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钟伟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宁愿慢,不能乱

2019-03-07

2019年将是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一年,IMF和世行集团等对今年的增长预期都折射出增长放缓之忧。IMF总裁拉加德指出,增长放缓和主要央行流动性收紧、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及其外溢效应、中美贸易争端及保护主义的抬头等持续影响全球经济。一项针对美国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大多数学者担忧在2021年底美国经济可能陷入衰退。

全球增长放慢,深度融入全球化的中国经济也无法置身其外。处于增速换档、结构转型的中国经济要合理调整增长预期,更强调增长质量,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保持应对复杂局面的章法。简单说就是,宁愿慢,不能乱。

2019的中国经济会如何变?春节期间,居民消费平稳,春运波澜不惊,符合预期。从投资看,工业和房地产投资大致稳定,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可能发力。从消费看,传统消费放缓,汽车购置降温,手机换代周期延长,消费放缓带有趋势性。由此,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在6%到6.5%之间,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的回暖周期已经结束。

2019年的宏观调控会如何松?货币政策基调从中性稳健转向稳健,并强调货币政策仍有较大空间。1月份社融和信贷都超出预期。财政政策强调减税降费,增长放缓需要宏观调控更具逆周期力度。在增长放缓和周期调控的组合下,变数仍然在,尤其是资产价格和人民币汇率。

从2018年底到现在,无论美股还是A股都出现了回暖迹象。如果说美股启稳与美联储释放的鸽派信息相关,那么A股可概括为开门红。估值优势和市场信心修复、金融开放带来的外资流入、流动性宽松预期、科创板和制度创新利好等因素叠加,带来了股市回升。人们甚至开始讨论股债双雄。在增长放缓和公司盈利改善有限的约束下,资产价格膨胀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对逆周期调控的期盼。

人民币汇率是另一个变数。2018年分季度看,国际收支的波动率比较大,汇率也一度随之波动。2019年国际收支会如何?一是金融开放可能带来外资加速流入,尤其是对华证券投资已在明显升温;二是历史经验显示,增长放缓往往会带来进口增速放缓比出口增速放缓更明显,人们不太恰当地之称为“衰退型顺差”;三是中美贸易纷争有可能达成框架性解决协定,使中国乃至全球的贸易不确定性有所收敛;四是美元强势可能难以持续。这些因素都可能推动2019年的人民币汇率相对稳健,实际有效汇率有所上升。

2019年的经济运行风险何在?从中期看可能有三个,一是居民收入增长放缓潜在增加了就业压力,显性增加了消费滑坡的压力,这在个税综合纳税充分落地后会更为明显;二是增长放缓带来一定的通缩压力,2019年GDP平减指数可能低于1%。物价低迷不利于企业盈利预期的改善;三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如何有效定向宽松,增强金融服务实体,尤其是普惠、小微、民营和重点产业企业的能力?如何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双支柱下,打赢排除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攻坚战?这些殊为不易,有待多管齐下,多方努力。

2019也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时点。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2日就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举行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习近平强调,要深化对国际国内金融形势的认识,正确把握金融本质,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这显示了供给侧改革在实体经济领域取得明显成效之后深化拓展到金融领域。习近平曾深刻指出:“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这次讲话中又进一步提出了“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经济和金融是互为依托的共荣关系。

2019年开局稳,宏调活,变数多,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紧迫性强。这更需要我们既不冒进也不保守,宁愿慢,不能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