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对中国的混乱想法

2017-01-09
S2.jpg

无视传统,感觉良好

当选总统特朗普特立独行的决策方式已经成为新闻。在外交事务方面,传统上要求总统或当选总统就背景情况和谈话要点咨询国务院,并听取情报部门的每日简报。特朗普则喜欢拿起电话与外国领导人聊天,在推特上发表意见,或者对一件有争议的事情信口开河。麻烦的是,此等行为中的任何一个,都可能直接有悖美国长期奉行的外交政策,造成误解和可能的嫌隙。你不能讨好独裁者,不能评论别国内政,不能在赞美一个国家的同时贬低另一个国家,或不计后果地带家庭成员参加高级别会议。但这些特朗普全部干过,他似乎还决心以总统身份继续这么做下去。

这种取代传统外交手段的做法,只能理解为特朗普的“交易艺术”,即“赢”才是一切。谈判不再对等,不再是妥协,而成为力量的检验。出价被拒绝可能导致报复,在乎道德是没有意义的,重要的是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在特朗普的世界里,国家事业与个人生意相互交织。这个现实为利益冲突打开大门,不仅对特朗普的商业王国是如此,对他那几位提名内阁成员名下的大量商业活动也是如此。

竞选时特朗普眼里的中国

“这些人不是我们的朋友。这些人是我们的敌人,”特朗普2011年接受CNN的沃尔夫·布利策采访时说。我们回想一下,在整个竞选活动中,特朗普对中国也放过类似狠话,虽然他坚持说自己“喜欢”、“热爱”中国。他的所言所语表明,他对中方观点、敏感之处和动机了解得十分有限。

首先,特朗普对中国知之甚少。他从未去过中国,目前就我所知,他也没有研究过中国,或者交往过除基辛格以外任何有中国经验的人。他唯一对中国显示了其特长的故事,就是以5500万美元向一个中国的银行客户出售了一套特朗普大厦公寓,所以“我与中国有很好的关系……我了解中国”。

其次,同与中国有“很好的关系”相反,特朗普认为中国正通过贸易赤字和操纵汇率操纵教训美国。按他的话说,中国“是一个正在敲美国竹杠的国家,从前只有欧佩克这么干过”。以及,“中国已经富过美国。中国靠从美国吸走的钱和从美国吸走的就业重建了自己”。如此狭隘的思维很可能带来对抗性政策。

这种态度很虚伪。通过中国人投资他的物业,以及在中国生产“特朗普”品牌产品,特朗普自己还赚到了钱。特朗普可能以为,自己在特朗普大厦公寓这样的交易中把中国人赢了,但事实上,那个租户是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工商银行)。因此,这笔交易其实带有潜在的利益冲突。

第三,特朗普显然认为中国的崛起会碰壁,除非中国向美国的要求低头:

“不,它(贸易战)将导致中国经济萧条,而不是美国。中国把钱都赚走了。我们没赚到钱。我是说,看看数字。看看、看看我们的进口和他们的进口有什么不同……简直是天壤之别!我希望摆脱这种伙伴关系。我是说,它让我们亏了太多钱,我想摆脱它……事实上,他们正嘲笑我们的领导地位,而我们却让他们逍遥法外。”

似乎在特朗普心目中,中国做的一切都值得怀疑。以气候变化为例,他说“全球变暖概念是中国人为了自己编出来的,为的是让美国制造业失去竞争力”。政治科学家称之为“不良信用模型”,它自动排除了某可能,也就是说不管中国人做什么,特朗普对中国的看法都不会改变。不过让中国当替罪羊显然在特朗普支持者中获得共鸣。

特朗普打算对中国做什么呢?从他的竞选活动可以看出如下计划,显然它们过于简单,而且强调的是恐吓战术:

让中国回到谈判桌前。手段是立即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我(对中国)要做什么?”特朗普接受拉什·林堡提问时说。“我会告诉中国,如果你不解决操纵货币问题,我的意思是要迅速,要十分迅速,那么我们会对你的产品收25%的税。现在要做的是两件事。首先,马上开始搞我们自己的制造业。我们不必让玩具在中国涂上含铅的涂料,我们可以在阿拉巴马和北卡罗来纳造出好的玩具来。”)

