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中国及全面贸易战的路径

2018-09-14

Xi Trump.jpg

“贸易战不赖,而且容易赢。”去年3月唐纳德·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出的这几个轻松字眼有可能载入史册。从经济角度说,它和英国1914年8月预测第一次世界大战将在“圣诞节前结束”异曲同工。

今年6月,美国总统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这种做法未取得速胜,反而遭到中国的报复。眼下,特朗普又准备对从中国进口的另外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从而有可能再次遭到北京方面针锋相对的回应。世界正处于美中爆发大规模贸易战的边缘,而且贸易战看来不会很快结束。

到目前为止,市场对这一切出奇地淡然。或许他们以为中美两国会在最后一分钟达成协议?这未免太过自以为是。相反,政治、经济和战略原因都在推动双方走向长期对抗。

中美两国如果都按照它们威胁的那样行事,很快一半以上的双边贸易都会被涉及。况且特朗普威胁说,在这之后还会进一步加征关税,那么基本上中国所有的对美出口产品都将被覆盖。

美国最大的公司和产品已经首当其冲。苹果公司上周警告说,如果开征下一轮拟议中的关税,其产品成本将上升。对此总统的建议是,他们应该把生产转移到美国国内。因为中国征收大豆关税而受到打击的美国农民已经获得政府的补贴,而且他们被呼吁要有爱国心。

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发现,由于政治原因,从这场争斗中转身殊非易事。特朗普先生也许能承受一个象征性的胜利,习近平先生却无法承受一个象征性的失败。中国民众一直被教育说,他们的“百年屈辱”始于英国在19世纪迫使满清在贸易上让步。习近平先生承诺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确保这类耻辱永不再发生。

也有理由怀疑,当涉及中国的时候,特朗普政府是否会接受对方小小的让步,比如中国承诺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或者更改有关合资企业的条例。处在政府核心位置的贸易保护主义者们,特别是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和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把中国看成是美国贸易问题的核心所在。

乐观主义者感到振作的事情是,特朗普已经放弃了——可能是暂时的——针对墨西哥和欧盟的盛气凌人的贸易威胁。墨西哥人承诺要重组汽车供应链,欧盟则承诺会购买更多的美国大豆和天然气,同时开启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然而,美国对中国的抱怨远远比它对欧盟或墨西哥的担忧深远。这些抱怨不仅涉及特定的受保护行业,而且关系到中国经济的整体结构。

尤其是,美国反对中国计划以产业政策的方式,在无人驾驶汽车或人工智能这类未来工业领域打造国家级领先企业。可是,美国所希望看到的北京“中国制造2025”计划做出的那种改变,是要求从根本上改变中国政府与产业的关系。这种转变既有政治上的影响,也有经济上的影响。

在北京看来,美国似乎正试图阻止中国进入未来的工业领域,为的是确保美国继续主导全球经济当中最有利可图的产业,以及最具有战略意义的技术。中国政府是不太可能让其国家野心以这种方式受到限制的。

对未来技术的争夺也突显了一个事实,即这场贸易对抗有其战略意义,这在特朗普政府与墨西哥、加拿大甚至欧盟的对抗中是完全不存在的。

中国是唯一能够同美国竞争21世纪主导力量的对手。因此,特朗普先生的贸易关税虽然反映他的个人怪癖,特别是他长期以来所持的保护主义立场,同时它也反映了美国国内更普遍的心态上的转变。

远不止特朗普政府,美国相当一部分实权人物都已经对经济交往是应对崛起的中国最佳方式的想法感到厌倦。相反,对抗的欲望正在上升。在呼吁对中国加征关税和贸易制裁方面,那些知名的民主党人士如今与特朗普并无多大区别。

由于双方似乎都认为自己最终将占上风,美中两国贸易对抗的危险正在被放大。美国人觉得,中国对美国有巨额贸易顺差,因此注定蒙受最大的损失,会率先退让。而中国人则意识到了华盛顿的政治动荡,以及美国选民对物价上涨的敏感。

双方都准备接受一场实力考验,在圣诞节前结束是不太可能了。

 

全文翻译自英国《金融时报》,原文标题“America, China and the Route to All-Out Trade War”(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