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曼谷会否重新倒向华盛顿?

2016-11-25

普密蓬·阿杜德国王10月13日去世后,泰国进入了一个相当关键、如履薄冰的过渡期,王位将从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国王传给王储玛哈·哇集拉隆功。王储预定于12月1日继位,但加冕典礼要等到一年之后。他父亲在过去70年统治期间获得泰国人民高度爱戴,新国王在这方面很难比肩其父,这增加了发生内部动乱的可能。因此,无论是皇位继承还是日常政务,目前都由军政府总理巴育·占奥差将军掌控,他在2014年军事政变中夺取了政权。

S4.jpg

根据军政府颁布的新宪法,泰国很可能在2018年举行大选,选出新一届政府。不过,在大选后军方很可能继续通过某种方式控制政权。新宪法规定,议会上院的议员均由军方指定,并保留指定而非选举产生总理的可能性。圈内人预计,2018年之后巴育将作为符合宪法程序的总理继续控制泰国政治。

2014年军事政变以来,泰国变得日趋关注国内事务,外交政策有所收缩。美泰关系在此期间有所恶化。美国法律规定,民选政府被军事政变推翻之后,所有援助必须暂停发放。因此,逾400万美元本该拨付给泰国的安全援助款被推迟,每年一度的美泰“金色眼镜蛇”军事演习规模也被缩小,但所幸并未完全暂停。作为美国的长期安全盟友,这些限制令泰国军政府和巴育非常恼火。曼谷还对华盛顿批评军政府限制政治和公民自由感到不满。

S5.jpg

两大盟友关系陷入僵局给了中国改善与泰国关系的机会,事实上两国关系在过去20年里持续发展。在北京的“一带一路”倡议中,泰国的位置非常重要:规划中旨在促进中国和东南亚贸易的南北向铁路将穿过老挝、泰国、马来西亚,最终抵达新加坡(虽然由于泰国政府认为北京目前的金融条款不太具有吸引力,因此尚未成为这一铁路的正式合作伙伴)。由于泰国和中国在南海没有领土争议,因此泰国通常不愿在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领土纠纷中选边,这也令北京感到满意。得益于中泰2003年达成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已成为泰国最大贸易伙伴,虽然日本和美国是更重要的投资来源国。

由于军事政变后美泰关系出现裂隙,泰国和中国的安全关系大幅增进,两军如今联合展开海陆空军事演习,虽然这些演习的规模还不能和美泰军事合作相比(即便考虑到目前的种种限制)。泰国已签署协议将向中国购买三艘潜艇。在政治领域,巴育政府更倾向于不向中国异见分子提供庇护,遣返那些被联合国视为难民的中国维吾尔族人。而北京也尽量避免批评巴育政府对政治异见分子的镇压。

不过,虽然泰国、中国、美国存在复杂三角关系,但这种关系并不是零和游戏。曼谷的地区力量平衡术颇为老道——泰国人将这种颇具弹性的政策称为“竹子外交”,这令泰国在19世纪成功避免了被西方殖民的命运。泰国领导人认为,同时与北京和华盛顿维持良好关系不存在冲突,虽然他们也偶尔利用一方对付另一方。当与一方关系出现问题时,曼谷就会适度倒向另一方。此外,泰国的权力平衡术也并不总盯着中美两国。在巴育政府治下,泰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回暖,在英国公投“脱欧”之后,曼谷还从同时与英国和欧洲大陆增进关系中看到机遇。

S6.jpg

在唐纳德·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之后,曼谷可能开始改善与华盛顿的关系:

首先,泰国并不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成员,尽管巴育曾表达过加入这一协定的意愿。如果特朗普兑现竞选承诺退出TPP,并着手新的双边贸易协议,华盛顿和曼谷或可重启两国自由贸易协议谈判。之前的谈判于2006年搁浅,部分是因为当时的总理他信·西那瓦遭遇政治危机,如今更为稳固的政权有助于达成自由贸易协议。

其次,美泰安全同盟和美国在亚洲的其他盟友关系(例如与日本、韩国和菲律宾)显著不同,因此特朗普对盟友极具争议的态度反而可能有利于美泰同盟发展。这是因为,对美泰安全同盟来说,分摊安保成本并不是个问题,并且美国目前似乎从这种同盟关系中获益更多。泰国并没有特别重大的外部安全威胁需要美国保护,而美国则依赖这个弱小盟友提供基地来补给、维修舰船和飞机,并允许美军飞越领空。如果泰国新政府能协助扩大美国海军在太平洋的存在,正如特朗普所希望的那样,在越南战争期间美泰联合建设的海军基地乌塔保或将成为这一计划中的咽喉要地。

再次,特朗普对气候问题缺乏兴趣对泰国来说既是利好也是利空。总体来看,东南亚将直接受气候变化影响,并且近年泰国遭遇了越来越多的季风雨和洪水。不过,泰国也面临要求放弃参与湄公河大坝修建的压力,因为这可能给下游国家带来严重生态影响。虽然这些大坝目前正在老挝境内建设,但泰国将是水电站所发电力的主要消费者。

最后,特朗普在选战期间没有打人权牌,不管对错,这让曼谷认为美国新政府不会高调关注这一问题。这可能使因为军政府限制政治自由导致的两国紧张关系有所缓和。军政府预计,如果希拉里当选,两国紧张关系可能持续下去。

如果特朗普政府提供改善美泰关系的机会,曼谷很可能将充分利用。不过,华盛顿能收获些什么,只有等到特朗普外交政策方针明确成型后才能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