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西方吹来的风在南海掀起波浪

2015-05-20
ID108(Slider-South-China-Sea).jpg

去年年底以来,南海这盘棋随着局外人的加入越下越大,局势在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前夕进入到新的阶段。

中国在“法律战”和“建设战”中都是被围攻的目标。去年底,越南和菲律宾对中国的九段线展开法律攻势。如今它们又开辟新战场,指责中国在南海岛礁从事建设活动。

这两个国家和美国主要围绕三点提出非难:第一,菲律宾和越南只在现有岛礁施工建设,而中国填海造岛,违背了《中国南海各方行为准则宣言》。第二,中国的施工建设破坏了水质和珊瑚礁,给周边国家渔业资源带来不利影响。第三,中国占领南海战略中心区是为了空中和海上霸权,如果不加以有效遏制,中国会走得更远。

中国为自己的行为提出四点辩护意见。首先施工建设是出于人道目的,是为改善岛上驻派人员的生活条件;中国遵守《中国南海各方行为准则宣言》的时候,其他国家先于中国建设和扩大岛屿,因此中国的回应合情合理;中国的行为也是合法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不禁止人工岛建设,而且还包含人工岛地位条款;最后中国认为这对各方都有好处,中国将向过往船只提供设施和安全保障,并为该地区提供必要的公共产品。

这一地区以外的旁观者和“高级顾问”们,如今已变成这场游戏的大玩家。美国第一个做出这种转变。去年7月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上,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呼吁“冻结”南海的挑衅性行动,但遭到中国和东盟双方的反对。今年初以来,美国继续高调批评中国,随着4月22日奥巴马总统的出场,这种批评达到高潮。奥巴马抱怨中国宁愿使用武力,也不愿通过正常的国际争端解决机制解决问题。值得注意的是,4月15日七国外长会议发表一项声明,对中国填海造地改变现状以及紧张局势加剧表示关注。七国成员表示“强烈反对一切通过恐吓、胁迫或使用武力维护领土或海上要求的企图”,并声称准备组织一次高级别的海上安全会议。

这是美国和西方国家第一次在南海问题上集体发声。游戏局面从中国在区域内一对几,变成一对更多国际玩家。5月4日,日本《外交官》杂志发表一篇文章,声称“美国不会在南海填海造地问题上买中国的账”,“为了让该地区其他利益攸关国允许自己随心所欲,北京将面对一场苦斗”。

作为游戏手段的外交战和军事备战也在不断演化。去年底以来,大部分争论都是试图平息南海事态。中国提出双轨思路,东盟则强烈反对它的整体关系被劫持。中国与东盟还加强了行为准则谈判。4月,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访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印尼并参加亚非会议。这些高级别外交活动为扭转局势提供了机会。然而,中国在南海施工建设的“威胁”过去几个月仍被过度炒作。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4月26日在东盟外长会议上,总统阿基诺在接下来的东盟首脑会议上,都强力敦促东盟发表强硬声明谴责中国。这一要求得到越南的回应和美国与西方的喝彩。东盟首脑会议4月27日的最后声明提到中国的建设工程。在军事层面,马来西亚防长希沙姆丁·侯赛因呼吁东盟各国组建联合维和部队,在处理南海领土争端中增进互信。美国第七舰队司令罗伯特·托马斯在《华尔街日报》上主张东盟建立联合力量在南海巡航,对抗中国威胁。尽管这些所谓的军事准备仍处在摸索阶段,但它们可能会在某一天成为现实。

游戏局面还从“咄咄逼人的中国”变成“咄咄逼人的美国”。5月初以来“建设战”再次升级。5月11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说,中国从来都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原则,其他国家没有必要担心中国在南海的意图。他还说,尽管遭到莫名的质疑,中国不会排斥美国,仍然愿意在南海岛礁为美国船只提供服务。5月12日有报道称,美国防长阿什·卡特已下令筹划在南海对抗中国的施工建设,包括海军侦察机飞越相关岛屿,美国军舰进入这些岛礁的12海里水域。5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强调航行自由绝不等于外国军舰、军机可以随意进入一国领海、领空。她说:“中方将坚定维护领土主权。我们要求有关方面谨言慎行,不得采取任何冒险和挑衅行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

因此很显然,和附近地区的许多其他问题一样,南海问题绕不开中美关系。现在的麻烦是,中国不允许美国介入,而美国坚持这么做,事态由此不断升级,双方都认为对方傲慢无理。这种情况下,南海注定成为即将举行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的一个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