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美贸易战会成为欧盟的机遇吗?

2018-07-20
1.jpg

对于熟悉过去十年来中欧峰会的人而言,7月中旬在北京举行的最近一次峰会取得了惊人的成果。以往多数时候,会议的气氛都是不冷不热,中欧双方领导人似乎是走过场,虽然互相尊重,但缺乏真正的激情或信念。而今年却好像暖流涌动,而且出人意料地来自中方。这种热情体现在会议的联合声明中。这份声明注意到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秩序的重要性,重申对WTO的承诺,并互赞双方在环境方面做出的努力。最值得注意的是,欧盟感谢中国为推动贸易自由化与标准化所采取的行动。

这背后的原因非常简单。随着太平洋两岸互征关税,中国和美国几乎毅然决然地走向许多人认为有可能发生的全面贸易战。目前两国互征关税已达600亿美元,并且很有可能再增加2000亿美元。特朗普总统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让北京感到不知所措,他制造了大量新的不确定性,并且让世界上最稳定可靠的“经贸”牌迅速成为最大的不确定性来源。这里的底线很清楚:中国一下子需要新的朋友,而这次欧盟似乎是最佳候选者。

中国为2018年的夏季峰会准备了一系列措施,目的是吸引欧洲人的注意。来自法国的牛肉在若干年被禁之后允许进入中国;作为双边贸易重要内容之一的空客飞机销售被列入日程;相互投资协议也比近期任何时候都取得了更快的进展。通常,参加这类峰会的欧洲领导人在北京的政府大厅里沉着脸,因为他们觉得一系列问题都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有鉴于此,2018年代表着惊人的转变。公平地说这一切应该归功于唐纳德·特朗普,而不是欧盟主席唐纳德·图斯克。

因为与其他任何国家的领导人相比,特朗普总统更迫使欧盟超越其一贯的官僚主义、以原则为主导甚至有时繁琐的框架,更加敏锐地去进行思考。毕竟,就算20世纪90年代以来积累了许多社会与政治价值作为补充,但欧盟本质上是一个技术官僚联盟。它的存在是为了促进基于规则的秩序和客观的规律与原则,这些都与贸易、投资和商业息息相关。在这些领域,中国总是显得突出而且问题重重。欧盟曾经表示,即便不按照字眼,中国也并不符合诸多WTO条款的精神,这是欧盟未赋予它这个最大贸易伙伴市场经济地位的主要原因之一。多年来,从内衣战到太阳能电池板,双方都有过激烈的分歧。

而在此期间,中国一直能够平衡与美国之间的巨大利益。2016年,欧洲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达到4600亿欧元,但仍不及中美之间的6600亿美元。中国能够两方兼顾,让波音与空客、欧洲市场与美国市场鹬蚌相争。面对两个明确致力于全球自由贸易与市场开放的合作伙伴,中国可以舒服地坐在中间,大体畅通无阻地利用两者来追求自身利益,并实现最终的分而治之。

欧盟与美国基本一致的贸易价值观,加上特朗普之前双方的哲学思想,这一切都意味着尽管在局部领域存在分歧和竞争,但欧洲和美国绝大多数时候仍有着相同的诉求:中国要有更宽松的市场准入、更公平的监管规则及对知识产权标准的执行。它们的策略手段相同,即在可能的领域尽量联手向中国施压,这使它们获得了零星而渐进的回报。不过总体上说,它们追逐自身利益的需求阻碍了彼此之间的深度合作。欧盟只为欧洲而战,美国只为美国而战。

这种局面已经发生变化,欧盟第一次不得不用更加策略性、更加机会主义的方式来思考问题。欧盟长期习惯使用婉转的话语,来表达它对普遍原则和抽象的理想结果高雅不俗的观察。但如今,它面对的情况是中国前所未有地需要自己,并且愿意提供一些(也许是很多)自己多年来求之不得的东西。这一次是中国有求于欧盟,而不是相反。但问题就在于,欧洲能否明察秋毫灵活务实,作出有战略意义的回应。

欧盟不可能也永远不会想要质疑自己与美国的安全关系,而且它会像美国一样,在中国继续提出企业公平待遇和法治等一般性问题。但特朗普当政时期,到处充满了疑虑和不确定因素,世界仿佛重新回到“人人为己”的环境中。有特朗普出席的G7与北约峰会躁动不安,这强烈地提醒人们,一种新的姿态在华盛顿开始占据上风,它使最可靠的同盟似乎也变得摇摇欲坠。在这种大背景下,欧盟无论喜欢还是不喜欢,都需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谋求自身最佳利益,而中国愿意对其开放并满足它的部分要求正好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至少眼下如此。这在最近这些年里是完全不曾有过的。目前的问题是,欧盟能否抑制它的那些更美好的理想,抓住这个机遇,哪怕它会带来风险与挑战。毕竟欧盟也许从未有过比现在更好的时机影响中国,来解决一些对欧盟有利的问题。

然而以往的经验表明,欧盟并不擅长作为一个更具战略性的机构来运作、确定继而追求对它有利的新机遇。它一向被指责为极其无能的演员,充满雄心壮志,却从来没有精力和必要的灵活性及时采取行动。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指责他的对手杰布·布什是一个“缺少精力的家伙”。如果欧盟是一个人的话,那么这种描述也是很贴切的。欧盟现在需要清楚、迅速、信念坚定地抓住中国的机遇,并使之具有新意。如果做不到,那么将来它就没有权利抱怨,这将表明欧盟不会而且可能永远不会有战略运作能力。除了自己,它不能责怪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