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需要西方投资,更需要改革

2017-08-03
S1.jpg

尽管对泡沫破裂的担心始终挥之不去,但中国经济仍在持续增长。然而,就连中国政府也意识到,好时候不会一直有。最近习近平主席就强调金融稳定的重要性,称其关乎国家的安全。

中国的“灰犀牛”,也就是那些有全球影响力的大企业,在国家信贷支持下一直蓬勃发展。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的裴敏欣指出:“中国政府发挥了不可或缺的推动作用。”近年来,万达、安邦、海航集团和复星等公司大举进行海外,四处高价收购,其中大多是由中国国有银行提供资金。

不过,北京的商业和银行业监管机构已经开始整治“灰犀牛”和其他过度扩张的公司。安邦董事长上月被拘留。国有银行明显开始更仔细地审查公司贷款申请。习政府的新取态,也说明它希望通过国家的控制,把钱留在境内。2015年上海股市崩盘后资金外逃,让北京动用了近1万亿美元外储来支持人民币币值。

与其为一个靠不住的目标花这么多钱,中国不如进行政策改革,以吸引更多的外来投资。虽然中国不像从前那样需要外资,但考虑到国内资本的可用度,无论来自哪方面的投资增加,对中国经济都依然是有益的。在政府担心资金外流过甚之际,增加资金流入尤为可取。

最近,韩礼士基金会发布了一份报告,内容是西方投资对中国的影响。报告的结论十分重要,因为曾经大受欢迎的外商如今在中国遇冷。报告注意到:“美国企业报告说,保护主义政策、法律条例的不明确、对本国企业的政策偏袒、改革的停滞以及对美国和其他外国公司的选择性执法(或至少有相关事件的报道),这些使很多美国公司觉得在中国不受欢迎。”

尽管中国国家统计局对外来投资的数额和影响作了评估,但韩礼士基金会认为,北京的数字低估了西方资本的作用。例如,2015年的美国直接投资估计为750亿美元到2280亿美元,而较低的数额是忽略了美国有可能通过第三国进行投资。

此外,单纯的外来直接投资数字并不反映所投入资本的最终影响。2014年,多数股权为母公司所有的美国公司在华雇用167万人,销售额3410亿美元,增加值660亿美元,是当年美国对华直接投资的近30倍。所有美国分支机构加在一起,雇佣人员总数超过200万,销售额达4700亿美元。

报告还拓宽分析范围,以“估算美国企业的投资、自身运营、供应链连锁效应、对下游分销的带动和相关雇员消费支出对中国的影响”。由此得出的数据让人印象更加深刻。

例如,2014年美方控股企业的增加值为3100亿美元,1979年以来的累计增加值为1.8万亿美元。2014年的增加值是美国当年对华直接投资的131倍,累计增加值则是直接投资总额的30倍。这些企业2014年增加1670万工作岗位,约占中国总就业的2.1%。2005年至2014年,多数股权为母公司所有的美国公司平均每年对中国GDP的影响是其净收入的11倍,“说明美国子公司受益于在华业务的同时,中国经济得到的好处更大”。

2014年,美国所有在华分支公司、机构的增加值为4350亿美元,累计2.6万亿美元。当年美国投资带来的增加值占到中国GDP的4.2%。当年增加值和累计增加值与投资的倍数分别达到184倍和42倍。增加就业岗位2280万,或中国总就业的2.9%。同样的,由此而来的GDP增长大约是相关企业净收入的11倍。

韩礼士基金会对个别企业作了相同的分析。例如,2014年宝洁公司在中国的销售额约为64亿美元,分销链销售55亿美元。公司增加值113亿美元,雇员61.2万人。

不过该基金会争辩说,即使是这些数字,也还是低估了美国对华投资所带来的好处。只作经济上的衡量,会漏掉一些最重要的优势,如“美国子公司的存在对中国消费者和企业客户的价值,美国企业从事在华采购活动的价值,在中国创建新产业和实现产业现代化,在中国建立供应与分销渠道,扩大中国的研发能力,改进中国的商业行为与标准,改善中国金融业,将现代化管理培训引入中国,把中国纳入地区和全球管理体系,为中国提供技术援助,加强中国的可持续发展运作,打造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景观,为中国提供政策咨询与宣传”。

在北京经济上似乎向内转,并强调国家控制、惩罚外国投资者的时候,美国企业应该站出来,指明吸引外来投资具有显而易见的经济好处。北京当局正试图慢慢消除由于国有银行人为注入公共资本而导致的经济泡沫,在这个时候,外国直接投资就显得更加重要。美国及其他国家的企业可以创造难得的就业机会,雇用中国的工人,这些人期待更好的生活,同时也会抗议期望的落空。

全球经济已经对中国充满生机的增长产生依赖。但两位数的年增长速度一去不复返了,持续不断的强劲增长也不再有保障。鉴于北京希望解决人为刺激、不良贷款和可疑投资等严重问题,中国应该采取改革措施,重振让外国投资有利可图的吸引力。韩礼士基金会的报告揭示了过去海外资本流入带来的巨大好处,对投资者和中国来说,将来它的好处甚至可能更多。