某种民主主义运动基本原则的直白宣告”。确实如此。“我认为如果人们将习近平在达沃斯的讲话和特朗普总统在就职仪式的讲话两相对照将很好,”班农说,“你会看到两种不同的世界观。”

我确实看到两种不同的世界观。并且我知道哪一种更加令人信服。

全文翻译自:(SupChina)。原文标题:The Talk of Davos about Xi and Tru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