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应给特朗普一些时间

2017-01-06

中国去年12月15日在苏比克湾西北部捕获美国无人潜航器(UUV),这被称为自2001年4月EP-3撞机以来最严重的双边事件。中国已经同意返还无人潜航器,一些人将之视为小小的安慰,当选总统特朗普则发推特称:“就让他们留着它吧!”

S1.jpg

中方人士试图用海洋安全或反对美国在中国周边海域进行军事侦察,来解释捕获美国无人潜航器一事。对于前一个解释,所有人都认为站不住脚,因为无人潜航器不会对任何过往船只产生威胁。第二种解释也很难说得通,因为捕获地点明显是在中国的“九段线”之外。

对中方鲁莽行为更可靠的解释,恐怕是美国分析家葛来仪(Bonnie Glaser)所说的,中国捕获这一设备是向当选总统特朗普发出一个信号,即中国不打算容忍任何对“一个中国原则”的威胁,而特朗普正是通过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对这一原则发出了威胁。根据这种理论,其信息是这样的:“中国可以给美国制造麻烦,可以制造全球头条新闻,可以让你难堪,特朗普先生。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对特朗普来说,他干的肯定于事无补,他发了条推特,宣称中国的行动“前所未有(unpresidented)”。没错,这听上去太不总统了。

即便如此,过早招惹特朗普也不是明智的策略。眼下似乎有一小批过渡期顾问在引导特朗普对中国的看法。这其中包括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对于他的中国阴谋论笔者曾在“中美聚焦”上探讨过)、彼得·纳瓦罗(他曾呼吁废除“一个中国政策”)和约翰·博尔顿(他正谋求担任国务院要职,并主张用“一个中国原则”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压中国让步)。由于特朗普实际上还没有任何职权,他可以让情绪支配对事件的反应,可以对他不赞同的中国所作所为发怒气冲冲的推文,甚至允许他的鹰派顾问小圈子耍手段破坏现状,例如给台湾总统打电话——这才是真正的“前所未有”。

S2.jpg

随着雷克斯·蒂勒森掌管国务院、特里·布兰斯塔德州长在北京协调政策,以及特朗普的国家安全班子专注于它所关心的事务——应该是伊朗(特朗普团队对它是鹰派)和俄罗斯(对它是鸽派),未来几个月里,那种一触即发的情绪反应和没有实际权力的不负责,以及那一小伙鹰派顾问,也许统统会有所改变。随着时间推移,官僚政治环境也会促使总统回归平衡。中情局的负责官员和国务院的政策规划官员(想必)会发布强势备忘录,阐述威胁“一个中国原则”的危险性,而与中国高调进行经济往来的诱惑,也将使总统的注意力转向他方。鹰派集团将部分解散,它现在提出的建议会遭到政府内更为克制的官员们的反对。总统最终会明白,必需与中国合作,才能成功应对伊朗和其他全球性问题。

当然,情况也可能不是这样。特朗普可能继续充当心血来潮的推特评论员,只不过有了实际权力。他在谈某件事的时候会让中国困惑,然后低级顾问们再把他说的话往回找补。他可能参照托马斯·谢林的博弈论,继续采取“狂人”策略。这种策略认为最鲁莽的司机更可以达到他的目的(迫使别人离开道路)。而且,如果博尔顿这样的人物说话管用,特朗普也许真的会去颠覆“一个中国原则”这种自尼克松总统以来促进了美中和平关系的政策。到那时中国将猛烈反击,国家会表现出与特朗普一样的鲁莽。届时中国最灵的措施是惩罚经济上高度依赖它的台湾(例如限制赴台旅游)。很快,台湾官方就不再指望靠与美国当选总统通话来加分,而是希望恢复国家的经济健康。台湾最终可能要乞求特朗普总统把他的“狂人策略”用到其他国家去。

S3.jpg

中国的经济及全球影响力使它能够在国际社会中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但现在实无必要因为突发行为而疏远当选总统特朗普及其顾问。显然中国想发出的信号是,台湾就是它的“核心”利益,这是可以理解的。中国真正的实力并不在于能从水下捞出美国无人潜航器,而在于它的地区及全球经济影响力。在当选总统特朗普制定出明确的对华政策(很可能要用一两年时间)之前激起他对中国的不满,对中国来说将是错误的。中国应该给特朗普时间,而这意味着应当采取克制政策,无视这位当选总统的夸夸其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