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关税政策的代价与后果

2018-04-18
4.jpg

利用关税来解决与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不平衡问题,将掣肘美国长期以来的经济领导力。与相关贸易伙伴的双边谈判和WTO机制,则能为解决贸易争端提供一个破坏性较小的路径。单方面加征关税有可能招来报复并引发贸易战,而贸易战可能失控。盟国和伙伴国也许会受到附带伤害,区域和全球生产链有可能受到影响,而且,它可能树立一个坏的先例,让其他国家在与合作伙伴解决贸易争端时效仿。在美国退出TPP并力争重谈北美、美韩、美日自贸协定背景下,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只会加剧人们对美国承诺维护既有贸易体制的疑虑。

钢铝关税(还有之前的太阳能电池板关税)是“美国优先”计划下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下一轮炮火。特朗普政府认为,该关税是朝纠正美国与别国贸易逆差、重振美国制造业迈出的一步。不过,虽然中国是最大钢铝生产国,但它并不是美国的重要供应来源。而美国最终做出了重新调整,给予盟国关税豁免,这让人觉得中国才是关税的真正目标。

美国征收关税利益何在,对此是有争议的,而且它不可能解决贸易失衡的根本问题,该问题是结构性的。市场力量并不承认国家亲和力,投资者要追逐利润最大化,美国企业也不例外。它们要投资的地方,得让它们能实现低投入高产出,并且有巨大的市场提供巨大的机会。

全球生产链的相互关联意味着,旨在惩罚中国的关税也会让其他国家受到间接影响。虽然,无疑,知识产权剽窃和工业间谍活动削弱了美国的竞争力,但美国技术竞争力下降的背后,还有对研发和STEM教育(科学、技术、工程、数学)投入的减少。尽管可以说,为了国家安全,需要振兴钢铁等基础产业,但这并不符合比较优势原则和美国对高附加值技术产品的偏好。去年美国通过了历史性的税制改革,其目的是吸引外资和让美国的公司留在美国,而发起贸易战只会让投资者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上升。

迫使外国公司为换取市场准入转让技术和专有机密,以及采取其他不公平贸易做法(如倾销、贴补、产业规划、国企优惠待遇、市场限制),被认为是近年美国企业在华投资减少的原因。虽然“301条款”关税能否解决这些问题还有待观察,但国内外都把它看成强有力的信息,表达美国对中国贸易行为的不满。不过应当指出的是,由于对国家安全的解释不断扩大,中国在美国的投资也将遭遇挫折。

对美国来说,解决贸易不平衡和振兴美国制造业,不应以破坏既有经贸秩序和让加拿大、墨西哥、巴西、韩国、日本等美国的盟友加深对“美国例外论”的成见为代价。认为美国在协议中处于不利地位,而要求重新谈判双边(如美韩、美日自贸协定)和多边贸易安排,尤其是最初由美国牵头的贸易安排(如NAFTA、TPP),将削弱美国的吸引力。事实上,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TPP-11/CPTPP(“全面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得到推动,就是对美国态度的一种强烈反应。这对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提出的维持美国世界顶级经济强国目标来说是灾难性的。

最近一轮关税符合单边行动模式,其目的是报复“利用美国”的国家。这些关税的征收很少或根本没有与盟国协商,它破坏了全球贸易规则。美国主要农产品和制造业出口商将面临中国可能的报复,它们也许会游说政府重新考虑其政策。其他供应国,如巴西、阿根廷,则可能获得美国大豆出口商丢失的市场机会,从而受益于美中贸易战。欧洲空客公司有可能取代波音,成为中国最大的飞机供货商。

或许,特朗普总统是想利用这些关税试水,看看中国有什么反应。他动用关税的决心——虽然有政府要员批评这项政策——表明他是多么认真地在坚持削减贸易逆差和恢复美国工业实力的竞选承诺。这也许为他与北京的谈判提供一些筹码。关税生效之前仍有窗口,这是双方坐下来谈判的机会。美国征收关税是否会迫使中国调整贸易行为,还要走着瞧,但特朗普已经明确展示了其政府的决心,那就是遏止他所认为的不公正外部力量给美国带来的损失和商业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