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傅梦孜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中美双方应珍惜经济的相互依赖

2015-09-17

近年来,在审视中美双方的相互依赖时,有一个说法并不是特别起眼,但却引起寻找替代角度的人们的重视,这就是中美“经济脱钩论”。这一命题的大体意义是:美国经济好坏对中国经济的相关影响并不再像过去那样突出。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头三年,美国经济严重下滑,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并不突出,中国经济仍保持较高增长。过去人们常说,美国感冒,其他国家打喷嚏,这种状况却并未出现。近两年,美国经济复苏势头向好,但中国经济却在趋缓。似乎美国对中国经济的带动作用已不复存在。这种影响的相关性可以通过中美双边贸易体现出来。

ID1486(China-invest-in-US).jpg

统计显示,2010年美国经济持续向好,但当年5月,中国对美出口负增长1.6%。自2012年11月起,中国对美出口由2009年和2010年的两位数增长持续下降到个位数及负增长。同时,美国从中国进口占其进口总额的比重在2008年达到20%的峰值后,近几年来也一直徘徊在15%到20%之间,而中国对美国出口占中国总出口的比重从23%的峰值下滑到目前的15%的水平。一些敏锐的研究者开始思考,这是一个短期现象,还是一个重大而合乎逻辑的、对中国经济中长期走向具有重大意义的变化。

除了增长态势缺乏关连性之外,特别是重要的是,美国经济稳步复苏进程中,伴随着加息的可能性,在金融上对中国还会产生资本外逃的风险。在实体经济层面,美国制造业的重振同样会冲击中国制造业的产能,加剧中国产能过剩。

上述观点只是较短时期对中美经济关系的一种观察,所谓中美“经济脱钩论”在实际中并不完全正确。总体而言,2009年起,美国经济进入调整与修复阶段,即进入美国经济学家率先提出的所谓新常态,它以去杠杆化和加强监管为特征。到2013年,美国经济才真正率先走出危机阶段,金融市场重新恢复活力,失业率继续下降,通胀率得到控制,美国人的信心也在恢复。尽管今年首季美国经济负增长还在引发复苏是否稳健的担忧,但后来得以修正,且第二季度增长2.3%。美国经济复苏态势及宏观经济指标相对改善,对中国经济的正面效应仍在体现。

据中国海关统计,2014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总额5550亿美元,同比增长5.4%,高于中国2014年进出口增长(2.3%)。其中,中国对美出口3960亿美元,同比增长6.4%,进口1590亿美元,同比增长3.1%。2015年前5个月中国对美国出口1.3万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 2.8%,自美国进口3745亿元人民币,下降8.9%。特别是2015年5月份,随着美国经济第二季度走好,进口需求就有所回暖。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5年5月,中国对美出口增长7.9%,增速较上月加快4.5个百分点。从部门结构性变化来看,5月份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对美国进出口为1580亿元人民币,下降1.1%,但同期民营企业进出口996.4亿元,增长2.6%。即民营企业对美出口增长更快。显然,如果说脱钩,这只是一种单向的脱钩,即中国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仍有限,美国则仍是中国最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贸易伙伴,美国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仍呈正相关状态。

中美经济至少从贸易流动来看,仍存在较为紧密的相互依赖。如果说中美经济关系处于一种相对或暂时的脱钩状态,也只能从单向而非双向过程考察,只能从结构而非总体上考察,只能从部门变化(如国企、民企份额变化)而非笼统地考察。由于中美都是GDP超过10万亿美元的巨型经济体,双方贸易量已经很大,美国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不可能再从以往的贸易水平及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来判断。上世纪70年代初,中美双方贸易也就约10亿美元,1990年不到200亿美元,那时候进出口增加与减少,对经济的影响当然更明显。目前,中美贸易额达5500多亿美元,这样一种规模,即使占各自贸易总额的比重有所下降,也都是正常的,其影响也不可低估。

中美经济依赖将从量的扩张转向结构性依存来体现。即中美通过各层次的磋商扩大相互依存。如加快双边投资协定谈判进程、进一步开放包括高技术和金融服务业在内的贸易领域、在区域一体化进程中寻求规则对接等等,这将有助于中美经贸关系在更深层次、更宽领域、更高水平上展开。随着中国经济规模的扩大,内需的增长,中美进出口将向进一步平衡方向发展,中国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也会同步增大。

中美经济相互依存仍在理性范围。自冷战结束后来,这种经济关系已不断证明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但中美关系需要的是内涵远远超越经贸关系的压舱石,需要从“依存与依赖”而非“对抗与冲突”角度思考中美关系。中美关系中仍然面临很多问题,包括双边的多边的,如果不从一种相互依存的视野去看待,去应对,或者只看到问题的一面而忽视另一面,将只能自陷问题本身而难以自拨。一种密切的双边关系总伴随着更多的分歧、摩擦甚至冲突,甚至包括深层次的结构性矛盾问题。只要双方从战略高度与长远角度面对,中美关系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