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奥巴马的战争政治遗产

2016-12-15

巴拉克·奥巴马总统2009年上任时,大约有18万美国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与叛乱分子作战。奥巴马宣誓就职之际,美军的死亡人数已经接近5000。这位第44任美国总统被选出来结束布什时代的“长期战争”,让美国国防政策从在海外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转向小规模行动,同时专注于“在国内建设国家”。

S1.jpg

虽然奥巴马2011年强调“战争浪潮正在消退”,但超过2500名美国军人在他八年任期内丧生,其中超过2/3是在阿富汗战死,因为总统2010年曾下令,为击败叛乱,增兵3.3万(目前在阿富汗仍有约9000美军)。尽管总统承诺让美国摆脱战争,五角大楼与战争有关的开支实际上却从布什时期的8110亿美元左右增加到奥巴马时期的8660亿美元。

据估计,自上任以来,奥巴马还增加了部署在海外的特种部队数量。美国在130多个国家部署了特种部队,并大量增加针对巴勒斯坦、索马里和也门恐怖分子的空袭行动(主要由无人机执行)。此外,奥巴马的白宫还下令部队进入喀麦隆、乌干达、叙利亚和伊拉克,即使七年前已经从伊拉克撤出了所有部队(现在那里仍驻扎约5000美军)。

过去八年里,奥巴马明显更偏爱使用空袭和特种部队的小规模行动,而不是大规模部署常规部队。一方面,他是不想透支美国的资源,而这种偏好背后的另一个动机,是希望尽量减少美军和平民的伤亡。不过还有一个额外原因,那就是他对军事力量根深蒂固的怀疑。据他身边一些顾问透露,奥巴马总统坚信,无论怎样聪明地使用武力,你都永远无法完全控制它。

正是这种对战争本质的现实主义认识,有可能成为这位总统最突出的遗产,从而影响未来数代决策者对在海外使用美国军事力量的权衡。

奥巴马对使用武力总体上的怀疑,是步另两位美国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和老布什的后尘,这两人都是温和的共和党人。三位总统都认为,只有当海外局势对美国构成直接安全威胁时,才允许美军采取大规模行动。他们的理解基于四个原则:

首先,尽管美国是世界头号强国,但在军事开支和战争方面,它的资源并不是无限的。

其次,“美国不到海外寻找怪物并消灭它”的理念所强调的是,美国的利益必须有明确的轻重缓急,应该以此为基础决定是战争还是和平。

第三,因为关注重点是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军不应该为了防止人道主义灾难而派到海外,除非这些灾难直接影响美国的国家安全。

第四,只有有机会取得完全胜利并且有明晰的退出策略,美国才应该开战。

以上四个假设是基于对战争无常的务实理解,以及认识到人类难免犯错,因此领导人行使军事权力当极其谨慎。将军和政客经常犯错误,这些错误在战争时期更严重且通常无可挽回。军事冲突本质上不可预知,其释放出的力量即使世界最强军事大国也往往无法控制。军事行动的意外后果甚至还会增加人民的痛苦。“战争必然带来人间悲剧”,奥巴马在他2009年领取诺贝尔奖发言时言简意赅地警告道。

修昔底德2000多年前也指出,“战争是严酷的老师”。我们这个时代依然如此,正如美国上世纪50年代在朝鲜、70年代在越南、21世纪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所见,一次又一次,它都发现发动军事冲突要比结束它容易得多。战争限制了政策选择,总统常常发现自己鲜有回旋余地,到头来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也削弱了一个国家的道德威望(例如阿布格莱布和关塔那摩湾)。

因此,第44任美国总统相信,假如能尽一切可能,就应避免军事冲突,而且军事冲突永远不应该是默认选项。或者用巴拉克·奥巴马在2015年末时候的话来说,“美国的实力和美国例外主义不等于我们去轰炸人家”。这个简要的习语总是被华盛顿特区那些思想更守旧的决策者抛在脑后,过去八年,他们不断地推动着一种更加军事化的美国外交政策。

巴拉克·奥巴马今年4月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表示,“华盛顿有一个总统应该遵行的剧本,这个剧本也就是对外政策的制定。这个剧本罗列了各种事件的应对,而这些往往都是军事反应。美国受到直接威胁时,这个剧本管用,但它也可能是一个陷阱,导致作出错误的决定”。

由于在处理复杂的外交政策问题时对军事解决方案持怀疑态度,巴拉克·奥巴马是拒绝使用这个剧本的,并且他公然反抗华盛顿外交政策圈子对使用武力的既定思维。他并非反对一切战争,如他曾经说的,他只是坚决反对“愚蠢的战争”。

在这个问题上,他的对错历史自有评判。

“战争有时必须是一个选择,但永远不应该是第一选择。”这是奥巴马在2004年波士顿民主党大会上的名言。两届任期内,这位总统反复尝试指出军事力量作为国家政策工具的局限性,正如德里克·乔列特在他《漫长的游戏》一书中讲述的,因为奥巴马的理解是,战争有时虽然必要,“但永远会是悲剧”。

虽然巴拉克·奥巴马无法让美国从眼下身处的几场冲突中解脱出来,但他为后任决策者对某些情况下使用武力的效果留下疑问的良方。奥巴马的战争教义会不会影响即将上台的政府尚待观察,但从特朗普班子在这一问题上的初期言论看,这似乎是不太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