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魏尚进 哥伦比亚大学金融与经济学教授

使中国的减税在财政上有可持续性

2019-04-08
b.jpg

中国即将把社保基金的单位缴费比例从18%-20%(各地区有所不同)降到16%,同时将增值税率从16%降到13%(大部分企业)。此前中国已经宣布对首笔300万元人民币(44.7万美元)应税所得减征公司所得税。这些政策举动或可及时有效地应对经济增长下行压力,但也会加大未来发生债务危机的风险。

政府的收入损失不会与税率的下调完全成正比,因为政府还可以加强执法,减少逃税。尽管如此,政府预计税改方案仅仅在今年就将导致它的收入大幅减少2万亿元,约等于GDP的2.1%。这一政策方案有可能让中央政府的财政赤字从GDP的2.8%增加到5%左右,并在中期内使中央政府的债务从GDP的47%增加到70%左右。除此之外,还存在着缩小社保体系资金缺口的相关负债,以及大规模的地方政府债务,整体公共债务可能增长更多,未来几年内有可能达到GDP的150%以上。

发展中国家的经验表明,庞大且不断增长的政府债务无法持续,通常会导致严重的经济危机。为了避免这一结果,中国可以考虑三项补充性改革。

首先,政府应使增值税下调变成临时的,并宣布2018年的税率将于2021年恢复(经济如果未达到增长潜力的话可以延期)。临时性减税不但可以减轻政府债务长期值的压力,实际上还会比相同幅度的永久性减税更能促进经济的增长,因为这样一来家庭和企业会有尽快消费和投资的动力。

其次,中国应当用新税来取代对温室气体排放和其他污染的行政限制。这个覆盖范围很大,因为按照每年的排放量计算,中国是世界第一大污染国和二氧化碳排放国(按累计排放量计算美国仍然是最大的)。而且中国公众对环保政策的要求越来越高。

中国在某些污染方面有规模不大的许可证交易计划,但大多数还是针对特定企业的特定活动用行政限制的形式来控制。虽然这些限制和税收一样,是通过增加企业的成本减少排放,但它无法为政府带来收入。这种做法还会使类似行业的生产商之间出现边际生产成本差异,进而使企业效率降低。

更好的方法,是让大部分或所有的行政限制被污染税和排放税取代——两者并不相同,有些污染不涉及温室气体排放——并将覆盖范围扩大到其他目前不受限制的负面行为,包括通过降低企业必须付出成本的门槛来推进许可证交易计划,取消对企业或行业的许可证豁免。这种做法不但将促进财政的可持续性——增加的收入总计可达GDP的2%——而且还能提高整体资源配置的效率。

最后,中国可以通过精简其庞大的行政层级来减少政府的支出(中期内)。最近几十年来,许多全球性大公司都利用新技术减少了从高管到工厂工人的雇员层级,降低成本并提高了效率。

相反,自中华人民共和国70年前成立以来,中国政府一直保持着六级行政管理的结构,从中央政府开始,向下依次为省、地、县、乡、村。这个庞大的行政机器雇用了1400多万名公务员,还有数百万不在编的人为政府机构工作。

中国已经是电子商务和数字支付的全球领先者,具备成为电子政务领先者的一切物质基础。利用数字技术,中国可以取消它的一到两个行政层级。这将减少政府的总支出,改善政府的服务,并有助于减少腐败。

一个顾虑也许是,政府裁员会进一步恶化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但这种削减不必在一夜之间完成,可以制定较长期的裁员计划,随着时间推移利用退休和正常辞职来缩小政府的整体规模。通过给寻找工作提供适度的刺激性补贴,也可以鼓励更多的自愿离职。用这种方式,政府规模在八年内可以缩小15%到20%,而且会更加高效。

中国最近的减税是为了一个重要目标,即应对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要解决未来的债务危机风险,应该采取一些新的补充措施,包括“临时”削减增值税率,扩大对温室气体排放和其他污染的税收范围,缩小政府规模。这些改革将使中国更加高效,更加繁荣。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Making China's Tax Cuts Fiscally Sustainable”(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