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周小明 前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副代表

争议焦点:发达还是发展中?

2019-11-29

在讨论WTO改革的初期阶段,“发展中国家”标签迅速成为核心话题,也成为该组织发达成员和发展中成员的一个争议焦点。

发展中国家在WTO可以获得特殊的优惠待遇。例如,其进口关税的上限要远高于发达成员。发展中国家还被允许在更长时间段内履行其WTO协议下的义务或承诺。

如今,美国正试图定义何为“发展中国家”,并提出了一系列标准来判定某个WTO成员是否为发展中国家。

7月下旬,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批评一些发展中成员自我认定这一特殊地位,并要求尽快解决“过时的两分法”。他威胁说,如果在90天之内没有突破的话,将采取单边行动。欧盟也试图改革这一体系,并抱怨很多国家自称“发展中”,从而不公平地获得“特殊和差别待遇”(SDT)。在其去年7月发布的WTO现代化改革建议中,欧盟呼吁采取“需求推动的、基于证据的方式”,来确保SDT优惠“尽可能精准”,并且这种“灵活性能被那些真正有需要的成员获得”。

SDT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约60年前。当WTO的前身GATT(关贸总协定)在1947年成立时,只有23个缔约方,其中11个是刚刚独立的国家。富国亟需为它们的产品和投资开拓市场。基于这一目的,它们希望GATT的发展中缔约方开放经济,并吸引其他穷国家加入GATT。

不过,穷国并不热衷于自由化它们的进口制度,并担心贸易自由化会损害它们培育本土产业的努力。

为了诱使穷国降低贸易壁垒,富国向它们提供优惠条件。因此,1995年GATT纳入条款,令穷国可以不用执行和更工业化国家一样严格的贸易规则和纪律。从此以后,SDT方案成为全球贸易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SDT对将更多发展中国家纳入WTO发挥了关键作用。自1995年WTO成立以来,成员数量从75个增加到164个,新增了大量发展中成员。SDT条款给予很多发展中国家一定的保证:即便天塌下来,它们也有时间逃跑。它们相信,有了发展中国家地位,就可以采取措施减少市场开放带来的副作用,贸易自由化将变得更少痛苦、更可承受。显然,如果没有SDT条款,WTO成员快速扩容是不可想象的。

同样重要的是,通过令谈判变得更加顺利,SDT很大程度上帮助达成了乌拉圭回合谈判。这有助于将发展中国家整合进全球贸易体系,反过来又使发达成员在广大发展中世界获得更多的市场准入。

显然,多年来SDT条款被用来获得市场准入。从效果看,这是工业化国家为在发展中国家实现贸易自由化而构思出来的。因此,它对发达国家来说构成一项义务,而发展中国家有权决定是否放弃它们的特殊地位。一些发展中成员,如巴西和韩国可能希望放弃这一标签和相应的SDT待遇,它们的决定应当得到尊重。但其他发展中经济体有权保留它们的地位。

发展中国家绝对不应被强迫放弃它们来之不易的合法权利。强迫它们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既不合情也不合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巨大差距仍然存在,例如经济结构、人均GDP、教育和健康。正如路透社所说,这有可能成为“另一个本质上无视部分WTO规则的行为”。

基于这一背景,美国和欧盟试图区别对待发展中国家的努力不受欢迎便不足为奇了。在日内瓦,一个又一个来自非洲大陆的发言人和其他地区发展中国家发言人一起,谴责美国和欧盟的计划。

发展中国家相信——它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它们已经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如今该是发达国家履行而非背弃它们的承诺了。发展中成员越来越怀疑,华盛顿和布鲁塞尔正在密谋分裂它们,并最终彻底取消自己对所有发展中成员的义务。尤其是美国的计划日益被视为“美国优先”的体现。很多发展中国家仍在哀叹多哈回合谈判的失败,认为这一失败源于发达国家未能履行承诺。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次,它们就显得更加警惕。

而且,美国和欧盟此举也将无助于WTO事业。很可能的是,它将适得其反。取消发展中国家地位,意味着拿走了抵御市场自由化冲击必不可少的缓冲。这只会令很多发展中成员在参加贸易和投资自由化谈判时变得更加犹豫。雄心将因此受挫,共识将更难达成——如果还能再次达成共识的话。

因此,与美国和欧盟的主张正相反,取消发展中国家地位将给WTO的谈判功能带来更多伤害而非好处,并使把更多发展中国家整合进全球贸易体系的努力受阻。

作为多边体系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发展中国家地位仍然重要并有价值。无论从道德还是务实层面来看,它都应当被保留而非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