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美贸易谈判与特朗普令人费解的对华战略

2019-03-04
a.jpg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美国首席谈判代表之一。

在经过中美外交官和贸易官员的数周谈判之后,特朗普总统宣布推迟原计划3月1日实施的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关税。

虽然这位美国总统在推特上声称已接近达成贸易协议,但要确定说协议会在几周之内达成,或者协议是什么样子,都为时过早。周日,特朗普总统夸口“在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中,美国已经在重要的结构性问题上取得重大进展,其中包括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农业、服务业、货币,以及其他许许多多的问题”。

中国尚未公开证实这些细节。尽管特朗普总统希望3月份能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他的海湖庄园签署一份协议,但很难预见其结果。更不清楚的是,美国能否诱使中国对特朗普政府的任何重要要求做出让步。也许,达成协议的最大挑战是同意未来协议的执行机制,因为美国既想当法官,又想当陪审团。

美国希望中国从根本上调整其经济结构,代价是美国取消对中国产品实施关税和其他壁垒。特朗普政府的诸多要求包括中国政府停止强迫技术或知识产权转让,大幅度减少政府对国有企业的补贴,结束历来人为压低人民币的汇率操纵。

据《纽约时报》报道,到目前为止,中方谈判团队唯一的让步是同意在将来调整汇率的时候向美方提供预警。至于美国的另外两个关键要求,中国作为一党制国家,是不可能愿意让出如此多的国内政治经济控制权的。阻止窃取外国技术有可能危及中国跟上全球IT技术发展的能力,停止给数千家国有企业的财政支持可能意味着无法用政治控制经济,而这是一党制国家的基础。

中国的核心难题是,是否默认并遵守美国主导的既定贸易规则,还是拒绝这些要求,将自己置于与西方更敌对的立场上。如果不能符合要求,它就要冒摇摇欲坠的经济进一步遭受沉重打击的危险,而经济是中共与中国民众讨价还价的基础。(有报道称,学者估计中国2018年的GDP增长率只有1.5%,而不是官方公布的6.5%。)正如裴敏欣教授最近在“中美聚焦”一篇文章中有力指出的那样,贸易战“是两个大国战略竞争升级的表现”。虽然美中贸易战不应被看成是单一、单面向的冲突,但目前为止它对经济领域的影响已经非常严重。

美国已经对超过2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中国则对来自美国的价值1100亿美元进口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美国商会和其他商业组织虽然同意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要求,但它们坚决反对使用关税手段。商会是有道理的。关税战最终会伤害美国的消费者,他们将不得不为购买中国生产的商品花更多的钱,而这会降低他们对其他商品的购买力。由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占到全球GDP的40%,世界市场急于看到贸易战能否很快结束。

特朗普总统在试图平息批评的同时,也上演了他标志性的冲动和自吹自擂。上周,在椭圆形办公室与中国副总理刘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公开与他的首席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就有关谅解备忘录的定义发生冲突,从而让这位中国官员笑话美国两位高层领导人在谈判中不和。

特朗普一再表示自己才是最终交易者,而且,虽然他对贸易或宏观经济的理解并不全面,但他不会考虑顾问们的建议,总是自信满满地以身涉险,不顾及潜在的后果。这既不会给投资者,也不会给中方代表带来信心,而他们更喜欢理性、稳定和可预测的进程。

谈判结果表明,两国近40年的经济关系已经遭到很大破坏。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打贸易战的最大影响,是它们从正常的贸易伙伴迅速转变成为经济对手。中美两国都已经启动长期的经济脱钩进程,两国经济政策的深刻变化将难以逆转,因为两国政府和企业都在调用保护主义,并向其他市场转移。

一个额外而不可被低估的未知因素,是特朗普总统不遵守美国的外交谈判原则。这个原则大体说就是一次只就一个战略领域进行谈判。这一直是特朗普反对者的批评重点。在特朗普总统建议把刑事指控作为贸易争端讨价还价的筹码后,其政府让贸易谈判与引渡华为女继承人孟晚舟扯上了关系。特朗普政府未来几周内也会严重依赖中国,以便为本周在越南与朝鲜金正恩举行的无核化谈判取得成功做准备。如果不了解其他地缘政治因素,就根本无法理解这场贸易谈判。

谈判能否成功取得结果,能否及时在传言习近平访问海湖庄园之际得到解决,尤其是谁将占据上风,这些都有待观察。时间会证明一切,但显然,这场高风险的闹剧在谈判结束之后还将持续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