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帆 外交学院副院长

大国的亚洲安全责任

2019-02-02

国际形势处于转型过渡期,亚太秩序出出现了重构的趋势。在这个大的时代背景下,亚洲原有的热点或危机也存在被激化的可能性。亚洲是世界的经济发展中心,也再度成为大国战略的焦点。朝鲜半岛问题有一个好的开始和新的起点,但道路漫长。南海和台海问题存在潜在隐患。地区内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问题交织互动,传统安全中的两大问题,即美国主导的联盟体系和核扩散问题还没有得到真正解决。

在当前形势下,亚洲与相关大国需要更有责任感,不能过多考虑一个国家的利益,而忽略了责任。

历史上,大国冲突往往波及其他国家,影响地区稳定。如今大国关系对地区稳定的重要性仍然十分突出,如果大国关系不稳,热点就会被激化,会殃及池鱼。由于中美冲突,其他国家间的中小冲突也会加剧。

中美这样的大国如果视对方为战略竞争对手,减少合作,展开你得我失的全球竞争,有些冲突就会通过第三方体现出来。这就尤其需要大国保持稳定。

大国战略的不确定性也会加大地区整体危机,尤其是美国的战略不确定。美国的“印太战略”意欲何在?会否引发新的地区变局?现在还难以判断特朗普是有意制造不确定战略,还是确实没有明确的战略。如果没有明确的战略,无论大国与大国之间还是大国与小国之间的误判显然会成倍增加。

当美国谈论中国军事能力增强的时候,中国更关心的可能是美国还在使用冷战时期存在的传统联盟。中国希望有一个更加开放、更有普遍性的多边安全机制,但美国还是坚持传统安全机制。大国尤其是中美在地区安全问题上的开放与封闭分歧,联盟与非结盟之争,将会长期存在。

此外,亚洲国家的主权观不能被忽视和低估,否则会出大问题。领土争议问题十分敏感,因为这有可能涉及战争。很难想像主权丧失的时候战争能够避免。亚洲地区的主权争端并非相关国家的问题,还有可能涉及域外国家的干预。这也会加剧或激化危机。

地区国家应该合力治理和管控好地区热点,不能听任大国竞争导致热点爆发。

由此,避免战略误判仍然是十分重要的问题。中美等大国之间存在一系列战略对话,但由于美国采取新的竞争战略,尤其是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后,大国间战略互信和战略对话的效果在下降,战略误判的可能性在上升。当然,有些问题不是简单避免战略误判就可以解决的,还受到国内和个人因素、思维定势、根深蒂固的文化价值观的影响。

美国要避免对世界大小事务过于敏感。美国在亚洲地区出现过的几次误判导致美国卷入局部战争,给相关国家和美国自身带来重大灾难,需要所有相关国家汲取教训。中国也需要避免战略误判,不能轻易卷入简单的你得我失、你进我退竞争模式,不因为危机引发热战。

亚洲安全最重要的一点是建立良好的防控危机机制。同时由于发展对地区国家十分重要,很多地区热点问题和潜在问题都是由于地区发展不平衡造成的,因此我们必须有保障机制,确保各国即使在危机频发情况下仍保持发展势头,使政治安全危机不至于影响经济发展合作。这个地区的第一要务是发展,其他事务都应该服务于这个目标。不支持地区发展,则一切都是空话和虚假承诺。

判断一个国家是不是友好的非霸权国家,要看它的政策是否有利于地区发展。谁能最大程度推动地区发展,谁就自然成为地区引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