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徐赛兰 纽约州立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

美中很难达成贸易协定

2018-05-18
b.jpg
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

美中两国官员于上周举行了会谈,探讨解决眼下肆虐的贸易纠纷的可行之道。这场纠纷已经导致两国都威胁要对对方征收高额关税。由财政部长史蒂芬·梅努钦率领的美国团队在与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领导的中国团队的会谈中收获甚微。刘鹤将于下周出访美国,继续寻求解决方式。但眼下,几乎没有理由相信中美之间的谈判会取得有效成果。

导致谈判未能取得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美国方面提出的不合理要求。美国政府要求中国到2020年之前将对美贸易顺差削减2000亿美元,同时要求中国不对美国针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的做法采取报复性措施。美国方面还要求,中国停止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提供补贴。中国方面则要求美国结束针对其侵犯知识产权指控的调查,结束针对中国生产的集成电路出口到美国的禁令,同时变更针对中国中兴公司的出口禁令。

不合理要求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美国削减美中贸易逆差的要求几乎毫无道理可言,对此我已经多次进行了阐述。降低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意味着美国消费者将不得不减少购买廉价的中国商品,或中国消费者将需要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而后者需要中国消费者的收入提升至与美国消费者相当的水平。这将花费数十年的时间,因为目前中国的人均收入徘徊在1万美元左右,远远落后于美国高达5.2万美元的人均收入。眼下,要求中国消费者购买与美国消费者购买中国商品等量的美国商品,就好比要求消费者为杂货店店员结账,来换取杂货店店员为消费者结账。这种角色互换并不符合双方的特性。而这正是特朗普政府所要求的。

要求中国不对美国针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采取报复性措施也同样毫无道理可言。本质上,这意味着美国对中国实施贸易战的同时,要求对方束手就擒。没有哪个脑筋正常的领导人会允许他国单方面采取这种措施而不受任何惩罚。这是因为加诸于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将推高中国制造商的生产成本,而这将对中国经济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这一行为同时也违反了WTO政策。WTO允许一国单方面征收关税,但条件必须是当一国的国家安全受到威胁时。那种认为美国突然需要征收惩罚性关税来确保美国国家安全的论点很难站得住脚。美国针对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的惩罚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开始,而这应当成为谈判的内容,而非对抗的原因。

中国对美国提出的要求大体上可以说是对美国威胁的单纯回应,但这些要求同样也不太可能取得很好的效果。这是因为美国对于中国窃取知识产权的担忧是真实存在、有据可循的:多家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在报告中称,它们被迫进行技术转让以换取中国市场准入权,这成为了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最大障碍。虽然针对进口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好方法,但这的确是一个重要障碍。此外,要求美国变更对中兴公司的出口禁令也不大可能被美方接受,美国也不应当接受。毕竟中兴违反了美国的禁令,执意对朝鲜和伊朗进行出口,同时该公司也未能惩罚那些牵涉其中的员工。

谈判有可能么?

中国已经通过承诺进一步开放经济、为美国和中国公司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来试图消除美国的部分担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4月宣布,中国将继续对外国投资者扩大市场准入。他同时承诺,中国今年将大幅降低进口汽车关税,并降低汽车制造业的外国公司控股限制。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并未做出任何让步。

眼下,中美两国之间需要的是双方展开更有效的协商并展现出更多善意,尤其是美国方面。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关于贸易如何运作的最基本教育也必不可少,美国政府似乎把贸易逆差与真正的经济失败混为一谈。彼得·纳瓦罗是造成这种混乱思维的罪魁祸首。他一直坚信,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将帮助美国赢得与中国的贸易战。特朗普团队的其他成员似乎一直追随着这些混乱的理念。

眼下,美中两国之间出现和解似乎不太可能。如果说还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中国或许会被迫进一步做出妥协。然而,特朗普的外交冒险政策或许会把中国官员逼上绝路,因为如果这些官员满足了美国政府的要求,这将令他们看起来软弱不堪。这样做也不符合经济原理,因为这违反了中国在贸易政策上一贯遵循的务实主义原则以及总体的经济治理智慧。我们很难期待这些谈判会取得突破性成果,当下两国之间的紧张态势有所缓和或许是我们可以期待的最好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