保护美国的独创性与投资。手段是迫使中国遵守知识产权法,停止不公且非法地把强迫美国公司与中国竞争对手共享专利技术作为进入中国市场的条件。

让数百万就业岗位回流美国,重振美国的制造业。手段是让中国不再实施非法出口补贴和宽松的劳工与环境标准,不再让血汗工厂和污染天堂偷走美国工人的工作。

加强美国的谈判地位。手段是降低美国公司税率,把美国公司和就业留在本土;解决美国的债务和赤字,让中国无法用金融手段讹诈美国;加强美国在东海和南海的军事存在,阻止中国的冒险主义。

简言之,特朗普的说法是,“中国正搞死我们”。他无法想象,无论是贸易还是南海争端,美中关系紧张都可能是双方行为导致的,因此需要通过外交来解决。他似乎也不愿承认中国在汇率确定等方面出现的变化对美国是有利的。特朗普片面的认知使他无法把握细微差别,承认存在诚实坦率的分歧,求同存异。

一个中国?

特朗普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打破了惯例,是1979年美国与台湾断交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双方领导人的首次对话。与特朗普坚称“是台湾总统给我打电话表示祝贺”相反的是,台湾官方人士说,通话是事先安排的,并显然有政治的性质。《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支持这一观点,称“熟悉这一计划的人士表示,此次通话是由双方助手和台湾问题专家提前几周安排的”。事实上,特朗普亲台湾的顾问们说,他们是故意向中国放出信号,告诉中国如果不改变在汇率、美国在华投资、贸易赤字、朝鲜和南海方面的政策,美国原有对台政策将有所转变。通过公开质疑指导美中关系近40年的“一个中国”政策,特朗普对这一信号作了强调。他说,“除非能与中国达成协议,否则我不明白为什么必须遵守一个中国政策”。总之就是,我要什么你就得给什么,否则“一中”政策就得待价而沽。

特朗普也许打算利用一下台湾问题(更确切说是敲诈),而中国也对特朗普发出警告。中国媒体的报道表明,虽然中国领导人高度重视积极的美中关系,但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行为将受到坚决抵制。中国媒体报道也表达了对美国的看法,一如特朗普对中国的负面观感,这些报道认为美国大选进程证明了美国的衰落、缺乏诚信和社会分裂严重。对特朗普最初的理想化已不复存在,当初这种理想化可能更多是由于希拉里·克林顿给人负面印象,而不是人们对特朗普有认真了解。

中国最担心的是美国政策会转向支持台独,这个问题曾经导致美中关系危机,不过它最终导致比尔·克林顿制定了美国对台“三不”政策。中国不大可能从特朗普那里得到“三不”,除非作出实质性让步。假如中国拒绝让步,台湾还能有多安全呢?

特朗普与台湾亲近,让人想起小布什上任初期对台湾的强烈支持,当时他批准了一项重要的军售。但没过多久,小布什就接受了前任们的“一个中国”原则,从亲台立场后撤。目前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会依样画葫芦。(12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国防授权法》,要求国防部批准与台湾的年度“高级军事交流”。)特朗普可能只是试水,但如果他认为可以对中国施压,那么他会发现,北京是不会让施压战术或讹诈见效的。中国12月15日在国际水域捕获美国海军无人侦察装置可能只是一次预演。

下错赌注

正如法里德·扎卡里亚指出的,特朗普的国际聚焦点完全是在倒退。值得“安然相处”的是中国,而非俄罗斯。尽管有南海争议,但中国在世界经济和政治秩序中的份量远胜俄罗斯,它的经济体量比俄罗斯大许多倍。中国没有通过网络攻击等手段干涉其他国家的选举,中国与美国有庞大贸易关系,其军事预算是俄罗斯的三倍。在国际互动的各个层面,包括一轨、二轨和三轨,美中关系都比美俄关系深入得多。

总之,特朗普下错了赌注。对华强硬将给两国造成巨大伤害,还可能给整个太平洋地区制造麻烦。美国与中国在从气候变化到朝鲜半岛安全等若干全球关切问题上都需要对方。不幸的是,特朗普身边还没有精通中国或亚洲事务的顾问,希望他在为时已晚之前能找到有经验的人。奥巴马总统的意见对他是好的建议:“一个中国”政策“关系到他们(中国人)如何对待自己的核心问题,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最终反应会极为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