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魏尚进 哥伦比亚大学金融与经济学教授

替代特朗普微信禁令的更佳方案

2020-08-18
1.gif

在发布行政命令封杀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TikTok之后不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又发出了第二道命令,禁止“任何人做……由商务部长确定的……与微信有关的任何交易”。按照白宫的解释,禁用微信(将于9月20日生效)是为了保护美国人以及在美国的中国人不被中国政府侵犯隐私,同时限制中国政府向美国人传递虚假的消息。然而,封杀很可能事与愿违,对于这些问题其实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微信的所有者是在港交所上市的中国公司腾讯。微信是一款被广泛使用的多功能应用程序,集消息传递、媒体社交、数字支付及其他功能于一体。如果腾讯的创建者——马化腾及其他四位合伙人——是在美国建立的这家企业,那么他们会和比尔·盖茨、杰夫·贝佐斯和埃隆·马斯克一样为人称颂。

与美国同行相比,中国企业家也许不得不克服更大的困难,才能取得成功。毕竟,由于资本市场不发达,没有家族财富或政治关系的人在中国是很难找到资金的。中国的产权保护较弱,互联网用户的购买力也远不如美国人。1998年腾讯创办时,中国的人均收入只有850美元,还不到美国当年水平的5%,不到墨西哥的20%。

微信在2011年推出后,很快就成为中国主要的社交媒体应用。如今,它已经是男女老少皆备的通信工具,几乎每一个有智能手机的中国人都有微信号,他们用它和朋友、家人、同事保持联系,支付餐馆、水电和日用品账单。就连美国驻华大使馆,也通过它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美国政府的信息,并为在中国生活工作的美国公民提供服务。

在中国有家人或朋友的美国居民也可能会使用微信来交流,身在其他国家的中国人则靠它在海外与国内保持联系。同样,许多散居海外的中国学者现在都利用这项服务与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的研究人员合作(在大陆,微信比WhatsApp、Zoom或Skype的利用率更高)。

所以,封杀微信会扰乱许多美国公民和居民(大约有上百万人)的生活,因为他们经常会用到微信。这一举措是否值得,取决于它能否有效地服务于某些更高的目标。

根据特朗普的命令,微信有两项罪行。首先,它收集美国公民、永久居民和中国在美人士的移动数据和通讯内容,并有可能将这些信息提供给中国政府。所以封杀可以保护人们的隐私。其次,特朗普政府声称,有变相的中国政府实体在微信上散布虚假信息,在这种情况下,封杀将削弱北京的宣传能力。

但这两个明显的好处都很虚幻。禁令可以保护隐私的想法,是假设美国的微信用户都很愚蠢无知,不会自己权衡利弊。那意思等于是,山姆大叔需要剥夺人们下载和使用这款程序的权利,保护用户不会自己害自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禁令居然来自一位拒绝在病毒暴发期间强制要求人们在公共场所戴口罩的总统,这么做本可以挽救美国人的生命。

至于所谓的虚假信息,这里有两点要考虑。首先,考虑到中国政府对中国境内所有媒体(线上和线下)的控制,对政府的信息宣传来说,微信相对不是什么重要的渠道。

其次,在美国的用户经常与中国的亲朋好友分享信息,后者也许会把信息转发到其他微信群,从而使微信成为中国防火墙的一道缝隙。这些帖子即使被微信审查员删除,通常也会以其他形式重新发出,用户还常常在信息中使用创造性词汇和格式,以绕过审查算法。特朗普在美国禁用微信,等于关闭了防火墙的一个重要开口。

比禁令更好的替代品是一种三管齐下的政策。首先,总统可以命令所有美国政府机构和雇员不得使用微信,美国驻华使馆除外。其次,美国政府可以要求苹果、谷歌和其他美国的应用程序提供商向所有下载微信的人弹出警告,写明“美国政府确信该应用程序可以用于跟踪您的行踪和通信内容,这些数据有可能被提供给中国政府。微信上的一些广告有可能来自中国政府”。

第三,美国可以命令腾讯停止向用美国手机号码注册的用户或正在美国旅行的用户推送通知或广告。从技术上说这很容易做到,腾讯也会有兴趣遵守这样的指令。

由于命令中提到的被禁止的“交易”需由美国商务部长定义,因此,这项政策仍有望被限制在足以避免产生适得其反后果的范围内。不过,三管齐下的替代方案效果会更好。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A Better Alternative to Trump's WeChat Ban”(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