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奥巴马留下有远见遗产为时未晚

2014-07-25

最近《华尔街日报》头版刊登文章,标题是《70年代以来未曾见过的动荡之弧》。文章指出,“仅在过去一个月里,美国就遇上伊拉克、叙利亚双双爆发内战,以色列和巴基斯坦战事再起,阿富汗出现选举危机,乌克兰与俄罗斯边境爆发种族冲突等事件”。(不久后还发生民用777客机被击落惨剧。)

中东局势动荡的原因,直接来自自大的 “震撼与威慑”三巨头(拉姆斯菲尔德、切尼和布什)铸下的大错。他们干涉伊拉克,原本期待受到解放者般的欢迎,但始终未成功。他们迅速处死萨达姆,但却忘了恢复秩序和建立一个能正常运转的政府。

历史可能会记住,布什政府留下了未完成的使命,而且经过六年摸索,这个未完成的使命很快又将成为奥巴马的遗产。此外,由于现基辅政府的腐败,克里米亚脱离了乌克兰,乌克兰东部动乱不已。这些也将写进奥巴马的外交政策灾难清单。

考虑到美国政府在全球范围面临的现实挑战,奥巴马应该问自己一个切实问题:是否需要在已经盛满的盘子上,再加上重返亚洲?

虽然美国政府作出相反解释,但人们普遍认为,奥巴马重返亚洲是为了抑制中国扩大在亚洲的影响力。对不得不应付“弧型不稳定地区”的奥巴马,中国的回应是,按自己的方式展开魅力攻势。

7月初,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对韩国进行国事访问,并进一步加强了与韩国总统朴槿惠的私人关系。观察人士注意到,习访问途中未在北朝鲜停留,似乎是故意冷落平壤政权。

习对特立独行、行为古怪的北朝鲜感到灰心,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朴槿惠无疑希望看到平壤政权倒台,自己作为主导朝鲜半岛统一的总统被载入史册。

中国已经是韩国最大贸易伙伴,双方贸易额超过韩国与美国、日本的总和。韩国在华投资比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多。韩国电视剧在中国受到追捧,韩国对中国和习近平主席的看法也越来越积极热情。

无疑,习近平对北朝鲜的故意怠慢是一种警告,让平壤注意自己的行为。还可能习是想传递这样一种想法,即北京希望周边有一个友好的朝鲜政府,而现在的北朝鲜政权不是这样。

为了让北京支持首尔政府主导朝鲜半岛统一,韩国政府和美国必须解除它们的军事同盟关系。实现统一后,美国必须从朝鲜半岛完全撤军。

华盛顿很容易算清其中的利弊。不用再没完没了花钱在韩国驻军,不必再与一个不断威胁东亚和平稳定的无赖国家打交道。而且,美国能有一个长期可信赖的朋友管理整个朝鲜半岛。

北京会信任华盛顿,进而停止对北朝鲜政权的支持并任由它倒台吗?可能暂时不会,可能它会要求奥巴马为建立两个大国之间的信任拿出具体建议。

奥巴马的另一个选择是继续推行所谓重返亚洲战略。该战略的支点有赖于美、日、韩形成强大联盟。但这无法实现,尤其是在安倍领导日本的情况下。

安倍首相希望重新武装日本,即使日本国内民意并不情愿。他表达出修改日本宪法,武装日本的愿望,这没让美国不安,但却让中国和韩国担忧。

除了强大的双边经济关系,中国和韩国还一致对日本不信任。它们这种不信任,是由于日本至今坚持否认二战暴行。

习近平在首尔的时候,回顾了朝鲜人民在残忍的日本兵手下所遭受的苦难。回到北京,他参加了“卢沟桥事变”77周年纪念。这场事变发生在1937年7月7日的北京郊外,日本军队向守卫卢沟桥的中国哨兵开火。这是一次蓄意挑衅。中国把这一事件作为两国正式开战的标志。

在去巴西观看自己国家足球队比赛的途中,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7月7日飞到北京与李克强总理会面。这是巧合吗?也许不是。她宣布的协议之一,是德中双方同意统一规范电动乘用车充电接口。

中国内部权威人士将这一协议解读为对安倍好战姿态的直接反击。它使德国汽车进入世界最大市场时,比日本电动车有更多优势。

现在,奥巴马有机会与过往决裂,在历史留下光彩一页。他可以不再追随布什政府的“战略模糊”政策,可以通过取消重返亚洲战略削减军事开支平衡预算,而不是对北京时好时坏让它失去平衡。

他应该派一个值得信赖、有基辛格般头脑的特使到北京,就世界和平问题开启真正伙伴之间的严肃对话。解决朝鲜半岛僵局会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突破,它将成为与尼克松历史性访华一样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