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伊朗:特朗普当选后中美在中东的新博弈

2016-12-20

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爆冷赢得总统大选,这一消息最初曾在伊朗以及中国多多少少掀起一阵惊喜。因为和更加咄咄逼人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相比,一个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融洽、意识形态对抗色彩淡化的生意人特朗普似乎更有利于中美在伊朗以及中东地区开展合作。但随着特朗普逐渐圈定其保守鹰派的内阁人员名单,并且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通电话,美国国会又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今后10年延长对伊朗制裁的法案,一度出现在伊朗及北京的喜悦情绪又逐渐被忧虑和巨大的不确定取代。

S4.jpg

首先,特朗普及保守鹰派团队对伊朗的强硬政策为未来美伊关系蒙上阴影。美国与伊朗关系的显著改善、特别是伊朗核协议的达成是美国奥巴马政府的最大外交遗产之一。对具有历史意义的伊朗核协议,特朗普在竞选时就称之为“灾难”和“最糟糕的协议”,他还威胁当选后要撕毁伊朗核协议。由于特朗普竞选时的各种离奇言论不胜枚举,而且经常出现前后不一致的情况,因此,即便是伊朗的战略分析家此前也并不把特朗普的竞选言论特别当回事,认为不能把竞选言论等同于外交政策。

然而,当特朗普内阁的外交政策团队逐步成型后,其保守鹰派的伊朗政策不得不让伊朗人对未来美伊关系捏一把汗。如国务卿第一候选人、曾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的约翰•博尔顿曾多次敦促美国帮助以色列轰炸伊朗,认为伊朗才是中东地区和平与安全的主要威胁。近期他又公开呼吁美国出力,帮助推翻伊朗现政权。除了博尔顿,将出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一职的前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迈克尔·弗林以及美国国防部长人选詹姆斯•马蒂斯等均是对伊朗政策的鹰派人士,一直以来都将伊朗称为美国安全的最大威胁。因此不难想象,在上述反伊朗鹰派人士的辅佐下,特朗普的伊朗政策与奥巴马相比必然出现巨大的倒退。

果然,对伊朗的打击在特朗普还未正式入主白宫就已提前到来。12月1日,美国参议院以99票对1票通过了一项今后10年延长对伊朗制裁的法案,该法案之前以419票对1票在众议院获得通过。面对如此压倒性的表决票数,奥巴马已无力回天,表示将签署这项法案。同样没有悬念的是,伊朗的反应是愤怒和强硬,伊朗议会绝大多数议员发表集体声明,呼吁政府采取包括重启铀浓缩在内的反制措施。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也发出警告,称美国如果重新启动对伊朗的制裁,将遭到报复。

S5.jpg

其次,中国和伊朗都希望维护和继续推进伊朗核协议,以稳定和尽可能小的变化来应对最具不确定性的美国新政府及其新政策。伊朗核协议的达成曾被伊朗总统鲁哈尼视为“伊朗与西方关系的一个转折点”,“将开辟伊朗与西方关系的新篇章”。核协议的达成不仅在外交层面缓和了美伊关系,使伊朗赢得了宝贵的外交空间,打破了长期以来的外交孤立,而且在地缘政治层面巩固了其在中东地区的大国地位,在经济层面大大缓解了经济压力。因此,伊朗不希望协议“红利”得而复失,希望全力维护协议的继续推进。而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和外交战略联系,自然成为其应对美国特朗普政府外交不确定性的重要一环。

中国在长达12年的漫长伊核谈判中,不仅作为伊朗核问题六国(联合国安理会五常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加德国)中的一员全程参与,而且参与度近年来不断加深,贡献率也不断增长。中国还非常看重伊朗在“一带一路”倡议推进中的重要节点地位。2016年1月23日,伊核协议执行刚刚一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访问了伊朗,成为近14年来首次访问伊朗的中国最高领导人。在访问中,习近平主席指出,中方愿同伊方加强“一带一路”框架内各领域务实合作,把能源合作作为“压舱石”、互联互通作为“着力点”、产能合作作为“指南针”、金融合作作为“助推器”,共同努力,推动双边各方面互利合作迈上新台阶。一年来,无数的中国企业家代表团访问伊朗,寻求扩大在解除制裁后的伊朗市场的商机。

除挖掘商机外,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还于2016年11月14日访问伊朗,并与伊朗国防部长德赫甘签署了一项协议,两国承诺将在防务合作、军事经验交流,尤其在军事人员培养培训方面进行全面协作。无独有偶,当美国国会通过延长制裁伊朗的法案后,伊朗外长扎里夫访华,在与中国外长王毅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中伊共同表达了坚决维护和推进核协议执行的决心。扎里夫称“伊朗不会容忍任何国家单边采取行动践踏协议。”王毅外长则表示,有关伊朗核计划的国际协议“不应受到相关国家国内情形发生变化的影响”。

S6.jpg

总之,在错综复杂的中东局势中,伊朗绝不是一个“软柿子”可任由特朗普新政府拿捏。对伊核协议这样一份历经数年谈判博弈并在与欧洲盟国的协商一致下才最终达成的协议,美国方面如果轻言放弃或单方面撕毁协议,那对美国自身的国际形象、国际道义以及特朗普执政后的外交开局都只能是负能量,并且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一意孤行的话,特朗普不仅会把一个失信的美国置于天下,而且在战略上会彻底失去伊朗以及美国在中东的话语权,同时还要付出与欧洲盟国关系破裂的巨大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